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帝國星穹 > 五、歌舞助興

五、歌舞助興

 熱門推薦:
    張選一直在觀察著趙和的表情。

    無論他帶來的消息是什么,趙和的表情都比較和緩,高興也好憤怒也好,都不是太明顯。

    這是與其年紀不相稱的沉穩,張選此前只在一個人身上看到過。

    當今天子嬴吉。

    當今天子嬴吉看似跳脫,但因為是大將軍親信的緣故,張選不只一次見到過他的真實面目,自然知道,嬴吉的跳脫倒有一大半是偽裝出來的。這位少年天子,隱忍而深沉,便是大將軍在背后,也不只一次夸贊,說他不愧是烈武帝之后,甚至比起其余太子勝更象烈武帝的性格。

    有時候大將軍還會喟嘆,若是太子勝也能夠有這份隱忍深沉,或許當初江充的陰謀就不能得逞,現在還是嬴勝在位,那大將軍自己就用不著這么累了。

    “恭喜趙公,以趙公之本領,重新封侯不過是指日之間的事情。”在王無忌也拿了自己的印綬之后,張選向趙和恭喜道。

    趙和搖了搖頭,笑了起來“然后用更快的速度將這爵位丟了嗎?算了吧,爵位對我來說沒有什么意義,至今我還沒吃到過封地的土貢呢!”

    一般封爵都有土貢,雖然大秦的爵位不再是直接管理封國,但是封國總要向其封君進獻特產,這特產便被稱為土貢。趙和的“赤縣侯”爵位名聲響亮,但實際上大秦并沒有一個縣名“赤縣”,這就使得他沒有收到任何土貢。

    見趙和還有心開玩笑,他身邊的高凌姬北的眼睛都有些紅了。

    雖然他們這些人因為此次西域之功,一個個都得到了封賞,象高凌與姬北,合著此前在敦煌的功勞,兩人竟然也晉爵為大庶長,離封侯只有一步之遙了。

    以他們的年紀,還有身處西域這建功立業的地方,估計不出一年,他們便以得封關內侯。

    兩人對望了一眼,相互點了點頭。

    他們暗中拿定了主意,張選對此一無所知,而張選旁邊的王無忌既然領了印綬,儼然就以西域都護府副都護自居,揚聲說道“張公遠來辛苦,俞都護,還請安排宴席,為張公接風洗塵。”

    俞龍看了趙和一眼。

    趙和點了點頭,則王無忌則是嘴角微微向上一翹。

    他這絲輕淺的神情落在了陳殤眼中,陳殤更是惱怒,一腳便將身前的案幾踢翻“吃吃吃,吃你個直娘賊啊,出生入死的時候沒有人來,這摘果子吃宴席的時候,一個個就都來了……”

    王無忌瞄了他一眼,他心思深沉,并不想為這點事情與陳殤爭執,卻不曾想陳殤是個什么脾氣,咸陽四惡之首豈是白說。他這一眼瞄過去,陳殤便惱了,反瞪回來道“你瞅啥?”

    王無忌一愣。

    他沒有與陳殤打過交道,卻不知此人如此無理取鬧,當即面色微沉,正要答話,卻被張選一把按住。

    “趙侯,你方才許諾的烤全羊還算不算數?”張選反而向趙和問道。

    “自然算數,不過我如今可不是什么侯了。”趙和呵呵笑道“已經準備好了,用了不少西域特有的香料,保管張公你吃得痛快!”

    他二人這樣說起話來,陳殤與王無忌便被按住,不過王無忌是心中大恨,而陳殤則不停地轉動著眼睛。

    陳殤心里自有算盤。

    這個王無忌,來西域當副都護,但若是能夠當眾掃他面子,讓他抬不起頭,這個副都護也不過是個虛名罷了。

    陳殤滿心想著當如何給王無忌來個教訓,念頭轉了兩轉,他悄然溜走。

    趙和注意到他溜走,不過想到他的脾氣,不參與宴席反而更好些。

    領著張選等人,一起到了外邊,此時雖然已經天寒地凍,但在外頭升起了十個火堆,火堆上架著十只烤全羊,與趙和一起留在于闐的部下,還有隨張選等人來的秦人,都圍著這十個火堆,一時之間,人聲鼎沸。

    “我此次來帶了三百余人,都是招募來的英杰少年。”張選與趙和并肩而行,笑吟吟地道“有些人這一路表現得極為出眾,稍后有空,我將他們介紹給趙侯。”

    趙和連連點頭“能入張公之眼,想來是不差的。”

    他二人笑語吟吟,徑直去了最上首的火堆前坐了,王無忌也跟了過來,張選回頭望了他一眼,若無其事地道“王副都護,你從今往后,便是俞侯副手,當去俞侯身邊多請教請教,千萬莫負了大將軍與上官丞相。”

    他這話說得有些不客氣,王無忌面色微微一僵,愕然地看著張選。

    張選這一路上行來,都對他極為客氣,甚至可以說有些恭維他,但此時卻是態度大變,讓王無忌有些摸不著頭腦。

    不過在眼中疑云一閃之后,王無忌口中道“俞都護自然是有本事的,不過趙君更是名聲遠揚,我與俞都護共事時間還久,與趙君相聚之時卻未必有那么多了,我當多向趙君請教才對。”

    他很客氣地稱趙和為“趙君”,但實際上此時用這種稱呼,分明是嘲弄趙和立下大功卻將自己弄成了庶民白身。趙和沒有什么反應,但俞龍卻是一把將王無忌的衣裳抓住,然后向自己這邊一拽。

    這一拽,俞龍心中微動。

    王無忌的下盤極穩,俞龍用了八分力氣,都沒有拽動他!

    還是戚虎,與俞龍配合日久,早有默契,在王無忌另一側推了一把,王無忌才被俞龍拉過去。

    “王副都護,你我多親近親近!”俞龍攬住王無忌,笑吟吟向著一邊的火堆過去。

    王無忌無奈,只能隨他坐到了旁邊的火堆側,眼睜睜看著趙和與張選坐在位于最上首的火堆。

    自有充當廚子的于闐人上前來,從烤羊上選取熟透的部分一一切割下來,奉與眾人。張選接過穿著著肉的匕首,嘗了一塊之后,笑著道“我在咸陽時也常去西市胡姬酒鋪吃他們的烤羊,卻沒有這邊的香甜,趙公在于闐,別的不說,這口福是不淺啊。”

    趙和笑道“香料罷了,有些香料,在于闐這里不值幾個錢,可是運到咸陽,那就價值幾等于黃金,便是富可敵國之輩,吃起來只怕也會心疼,更何況你我?張公覺得這味道還好,不妨多留幾日,一來么,在這里烤羊烤駝之類的可以讓張公吃個夠,二來張公也可以讓手下人學著如何烤制。張公回去之時,我送張公一袋香料,哪怕回到咸陽,張公依然可以吃。”

    張選哈哈大笑起來。

    兩人同時舉起杯子,將葡萄酒一飲而盡,張選喝了這葡萄酒之后,仿佛又想起來一件事,召來一個隨從低聲說了兩句。

    那隨從聽命之后離開,張先對趙和道“我從咸陽來,沒有給趙公帶什么禮物,只帶了一點酒,趙公不妨也嘗嘗咱們大秦的酒。”

    不一會兒,那隨從取來一個陶甕,除開封泥之后,酒香撲鼻,趙和嗅了嗅,覺得這香味似曾相識。

    他正想著,卻聽到身邊一個聲音響起“這是新豐酒。”

    趙和與張選都是愕然回頭,只見一女子,不施粉黛,笑語盈盈,出現在他們身側。

    正是清河。

    張選認得清河,當即起身想要施禮,卻被清河神色所阻。清河直接跪坐于趙和身邊的毯子之上,親自為趙和斟了一杯酒。

    趙和眉頭皺了皺,低聲道“你這是做什么?”

    清河向旁邊歪了一下眼色,趙和望了過去,就見陳殤得意洋洋地在那邊向他舉杯。

    “那混人說你為咸陽來人所辱,他是粗人一個,除了打殺之外沒有別的本領,因此求我來為你出這口氣。”清河一揚眉頭,眉宇間英氣一閃“朝廷待你,何其薄也!”

    隔得稍遠的王無忌等人自然聽不到清河所言,但是趙和旁邊坐著的張選卻是聽得一清二楚。張選面色有些無奈,與清河目光相對時,更是露出一些敬畏之色。

    “回去告訴天子和大將軍,他們有負阿和。”清河對他說道。

    張選拱了拱手,只能應下。

    清河望著趙和笑了笑,目光轉到了火堆之上。

    此時眾人已經三杯下肚,一個個稍起醉意,不少人目光都在清河身上打轉,畢竟清河之姿色,乃是上上之選,便是王無忌,目光也在清河身上停了好一會兒,然后徐徐向俞龍問道“此女何人也?”

    俞龍訝然看了他一眼,這廝竟然不認識清河?

    他不動聲色,沒有回答王無忌這個問題,而是開始勸酒。

    他與戚虎一人一下,王無忌雖然心有警惕,但哪里架得住這二人連番來,加上王無忌也有意與俞龍戚虎結交,希望能夠撬一撬趙和的墻角,因此沒有多久,便已經數杯酒入肚了。

    王無忌微微有些熏然,然后就聽得琵琶聲響,卻是幾個胡姬上來歌舞助興。

    不過那幾個胡姬只是伴奏,卻見坐在趙和身邊斟酒的那女子突然起身,然后開始邊歌邊舞。

    “新豐美酒斗十千,咸陽游俠多少年,相逢意氣為君飲,系馬高樓垂柳邊……”

    所唱的正是咸陽游俠兒們最喜歡的一首曲子,王無忌此前也聽過,但與他家風不合,因此并不喜歡,但此刻在西域這雪山大漠草場之處,他聽得覺得胸膽開張,心潮也不禁澎湃起來!

    。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