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帝國星穹 > 九、蛀蟲難制

九、蛀蟲難制

 熱門推薦:
    俞龍、戚虎與李果神情都有些尷尬。

    陳殤瞪圓眼睛,望著他們,好一會兒之后,才點了點頭“行了,我曉得了。”

    “陳橫之,你曉得個屁。”戚虎罵道。

    陳殤呸地吐了口唾沫,拔出自己的劍,開始用布反復抹拭。

    他的態度很明確,于闐是趙和帶著大伙打下來的,這塊地方是趙和的大本營與支持據點,無論俞龍、戚虎等人有什么打算,這一點都不能改變。

    “我隨你去北疆。”俞龍沉聲道。

    戚虎動了動嘴,欲言又止。

    趙和搖頭道“不行,你得留在這里,你與王佐在這,半年之內,給我練出一支五千人的能戰之兵……你們這邊動靜越大,我就越安全,而且我在北疆若有什么事情,你們也可以出兵接應。”

    若只是五千士兵,對于新設的西域都護府來說不是什么困難的事情,但是趙和所說五千能戰之兵,那是以大秦軍隊為標準提出來的。若真有五千大秦精銳,在西域完全可以糾合諸國,組成十萬人以上的部隊——這個規模,再加上核心戰力,足以對犬戎金策單于部產生威脅了。

    “人的問題不大,關鍵是甲胄,五千具甲胄,朝廷想要湊出來,亦怕不易。”戚虎道。

    他與俞龍都是練兵大師,加上手底下如今有人手可用,半年時間練出五千精兵,哪怕比不得大秦精銳,但至少可以同同等數量的犬戎人正面較量了。

    大秦軍隊精銳,能夠力壓四胡,一個很重要原因在于大秦的冶鐵煉鋼技術遠遠超過諸夷。自圣祖皇帝重視鋼鐵,專門獎勵工匠更新鋼鐵生產技術之后,大秦的鋼鐵冶煉技術有了質的飛躍,一方面是產量達到極為驚人的地步,比如靠近齊郡的徐郡,其鋼鐵產量足夠供應半個國家的需用。另一方面則是鋼鐵的質量精益求精,同樣是鋼刀,四夷勉強弄出來的鋼刀與秦刀一遇,即便不折,也要出現缺口。

    但大秦對周圍蠻夷實際鋼鐵管制,等閑鋼鐵產品不得外出,趙和來西域也只想著做絲綢貿易、瓷器貿易甚至是藥物貿易,唯獨沒有把主意打在鋼鐵制品之上。烈武帝之時,因為對外擴張的緣故,大秦的鋼鐵產量受到了影響,這使得朝廷對鋼鐵的限制更為嚴格。而鋼鐵所制的軍器,更是重中之重,秦軍想要擁有自然不成問題,但是于闐這邊的仆從軍想要有,那就難上之難了。

    趙和聽到這,嘴角噙起一絲笑來“咱們的王副都護答應解決此事,不用朝廷官匠所造。”

    眾人先是悚然一驚,旋即又是滿面駭然。

    “他如何解決?”

    “九姓十一家竟然連軍械都敢伸手,真不怕大將軍殺絕他們?”

    “這幫蛀蟲!”

    幾人紛紛出聲,便是一向冷漠少語的李果,也忍不住罵了一句。陳殤見眾人都罵過了,他撓了撓頭,懶洋洋地道“日他們九姓十一家所有娘兒們!”

    不怪眾人大怒,王無忌做的許諾,分明透露出一條消息,九姓十一家有自己的渠道,可以繞過朝廷管制,為于闐提供五千套甲胄兵刃,甚至更多!

    這背后意味的事情太多了。

    首先九姓十一家有自己的鋼鐵產業。烈武帝時為了對外戰爭和提高財政收入的需要,實行鹽鐵官營,也就是說,民間力量很難大規模地經營鋼鐵產業。哪怕烈武帝去世之后,這一政策已經有所松動,但是民間力量大規模經營鋼鐵產業,仍然是一個禁忌。

    其次是在鋼鐵產業基礎之上,九姓十一家還涉及到了軍械制造,這比起經營鋼鐵業更為敏感,這意味著大秦內部,有可能出現朝廷控制之外的軍備力量!

    第三再與此前雁門孫氏同犬戎人的勾結可以連在一起想,若是九姓十一家利欲熏心,將他們生產制造的軍械向犬戎人走私以謀取暴利,這就意味著大秦面對犬戎最大的優勢不再,也意味著更多的秦人將士會死在敵人的利刃之下!

    “烈武帝鹽鐵專賣,原本就是應急之舉,朝廷中有些人推動,想要將它變成長久之法,其本質是因為他們可以借助朝廷之力,在鹽鐵專賣之中分一杯羹。”有過齊郡的地方經歷,趙和對事情考慮得倒是更深入一些,他并不意外九姓十一家將手伸到了鋼鐵業中。

    “丞相與大將軍,還有太尉,他們就不知道此事?”俞龍握著拳頭,牙齒咯吱作響。

    戚虎卻嘆了口氣。

    趙和與他交換了一個眼色,然后趙和道“以我猜想,三輔自然是知道此事的,甚至有可能正是他們默許,九姓十一家才能如此……他們也需要這樣,畢竟若從朝廷體制來說,三輔便是有先帝遺命,也不該如此權勢傾天!”

    大秦之制從圣祖皇帝開始就不斷地朝廷改革,所有的改革核心都是如何協調皇權與臣權的關系,但烈武帝長期大權獨攬,破壞了這種平衡,在他死后,就出現了權力真空,五輔乘機為自己攥取大量不屬于他們的權力。但明面上這樣做畢竟還是不對的,有違祖宗法制,因此他們需要別的渠道來獲取財權與人事權這兩項最重要的權力。人事權可以通過與九姓十一家的暗中合作來獲得,其代價就是與九姓十一家分享財權。

    哪怕咸陽之變,使得五輔之制變成了三輔,這種局面也沒有改變。

    “當真是肆無忌憚……”俞龍喃喃說了一句,也不知是說三輔還是九姓十一家。

    “總之這不是我們這些做事的人所該操心的事情,既然都這樣了,我們能想的,就是如何能夠在其中獲取好處。”趙和擺了擺手“九姓十一家希望我在西域搞點事情出來,大將軍也希望我在西域搞點事情出來,誰都不希望我回咸陽搞事情,那么……他們總得給我一些好處吧,一個空頭的北庭都護自然不算是好處,五千套甲具軍械,那才是實打實的好處!”

    眾人彼此交換眼神,俞龍戚虎都沒有作聲,李果卻沉聲道“五千套甲具……武裝西域胡人……阿和,這樣不行!”

    趙和眉頭一揚。

    “確實不妥。”陳殤也道。

    俞龍戚虎仍然沒開口,分明也是反對用五千甲具武裝胡人。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哪怕趙和如今的政策是秦化胡人,將這些胡人變成大秦子民,但那也是幾十年后見效的事情,現在他們還是胡人,他們還未必真心歸順。

    趙和默然了一會兒“這五千甲胄,我若不以胡人之名索取,他們不會給的。”

    俞龍、戚虎同時點頭。

    五千甲具,意味著五千精兵,朝廷之中的三輔對趙和原本就是充滿猜忌,他們怎么會放任趙和控制五千精銳士兵!

    要知道,這五千人是大秦體制之外的兵力,可能只聽趙和一人的,若真給了他,莫說朝廷的西域都護府,就是整個西域,恐怕都得姓趙了。

    “朝廷的意思,我若真用這五千甲具武裝了胡人,那便是我一大污點,無論如何……呵呵,這是我自個兒猜的。不過看起來,他們對原來的西域都護府沒有多少信心啊。我以胡人之名,要得這五千甲具,更用這五千甲具,去武裝西域的秦人……你們覺得如何?”趙和嘴角浮起一絲自嘲“你們總不會和朝中諸公一樣,以為我真為了達成目的而不擇手段吧?”

    眾人眼前一亮,明白了趙和的真實用意了。

    “我們錯了。”陳殤爽快地道。

    俞龍與戚虎卻又對望一眼,他們四人剛才擔憂趙和用甲具培養出一支胡人強兵,可能會養虎遺患,甚至成為超過犬戎更能威脅大秦的一股力量。

    有這種擔心,并非沒有原因,以他們的角度來看,大秦朝廷上的諸公對趙和太過苛刻,甚至可以說是對不起趙和,趙和別起心思,想要自立,那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甚至在現在,趙和的解釋仍然不讓他們完全放心。

    但他們身為趙和摯友,又受趙和恩惠,實在想不出再如何去反對了。

    兩人在交換眼神中達成默契,既然不能反對,那就加入其中,確保趙和的這一計劃,不會反過來威脅到大秦。

    說到底,他們終究是秦人,而且是已經延續了百余年、絕大多數百姓都為之驕傲的大秦。

    哪怕這個大秦有這樣那樣不如人意之外,哪怕朝堂之上總有不公之事,哪怕他們自己懷才不遇……再多再多的理由,都不能讓他們背叛這個大秦。

    這是他們家園之國,父母之邦,祖靈之所。

    待趙和將這剩余十日該做什么事情一一分排下去之后,他們各自去做事,但俞龍與戚虎走得遠了,兩人齊齊停住腳步,回頭又望了趙和一眼。

    “阿和如今……”戚虎苦笑道。

    俞龍也是露出一絲懊惱“深不可測啊……或許真能與大將軍他們掰一掰腕子了。”

    他們此時才想起來,趙和用五千具甲的事情,成功地分散了他們的注意力,讓他們忘了反對趙和十日后前往龜茲的事情!

    。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