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封靈星神 > 第七百六十二章 發難

第七百六十二章 發難

 熱門推薦:
    唐陽隨意的和那些路過的人一一打了招呼,向著大殿內走去。

    一道黑影從后方竄來,勾住了他的脖子,蕭散帶著戲謔和審視的目光上上下下掃視唐陽一圈,得出了結論。

    “眼窩內凹,臉色青灰,腳步發虛,下盤不穩,嘿,年紀輕輕,別虛了啊,喏,這是師尊給某人的寶物,當初生怕我被別人劫了色,送給你好了”

    唐陽拍手打掉那玉瓶,沒好氣的笑道“我需要你這些歪門邪道的東西?開玩笑,一晚十次,一次一個小時,哥都不帶停的”

    蕭散慌忙接住,一副寶貝的樣子,不知想到了什么,冷哼道“那好,我給紅蓮送去”

    “別別被,我要,我要還不行么?”唐陽像是想起了什么,身子忍不住一抖,眼疾手快的一把將其搶了過來。

    兩人打打鬧鬧的,很快到了大殿,這里早已坐滿了人,一早上的時間,唐陽都有些無精打采,大半時間都在劃水。

    好不容易等到這議會結束,卓宏卻道“盟主還請留步,在下有幾件事情想和您商量”

    唐陽意動,應卓宏的要求,兩人到了宣島最高處,這是一座小山,少有人來。

    “不知卓叔叔有何事?”唐陽有些奇怪,有什么事在陽盟里面不能談,到這里是什么緣故?

    “這里人少,在下也就不賣關子了,敢問盟主,以為現在混亂之地的狀況如何?”卓宏神色凝重,絲毫不像是在開玩笑。

    唐陽發現卓宏的神色很是凝重,沒有半點玩鬧意思,當下打起精神,“這個……難道您想說的,是我三明島即將遇到的危險?”

    卓宏欣慰的看了唐陽一眼,開口道

    “正是,當在下知道您修煉的乃是五種道之后,第一反應是欣喜,至于第二反應,這是深深的擔憂

    昨日,我想您和紅蓮姑娘兩人長時間沒見,也就不想打擾您的興致,可現在的情況,已經危及到我不得不說的地步了

    我查閱了以往關于七州戰場的記載,最終確定目前我們面對的敵人來自三個方面!”

    “云家,元云宗,以及……塵封門?”

    卓宏搖頭,緩緩道

    “云集和元云宗只能算成一個,還有一個狩獵者,雖然這一勢力很少出現在記載之中,可七州戰場之中的狩獵者都是外界進入,的我擔心,他們也會忍不住出手!”

    唐陽凜然,這個問題他之前也想過,只是短時間內沒有放在明面上思考過,可是現在,他的出現以及在七州戰場上的強勢表現,勢必牽動了某些人的神經,他們會出手,只是說不好到底什么時候出手。

    “那按照您的說法,陽盟現在,當何如?”唐陽問道,既然卓宏將這說出來,想來定是做了不少準備。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卓宏笑笑,并不將話說的那么直接,淡淡一笑。

    唐陽意會,相視一笑,心終是放松了一些。

    回到房間時,卻發現軟塌上的用具已經全部換了一套,紅蓮盤膝修煉,初為女人,她的氣質更加成熟,褪去了青澀,甚至修為也更加強悍。

    等等,唐陽氣息向前一掃,頓時不可思議道

    “你的修為竟然成功突破到了煉星境中期?!”

    這不怪他驚訝,從七州戰場上出來時,紅蓮的修為距離煉星境還有些許距離,甚至在昨晚,后者的修為也在分域境巔峰,可這不到一天的時間,連跨兩個小境界?

    “多虧了你的定情信物”紅蓮站起,抬眸一笑,笑著解釋道。

    “唐陽,現在知道那凰血古炎蓮的珍貴了吧,不過這小女外倒也合適嗎,要是你煉化,絕對沒有這么劃算”

    混子帶著恨鐵不成鋼的的語氣道。

    唐陽上前,將紅蓮抱起,在原地接連旋轉幾圈,親了一口,哈哈笑道“不愧是我媳婦,真棒!”

    紅蓮臉頰羞紅,輕輕呵斥,“說話真是不害臊”

    兩人靠在一起,一直聊天,說著他們曾經說過的話題,說著曾經沒說過的話題,從正午說到入夜,正當唐陽想要再次開口時,紅蓮修長的手指止住了他正欲張開的嘴唇。

    “現在你不應該在我這里耗費更多的時間,現在該做什么就去吧,我可以等,但那些人不會等你”

    紅蓮帶著善解人意的笑容,不急不緩道。

    “好”

    唐陽不是矯情的人,重重對紅蓮點了點頭,深深看了紅蓮一眼,走出門外,化作流光向著上方沖出,很快消失在天際。

    紅蓮臉上掛著幸福的笑,起身向著門外走去,正欲關門時,一人走上前來,帶著恭敬道

    “紅蓮姑娘,在下想跟您談談”

    ……

    夜幕籠罩下,唐陽速度極快,宛如鬼魅在低空穿梭,大片樹木和山林在身下倒退,速度極快。

    向前狂奔了足足一個時辰,唐陽終是停住了身形,看著后方,緩緩道

    “跟了這么久,不出來說說話?”

    空間扭曲,一道道身影浮現,恐怖至極的氣息向前擠壓,有股要封鎖這片空間的勢頭。

    “你的嗅覺很敏銳,可一頭獵物擁有敏銳的嗅覺,這會給獵人帶來很多麻煩”

    五人中,為首一人聲音平淡,卻有種奇特的力量,說出的話語像是烙印進四周的空間中,說不出的恐怖。

    “塵封門的廢物什么時候也敢自稱獵人了?”唐陽曬然一笑,并不在意,五人中,三人是煉星境后期,三人是煉星境中期,分散四周,都是塵封門的皇!

    “對付你,足夠了!結陣!”

    為首之人低吼,身軀有光華浮現,赤紅光華像是一道光柱直沖九霄,而另外幾人身軀同樣有光華涌現,顏色不一,隱隱間像是組成了一道囚籠。

    光柱成型,一道五色圖案成型,最終凝實為一座布滿倒刺的牢籠,向下鎮壓,好似能壓制一切!

    牢籠落下,四周的空氣被擠壓的向著另一邊沖去,大地顫抖,裂痕出現,宛如蛛網般向著四周蔓延,很是恐怖。

    “煉化吧,免得夜長夢多”為首之人道。

    另外四人點頭,五人齊齊低吟,一個個特殊的字符從口中吐出,環繞在牢籠上方,最終融入,只是并沒有光華浮現。

    “他沒有被困住!”

    “散開,散開,快散開!”

    那三個煉星境中期強者站立的地方,陡然爆發金光,一道身影浮現,極短時間內紅芒大盛,一道道暗紅色條紋流動,像極了一尊從地獄走出的魔神!

    轟轟轟!

    接連三刀,那一陣,三道道術光華沖天而起,道息消散,在漆黑的夜空亮起,像是焰火升起,很是絢爛。

    “敢殺我塵封門的人,你找死!”

    一聲大喝從身后傳來,一道人影散發著灼熱的光華,向前沖來,火焰流轉,好似流星劃破夜幕,向前沖來,接連出拳,終是在唐陽身前炸開!

    無邊的黑暗被綻放的火光點亮了一瞬,但讓那塵封門的皇徹底絕望的是,唐陽一拳轟出,金色光芒涌動,封印了他周身空間,無法動彈!

    “奪靈斬”

    唐陽斬出刀浪,又是一道道息光柱沖上天際,他再次向前,朝著那剩下的皇沖去!

    那剩下之人徹底慌了,將自身靈氣催動到極致,一顆星辰展露,讓他向前沖去的速度更快!

    唐陽睜開混沌神眸,前方那人的心臟散發著黑氣,器官寄生!

    唐陽怒氣橫生,想起之前魔靈皇的種種,金光涌動,明光閃施展到極致,向前沖去,左手伸出,光華涌動,百丈掌印向前轟擊,將他捏在掌心。

    “可惡,你竟然是該死的封靈師?!”

    一聲暴怒到極致的聲音響起,和之前的聲音判若兩人,這是一尊邪靈士!

    “去死吧,該死的雜碎”唐陽大手轟擊,掌印上迸發的光華好似能封印一切,最終轉化為凌厲的湮滅氣息向前。

    “不要,我可以為奴……”

    話音未落,唐陽掌印轟出,徹底鎮殺了那一尊邪靈。

    “這塵封門存在這么多的邪靈,難道其他勢力就沒能察覺么?”唐陽疑惑,伸手一招,在五道儲物鏈翻翻找找。

    “哪有你想的那么容易?邪靈的存在很多勢力都知曉,但誰也不點破,權當是他們之間相互制衡的一種手段”

    封天令緩緩道。

    “你醒了?”唐陽有些驚喜,之前還沒好好感謝過封天令,而現在后者醒了,這么大的恩惠他自然不能忘。

    “那件事以后不必再提,你現在準備去哪?”封天令問道。

    當唐陽簡單將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后,封天令淡淡一笑,道

    “你想去天戰殘淵?那朵花我能將他招來,你還是先關心關心你自己吧”

    唐陽一喜,“此話當真?到時候就算是煉星境巔峰強者前來,我也能一戰!”

    “就怕到時候你哭都來不及,既然對方成心要除掉你,盡快強大你自己才是王道,若是對方派遣通玄境強者來對付你呢?”封天令問道。

    唐陽被問住了,不得不說,這確實是個問題,他現在能找到的幫手很少,而對方有備而來,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他做什么都是枉然。

    。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