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帝國星穹 > 二、換命消息

二、換命消息

 熱門推薦:
    于闐西城。

    這才是于闐正經國都,事實上東城與之相比,規模還要略小一些。

    西域諸國,大多都是半耕半牧,以牧為主,因此少治城池。象是于闐,乃西域大國之一,可正經的城市,也就是東城、西城和銀城三座。

    趙和此時便位于西城,倒不是為了應對莎車人的攻勢——在馬越依照約定帶領兩千余騎來到于闐之后,趙和就知道這一戰必勝無疑了。他之所以來到西城,目的是想要以西城為根據點,做好來年春暖之后對北用兵的準備。

    也就是龜茲。

    趙和并沒有將莎車看得太重,他相信經此一戰,大秦接管莎車是舉手之勞的事情。畢竟從于闐到莎車,沿著昆侖山北麓的草場進發,進軍難度不大。但是龜茲不同,龜茲與于闐中間可是隔著大沙漠,雖然于闐河流經沙漠,給沿途帶來了許多綠洲,可是這些零星散布的綠洲想要充作補給之地,還略顯不足。

    準備這種事情,越充分越好,不到萬不得已,不應當去強行冒險。

    所以當馬越將捆成一團的莎車王康彥、皮山王和犬戎使臣伊屠智一起帶到趙和面前時,離那場戰事結束才不過一日。

    “一個時辰不到。”馬越昂然地對趙和伸出一根手指頭。

    趙和點了點頭,漫不經心地道“意料之中的事情,以你的本領,區區一堆烏合之眾,一個時辰擊潰……想來你還留了點力氣吧?”

    馬越頓時笑了起來,露出一口白牙。

    他這人心高氣傲,雖然對趙和已經服氣,但是總還想著要比上一比。

    “我有重要消息,我有重要消息!”

    康彥不通秦語,因此不知道眼前這兩個秦人在說什么,不過看他們模樣,應當是能夠作主的,因此他大叫起來。

    趙和瞄了他一眼,莎車話與于闐話差別不是太大,他勉強能夠聽懂一些,然后看了看身邊的一位譯官,這位譯官立刻道“他說他有重大消息。”

    “我是莎車王康彥,我知道犬戎人的虛實!”康彥又叫了起來。

    伊屠智鼻青臉腫縮在一邊,此時聽到康彥的喊聲,頓時急了,瞪著眼睛大叫“康彥,你瘋了嗎,你真的想要莎車被滅國?”

    “我正是不想莎車被滅國,我才要把消息稟報給大秦!”康彥對他怒目而視,恨不得伸腳去踹他一下。

    “什么消息?”趙和不以為意地道。

    康彥咳了一聲“請問貴人是誰?”

    “我叫趙和,大秦赤縣侯。”趙和道。

    當譯官將趙和的話翻譯過去之后,康彥的呼吸猛然停了一下,眼睛瞪得溜圓。就是伊屠智,也不禁抬起頭,深深看了趙和一眼。

    如今趙和在西域,已經成了一個傳奇人物。

    他三十六人破犬戎五百人,智奪于闐,勇服銀城,如今又襲破西域諸國聯軍……這些事情,換作任何一個西域人來做成,那都是足以傳唱千年變成史詩的功績。

    但是,這個趙和,卻這般年輕!

    看模樣……這有二十歲么?

    康彥愣了好一會兒,才下拜行禮“我原本以為大秦派來的是位軍中宿將,才能輕易征服于闐,擊敗我等,現在看來,莫非是老天護佑大秦,所以降下赤縣侯這樣的年輕英杰?”

    這番馬屁拍得,既捧了大秦,又吹了趙和。旁邊的伊屠智卻有些不服氣,嘟囔著說道“我們胡戎大單于,今年也不過是二十八歲,我們金策單于,才二十四歲,已經滅國無數,殺敵無數!”

    趙和召集對犬戎語倒是比西域語更通一些,聽得伊屠智這番話,他也有些訝然“犬戎大單于與金策單于這么年輕?”

    有關犬戎王庭的事情,這些年來大秦一直缺乏重要情報,如今從這個伊屠智口中得知兩位單于年紀,這也是了不起的收獲了。若真如他所言,那么犬戎大單于與金策單于,都是大秦退出西域之后才成長起來的一代人,難怪他們對大秦少有敬畏了。

    “我是一個字都不會回答你的!”伊屠智自知失言,瞪著眼睛叫道。

    趙和一笑,然后看向康彥“不必拍馬屁了,告訴我有價值的東西!”

    “我愿意遣使入咸陽,以我的長子為使者,去咸陽學習大秦典章制度,并且,我會立長子為繼承人。”康彥又伏身拜倒道“我請大秦授我印綬,莎車自此為大秦藩屬,大秦之意志,便是對莎車之命令……”

    他嘰哩咕嚕說了一堆話,這次趙和聽得有些勉強了。等譯官翻譯完畢之后,趙和皺了一下眉,面無表情地道“你倒會打算盤,莎車還能不能存在,在大秦天子一念之間……如果你想說的還是這些廢話,那就先帶下去吧!”

    康彥這一堆話看似向大秦表達投誠之意,但是說來說去,無非就是請趙和饒他一條性命,放他回去繼續當這個莎車王。可是趙和既然能動一個于闐王,就不能動一個莎車王嗎?以莎車目前的情形,趙和相信,有的是貴人愿賣身投靠,而且賣得價格一個比一個更賤。

    “呃……”康彥聽完譯官的轉譯,背上的汗水直冒,他頓了一頓“我知道犬戎的虛實……”

    “你什么都不知道,如今在數個關口,都被我大軍控制,你們什么都不會知道!”伊屠智又叫了起來。

    “我可以從你那里試探出來,比如說,我知道犬戎大單于的王庭,如今并不在西域,他應該在金山以西甚至更遠之處,距離于闐,應該有兩到三個月的路程!”

    康彥盯著伊屠智,這番話說出來之后,伊屠智頓時呆住,好一會兒才喃喃道“你……你收買了我的隨從?”

    “正是。”康彥得意洋洋。

    伊屠智只覺得自己的胸口發悶,他自己嘴緊,也再三交待了隨從們要關緊嘴巴,但架不住莎車人用美酒與美色去撬。不過他旋即定下神來“那又怎么樣,那些隨從都是我招募來的,他們根本不知道什么情況!”

    “我還知道,犬戎大單于駐于極西之地,為的是與強敵交戰!”康彥又道“他連年自左部抽調精銳,如今已經有三年了!這些被抽調之人,都沒有回到左部!”

    犬戎說是一個國家,還不如說是一個游牧部落的聯合,為了便于管理,其將綿延萬里的草原為分左右二部,由諸單于率領,大單于則是名義上的共主。直到這一代大單于崛起,金策、銀簽、銅章三位單于才被扶持起來,成為各部之上的高層。但傳統上的左右二部,并沒有就此徹底廢除。西域諸國的左右二將制度,其實就是模仿犬戎的左右二部。

    康彥說到這里,趙和的興趣果然被吸引過來“三年……也就是說,兩年多前犬戎大舉入侵大秦時,其實就在不停地抽調左部之人,難怪那次入侵,我總覺得有些虎頭蛇尾了。”

    “強敵太過厲害,所以犬戎才劫掠大秦,以圖軍資,另外,他們也增加了西域諸國的貢賦,逼迫我們交納兩倍于前的貢品。于闐王之所以想要與大秦和親,其實也是被犬戎的征貢要求逼迫得無路可走,我之所以組成這九國聯軍,也是犬戎逼迫……”康彥又道。

    他又是乘機為自己撇清了,趙和聽得懂,伊屠智也聽得明白。趙和沒有回應,伊屠智先叫了起來“明明是你自己想要成為西域的霸主,你的心思,誰不知道!”

    “如果就只有這點東西,說實話,價值不大。”趙和緩緩說道。

    “還有,還有更重要的事情,據我所知,大秦的西域都護府,尚未滅絕!”康彥沉聲道“至少五年之前,沒有滅絕!”

    趙和愣了。

    此前他與石軒見到那些年號標記出現“錯誤”的銅錢,便懷疑西域都護府尚有殘余,而且這殘余應當還有點力量——否則完全沒有鑄幣的需要。現在這一猜測,在康彥口中得到了部分證實。

    伊屠智猛然沖過來,一頭向著康彥撞過去,卻被樊令一腳踹翻在地。

    “你胡說八道,西域都護府二十年前就被滅了,哈哈哈哈……”伊屠智叫道。

    康彥看著他,露出一個奇怪的表情“你知道我想要成為西域的霸主,那么你想想,我成為西域的霸主,在大秦回來之前,最大的敵人會是誰?”

    “自然是于闐……呃?”伊屠智正要譏諷幾句,但說到這時,他卻愣住了。

    于闐王尉遲謹極為庸碌,根本不是康彥的對手,若不是犬戎明里暗里的支持,莎車早就打敗于闐了。

    那么康彥想成為西域霸主,在大秦返回之前,最大的敵人……反倒是犬戎!

    “看來你想明白了,我最大的敵人,就是你們犬戎,所以我怎么會不想辦法了解一下犬戎的虛實呢?五年多,不,六年前,我化妝之后,潛入北疆,與大宛人接觸,得知你們雖然攻下了西域都護府治所,但還有大批秦人結城自守……他們的堅持,持續了許多年,直到五年前,他們還在堅持!”

    。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