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穿越晚清之鐵血咆哮 > 第一千八百零一章這可又不得他不答應

第一千八百零一章這可又不得他不答應

 熱門推薦:
    提心吊膽的將電文接過來看了下。

    興登松懈一口氣的同時,更是嘴唇不由得扭曲了一下看向秘書;“備馬,我要去皇宮。”

    馬車才剛停好,下馬車的他就見到當前的國防魯爾夫。

    魯爾夫見興登居然來皇宮,心中也是萬分詫異。

    作為殖民大臣,帝國當前這個最為輕松的職務,本身是并沒有多少事情。

    帝國的殖民地就那么巴掌大的地方,屈指可數。

    幾個大部門,也就是他最為輕松,也是很少看來皇宮。

    “你這是?‘魯爾夫似乎明白了興登的來意,指了下他手中的公文包咽下一口唾沫問道

    興登嘆息了聲;“瞞不住了。”

    一句話,讓魯爾夫心中明白了什么,歪起腦袋的他看了下興登;“王陵的意思?”

    “進皇宮見到陛下后在說吧。”

    絕對不是什么好事,看著這有些沉重的眼神,魯爾夫心中微微嘆息了聲;“走吧,去皇宮。”

    皇宮內,這段時間,威廉迷上了繪畫,雖然他的畫作,實在是不能和畫家相提并論,但是作為帝國的陛下,萬萬人之上,誰有敢說他的畫作不好。

    有些滿意的看著自己的畫作,威廉很滿意的蓋上自己的印章示意侍衛長將這畫收起來。

    一臉嫌棄的侍衛長憋著個嘴上前,將這鬼畫符小心翼翼的收了起來,說良心話,這畫的,還不如他三歲兒子畫的好看。

    “陛下。”魯爾夫的聲音,讓他抬起頭打量著進來的兩人一眼后抬頭問道;“何事?”

    魯爾夫回首看了下自己旁邊的興登,興登上前一步,從自己的公文包中取出電文;“陛下,我們在遠東安南的兵力,不能在協助戴高,    應該立即撤離?”

    撤離?

    難道說王陵已經發現了什么不成,不可能,自己做的天衣無縫,王陵不可能會知道自己的打算。

    心中雖然說如此想,然而他依舊還是有些心虛的將電文接了過來。

    這一看下,心就涼了半截。

    從電文上來看,這不是王陵發現沒有發現的問題,而是王陵已經在要求賠償的問題。

    上面的意思已經很明確,王陵要一千萬馬克,作為這次帝國背信棄義的補償,而作為盟友,他不在深究,一千萬馬克交出后,大家和好如此,但是在安南的兵力,要立即撤離。

    “一千萬馬克,他當這錢是泥土做的還是石頭敲打出來的。”威廉一臉嫌棄的將電文丟棄在了案桌上憋屈道。

    興登臉色微微一沉,他覺得,這一次,王陵已經算得上是仁至義盡,若是自己,可不是這一千萬馬克能夠解決問題的。

    安南王陵打的是好好的,即將就要進入安南的都城,卻不想帝國橫插一腳,讓王陵這段時間來的努力化為烏有,若是其他人,估計早就已經讓王陵的怒火覆蓋。恐怕此刻的那邊,早就是戰火,哪里還有可能,用如此溫柔的方式來進行洽談。

    魯爾夫對于陛下如此不負責的言論也是感覺到有些不對勁。他低頭想了下上前;“陛下,這一次,疑原本就是我們的過錯,想一下王陵的曾經,若是遭受人的算計,會做出什么樣的反撲,正如同他說的一樣,這一次,完全是看在我們彼此是同盟的份上,才不想將這事情鬧大。”

    “    他想干什么?他想干什么?”威廉自然是不愿意,這畢竟是一千萬馬克,若是這些錢,自己都能建造兩艘戰列艦了,可是給王陵,自己能夠得到什么。

    什么都得不到。如同那邊的一句話,沒吃到羊肉,反而惹的一身羊騷。

    心中自然是不愿意。

    興登可不想在這么跟威廉耗下去,他上前一步看著威廉;“難道陛下忘記曾經的九龍了嘛,難道一千萬英鎊,還不能值一個艦港嘛?”

    噗……

    這連續的反問,讓威廉差點沒有氣血上涌一口血吐出來。

    興登這可是一點面子都沒有給自己留,問出的問題,一個比一個歹毒。

    九龍,曾經的九龍發生了什么,誰都知道,王陵三番兩次的對哪里進行著搶劫,將曾經繁華的九龍搶劫成為了一個老鼠都不去的城市,而隨后,好不容易,貝爾福將他發展了起來,他卻利用一個馬六甲,將九龍給換了過來,雖然說    貝爾福得到了馬六甲,但是他何嘗不是丟了一個遠東的重要軍事基地。

    “你的意思是?”    威廉沉思了良久,看著面前的興登以及魯爾夫不敢相信的問了一聲。

    先禮后兵,這并不適合王陵的思維,然而這一次,對方完全是做到了這一點,這已經是給帝國偌大的面子,若若是在這么婆婆媽媽,那恐怕就不在是這一千萬馬克的問題,而是艦港將會讓王陵搶奪的下水井蓋都不會給你留下一個的程度。

    而且這人還特別惡毒,    搶劫的東西還會

    全文免費閱讀就在我的書城公開販賣,這才是噼里啪啦的打臉。

    額……

    威廉看著兩人那異口同聲的語氣,不由得頹廢下來嘟嚷道;“讓我想一想在說。”

    將軍府,王陵將目光從安南那邊收回后來到椅子跟前坐下。

    在邊上喝茶的張慶看了下自己的老大伸長了脖子;“老大,你跟威廉要一千萬馬克,他會同意嘛,這可不是一筆小數目,也許,這對于貝爾福來說是九牛一毛,但是對于他來說,可是一筆不小的開支。”

    哼……

    冷哼了聲,王陵將茶杯端起來喝了一口;“我已經是對他開恩了,他若是不在后面做小動作,老子也斷然不會下這種手段,要怪,就怪她的僥幸心理太重,以為老子查不出來。”

    話到是這么一個道理,可是威廉會給嘛,這錢誰都不會燒手,問題是威廉會不會愿意支付這么一筆錢。

    張慶想到這,歪起腦袋摸了下;“老大說的到是對,可是人家會答應嘛?”

    哼……

    王陵冷哼了聲抱起雙臂來到窗戶跟前;“這可由不得他。他這一次,可是沒有資格敢不答應,決定權,在我。”

    。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