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帝國星穹 > 二十、交換條件

二十、交換條件

 熱門推薦:
    蘇祗落被綁得緊緊的,推到了趙和面前。

    趙和低著頭,看著這個家伙,面色有些古怪。

    這家伙的身材極為高大,看上去和個巨人一般,哪怕被迫跪在他的面前時,也顯得和普通人中的矮個子一樣高了。

    但此人的面上,卻是一臉諂媚之色,絲毫沒有半點硬氣。

    “你就是這支月氏人的首領?”趙和開口問道。

    蘇祗落偷眼瞧著趙和,心里也有些驚訝。

    他不曾想到,領著這支秦人的貴人,竟然這么年輕。

    單從外表來看,趙和眉目清秀,至今并未留須,所以是缺了那么點殺氣。但是,蘇祗落是親眼見到的,那些兇殘至極的秦人在這個年輕秦人面前甚為恭敬。因此他不敢怠慢,老老實實趴在地上叩了一個頭道“小人正是。”

    “你們膽子不小,敢來襲擊大秦西域都護府之城。”趙和說道。

    蘇祗落心里明白,自己是死是活,就在接下來的問答之中了。他當即連連叩首,忙不迭地叫屈,先是聲稱不知道這是秦人,以為這里是龜茲,因此不知者不怪。然后又開始叫可憐,他們部族人口稀少,牛羊不多,來年若是沙蝗成災,草場被啃噬一空,他們就要挨餓,因此只能靠劫掠來積攢一些糧食。

    聽到沙蝗來年將要成災,趙和面色頓時沉了下來,連接著問了幾句,又召來魏敘詢問了一番,得知確實有爆發蝗災的可能性之后,他不禁喃喃罵了一聲。

    若真發生蝗災,他原本想要在南疆屯田以支持北疆的計劃,恐怕就要出問題了。

    雖然西域食物以牛羊乳酪為主,可是麥稞果蔬也必不可少,而且蝗蟲起來之后,連牧草都不放過,必然會引發一場大的饑荒。

    “沙蝗一般何時起來?”想了好一會兒,趙和又問道。

    “一般會在四月雪化之后起來……”魏敘憂心忡忡地道。

    “那樣的話還有辦法……”趙和聽到這個,心中微微一動。

    “蝗蟲乃是天災,能有何辦法?”魏敘嘆息道。

    “所謂天災,若不由引發,其害有限。”趙和道。

    這并不是趙和自己的想法,他在銅宮之時,曾經的農家渠首蔡圃是他的老師之一,在傳授他農經之時,不只一次如此感慨。

    如水災,若人不堰塞河道、注意疏浚、小心堤防,雖然也有傷害,卻可以將傷害降到最低。再如地震,如果人在建城之時考慮到地震的影響,無論是擇地還是施工,都能夠極為謹慎,平日對震災有所準備,那么地震來臨,人也可以將其傷害降至最低。

    所以天災大行,倒有大半是因為催發。蔡圃當初特別以蝗災為例,曾經專門給趙和說過,愚民之人會以蝗為神,放任蝗災蔓延,還美名其曰不可得罪神靈,其實質不過是官府不作為罷了。而官府不作為背后,其實并不是無能,實質上是不擔當、不恤人命。如此官府,必然會遭百姓唾棄,以至民心盡失。

    “如果整個南疆都發生蝗災,你們又能避到哪里去呢?”趙和冷笑道“不想著與蝗災斗,不想著防患于未然,只想著搶一把就走,甚至是乘火打劫——當真是禽獸!”

    他已經沒有同這個家伙繼續說下去的興趣。

    蘇祗落聽不太懂他說的意思,但從口氣里知道自己接下來的下場可能很不妙,當即大叫起來“我們可以去北疆,我們原本準備翻過神山,前往北疆……”

    趙和正要揮手示意將他帶下去,可聽到這話,趙和愣了一下,旋即放下手,凝視著他“翻過神山?”

    月氏人口中的神山,就是天山。

    蘇祗落喘了口氣,連連點頭道“正是翻過神山……”

    “你們舉族搬遷,能翻得過神山?而且還是這個時候,天寒地凍,大雪將至?”

    蘇祗落低著頭想了一會兒,然后抬起頭來,陪著笑“我們愿意給秦人當牧奴,我們愿意歸附秦人,我可以派最厲害的向導為您帶路……”

    趙和的瞳孔猛然收縮了一下,旋即明白,自己表現得太明顯了些。

    對他來說,重建輪臺城,只不過是順道,他在這里打下一個基礎,用不了多久,于闐那邊,俞龍就會讓戚虎過來,接管輪臺城的一切,而趙和自己,則要繼續北上,通過天山山口,前往北疆。

    但根據此前大秦西域都護府的記載,控制天山南山口的乃是車師前國——這是犬戎人的仆從國,其上下君臣,都極親犬戎。而控制天山北山口的,則是狐胡國——這是西域一個極小之國,舉國只有柳谷一城,而城中居民僅僅五十五戶、二百六十四人,其中軍士四十五人。趙和覺得,只要混過南北兩處山口,自己便可以抵達天山之北,然后在那兒打聽故西域都護府殘余力量的消息。

    只不過到了龜茲這里,他得知事情沒有他想的那么簡單,犬戎人早在二十年前就控制住狐胡國,大秦撤離西域之后,犬戎將北疆視為自己的領地,還學著秦人,于柳谷筑城。雖然那城極小,只能算是一座關卡,卻扼住天山南北要沖,隔絕了南北交通與貿易,使得龜茲人也有二十年不能直接前往北疆,必須從蔥嶺那邊繞道。

    這也是北疆消息斷絕的最關鍵原因。

    “我可以饒你性命,我甚至可以安排你們舉族內遷,遷往大秦境內。”猶豫了好一會兒之后,趙和緩緩說道。

    蘇祗落精神頓時一振,臉上浮出喜氣“果真?”

    “呸,這可是大秦貴人,又不是你們這些操羊的蠢物,說話不算數的胡奴!”旁邊解羽瞪圓眼睛叫道。

    他狂拍馬屁,趙和只作沒有聽到。

    蘇祗落固執地看著趙和,等待趙和給他一個肯定的答復。

    趙和反而沒有直接回應,而是瞇著眼看他“我擊殺你部這么多人……你心中就不哀傷,就不恨我么?”

    蘇祗落不以為然“我們月氏人與龜茲人相互殘殺,與其余部族相互殘殺,與車師人也相互殘殺……只要打仗,哪有不死人的,這一次無非是死得多了些罷了。若是不給我們出路,我自然恨你,只能想法子帶著族人投靠別的部族,但你既給我出路,我又何必哀傷和痛恨?”

    這回應出乎趙和意料之外。

    哪怕他對西域諸國已經相當了解,但月氏人的這種反應,仍然讓他吃驚。

    見趙和的神情,蘇祗落又道“我們以前有個月氏國,整個西域都是我們的牧地,但后來被犬戎人擊破,月氏國西遷,我們這些部族留了下來。如果要傷心記恨,我們早就該去和犬戎人拼命了。”

    他這樣解釋,讓趙和不得不承認有些道理。

    這些游牧民族,他們的文化便是如此,無論是恩還是仇,都比不得利益重要。

    趙和點了一下頭“既然你坦誠回答,那我也坦誠相告,今年上半年的時候,大秦境內有支羌人叛亂,為大秦平定之后,他們的牧場空了出來,若你愿意,可以帶著你的部族,一起遷入大秦,在那里有足夠的水源牧草,而沙漠會將蝗蟲隔開,使之不至于進入大秦境內。”

    旁邊的解羽用秦語嘟囔了一聲,大約是覺得趙和竟然不是騙這些月氏人的,實在是太便宜他們了。

    趙和確實不準備騙月氏人,他確實要將他們引入玉門關內,到祁連山麓去放牧。但是,那一片草場水源,他同時也許諾給了那些依附的犬戎小部族。月氏人在那邊能不能立足,最終還需要看大秦的眼色,同時大秦也可以借助他們,分化牽制內遷的犬戎,防止任何一個游牧部族壯大。

    總之對于這些胡人,最不正確的方法就是一昧討好,使之反居秦人之上。如果不能趕盡殺絕,那么最好的方式就是將諸胡雜陳于一處,讓各家混居。他們聽話,大秦以糧食布匹換取戰馬牛羊,同時在戰時征發其充當廉價而優質的輕騎。他們若不聽話,大秦不用太耗自己的國力,以金銀、草場誘使別的部族懲罰他們。

    通過征發輕騎去打仗的方式,這是控制秦域之內胡人人口規模的方式之一,但最重要的方式,還是同化。使之與秦人同語同文同衣同制,過個兩三代之后,他們便可成為秦人的一部分,就如馬越、馬定兄弟一般,以秦人自居并自傲了。

    聽趙和許諾了祁連山的牧場之后,蘇祗落也不隱瞞“我們在神山之中放牧了幾百年,神山之中的每一處山谷、每一條山道我們都熟悉,在柳谷之外,確實還有一條山道,雖然極為難走,但是可以翻越神山,抵達北疆。”

    趙和微微點頭,瞇眼看了看他。

    為了防止趙和不信,蘇祗落又說道“我們族中的大贊,就是一個多月前從北疆來的,他也沒死,若是貴人不信,可以問一問他!”

    “大贊?”趙和愣了一下。

    此時龜茲等國已經沒有了這種野蠻崇拜的祭司了,因此他對大贊這個稱呼有些陌生。不過既然蘇祗落既然提到了這個大贊,趙和決定見一見此人。

    他并不知道,自己見此人意味著什么。

    。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