頂點小說 > 悍卒斬天 > 第二百一十四章 不好殺

第二百一十四章 不好殺

 熱門推薦:
    柳紅的求救晚了。

    當張小卒等人跟著她見到躺在床鋪上的柳綠時,柳綠已經沒了呼吸,斷了生機。殷紅的鮮血從蓋在她身上的薄被下面流出,順著床沿流淌到地上,在地上積了厚厚一灘。

    柳紅瘋了一般哀嚎,傷心之余更是無比的自責愧疚,覺得如果她早點去向張小卒求救,柳綠或許就死不了了。

    其實也怪不得她,因為她給柳綠服下兩粒止血藥,又去燒了熱水給柳綠喝了,還給她清洗了下體,再三確認血已經止住,她才放下心,讓柳綠睡覺休息的。

    可萬萬沒料到,柳綠睡到中午突然醒來喊肚子疼,同時下體血流不止,柳紅慌亂中想到去找張小卒求救,哪想到就這么一去一回的時間,柳綠就不行了。

    當柳紅泣不成聲地講述出柳綠的死因,控訴李洪勇的獸行時,卻聽李洪勇不以為意地說:“一個賤婢,能服侍本老爺是她八輩子修來的福氣。死了那是她命薄,受不住這份福緣。看在她盡心服侍過本老爺的份上,賞他一口薄皮棺材便是。”

    瞧著李洪勇那理直氣壯、理所當然,沒有一點悔意,沒有一點愧疚,完全不把人命當人命的丑惡嘴臉,張小卒突然離奇地憤怒,感覺就是因為有李洪勇這種沒有人性的人存在,才讓這個世界變得如此骯臟和黑暗。

    這是張小卒第一次如此迫切地想殺一個人,以至于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他毫不掩飾的殺氣。他迫切地想除掉李洪勇這個人渣,好讓這個世界稍微干凈和亮堂一點。

    砰!

    可是李洪勇并不好殺,反而他差點被李洪勇一拳轟爆腦袋。

    砰!

    練武場里,李洪勇把張小卒壓得毫無還手之力,因為他有土之域,限制了張小卒的速度。而沒了速度優勢的張小卒,幾乎就是沒了牙齒的老虎,對李洪勇造不成一點威脅。

    “完了,教了一上午反倒把他腦瓜子教傻了。”場邊,天武道人看著被動挨打,拿李洪勇沒有一點辦法的張小卒,不禁扶額苦笑。

    旁邊的李洪武聽見天武道人的自語聲,不屑地撇撇嘴,覺得天武道人是在強行給自己找臺階下,因為他不覺得張小卒有什么辦法對付李洪勇的土之域。

    李洪勇側身一踹,正中張小卒下腹,又一次把張小卒踹飛,欺身壓上的同時不忘出言嘲諷道:“小子,你不是要

    干翻老子嗎?現在怎么啞巴了?”

    張小卒一口腥甜涌到嗓子眼,硬被他又咽了回去。在李洪勇的土之域籠罩下,他身體似有幾萬斤重,彷如深陷泥潭,拳腳都被束縛了。更讓他郁悶的是,李洪勇可以隨時改變施加在他身上的重力,讓他的招式嚴重變形,無法攻擊到李洪勇。

    “老子處置自己家的婢女你也管,你以為你是天王老子嗎?不過是有個厲害的師父罷了,否則像你這樣的,我李家隨便動動手指,能碾死一籮筐。”

    “老子花錢買的婢女,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玩殘玩死該你鳥事?!你要是眼紅嫉妒,老子送你兩個,讓你也嘗嘗鮮。”

    李洪勇撲身一個膝撞,直取張小卒面門。

    張小卒看著迎面襲來的膝蓋,卻不敢出招去擋,因為李洪勇會操控重力讓他招式變形,然后抓住他招式變形露出的破綻給他狠狠一擊,他已經吃過好幾次虧了。可是躲又躲不開,他身上有幾萬斤的負重,速度不可能快過海之境五重天,并且有土之域相助的李洪勇,除非能甩脫身上的重量。

    “去死吧!”李洪勇咬牙切齒,面露猙獰,膝蓋頂在了張小卒面門上,可是卻沒有著力感。他不禁大驚,知道擊中的是張小卒留在原地的假象,而真身去哪里了,他竟然沒有察覺到。

    在他面前,張小卒剛才雙腳站立的位置,出現了兩個深深的土坑,每個土坑里都有一個鞋印,那是張小卒的鞋印。

    這兩個土坑是張小卒用蠻力蹬出來的,正是借助這股蠻橫的蹬擊之力,他才躲開李洪勇這一記膝撞的,而他一瞬間爆發出的速度,讓李洪勇始料未及。

    “我腦袋被驢踢了,愚蠢到家了!”張小卒的身影出現在李洪勇身后的五丈外,一臉懊惱之色。剛才情急之下,為了躲開李洪勇的膝撞,他下意識地把力量涌向雙腳,把上午學到的關于力量爆發的招式在腳底施展出來。他這才猛然反應過來,不是只有拳頭能用,而是全身每一個發力部位都能用。

    難怪天武道人會扶額苦笑,說教了一上午把他腦瓜子教傻了。

    與此同時,張小卒還驚喜地發現,附加在他身上的重量突然減少了一半。

    “是不是說”張小卒大腦急速運轉,“并不是土之域覆蓋范圍內的每個位置都無差別地施加了重力束縛,而是被他意念鎖定的區域才

    會被著重對待,也就是說只要速度快到他無法鎖定,他就不能在我身上施加那么大的重力束縛。”

    張小卒動了,因為他的蹬擊力太強,以至于每一步踏出,就會在地上蹬出一個坑,而他的速度提升了豈止一倍。一時間滿場都是張小卒的殘影。

    “他是怎么做到的?他區區戰門境的修為,怎么可能掙脫土之域的束縛?”場邊,李洪武神色震驚道。他見張小卒的速度和力量暴增,還以為張小卒掙脫了李洪勇的土之域束縛。

    張小卒自然不可能掙脫土之域的束縛,只不過相比于之前,他身上的重量束縛減少了一半而已,而頂著剩下的這一半重量,他的拳腳已經勉強可以施為。

    張小卒的身影繞著李洪勇,四下不規則亂竄,也絕不在一個位置停頓一丁點時間。

    “當真被我猜對了。”感受到消失的一半重力束縛沒有再施加到身上,他就知道自己猜對了,不然李洪勇早就給他套上枷鎖捶他了。

    李洪勇臉上露出了慌張之色。

    張小卒的身影驟然出現在李洪勇身后,一拳轟出。可是當他的拳頭靠近到李洪勇身體時,那消失的一半重量猛然襲來。他猝不及防,拳頭猛地往下一沉,走了樣。

    咚!

    李洪勇回身一肘擊,正中張小卒太陽穴,撞得張小卒雙耳嗡鳴,眼前直冒金星,身體側飛出去。

    李洪勇手臂順勢展開,一順一抓扣住張小卒的手腕,一拽一抖,把張小卒的身體拉離地面,然后往地上摔去。

    砰的一聲巨響,地面直接被砸出一個人形大坑。

    “去死!”李洪勇得勢不饒人,腳狠狠地踏向張小卒腦袋。

    “前輩,時間還沒到。”李洪武在場邊急聲提醒天武道人,他知道天武道人肯定不會看著張小卒被殺,肯定會出手阻止,之所以還出聲提醒,是想狠狠地落落天武道人的面子。

    然而,讓李洪武愣神的是,天武道人并沒有出手。

    砰!

    李洪勇堅硬的靴底狠狠地踏在張小卒的腦袋上,把他的頭往土坑里踩了一大截。李洪勇一點也不手軟,一腳下去緊接著又是一腳,眼看都有血從土坑里濺出來了。

    而天武道人依舊背負雙手,面無表情,似乎時間不到,張小卒是殘是死,他真不會出手阻攔。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