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帝國星穹 > 七六、信眾智深

七六、信眾智深

 熱門推薦:
    

    石軒對著這些奴隸士兵,許久都沒有說出話來。

    

    參觀完畢之后,他與趙和回城,一路也是沉默不語,良久之后他才道“我只以為赤縣侯要重建西域都護府,現在看來,赤縣侯所欲,比我所想還要更大。”

    

    “那是自然,只是西域都護,太仰賴于朝中支援,一但朝中不支援,那么西域都護便成了無根之木、無源之水。”趙和嘆息道“我終究希望,這片疆土真正歸屬于大秦,如今暫且借西域都護之名,二十年三十年后,則可以改用郡縣。”

    

    “如此一來,四方皆敵啊,赤縣侯,你原本可以選擇更容易的道路。”

    

    “世人皆愛易,我獨取其難。”趙和一笑。

    

    石軒停住腳步“為何如此,徐徐圖之,豈不更好?”

    

    “因為唯有如此,才讓我覺得我自己是存在的,我存在在于大秦,而不是銅宮。”趙和坦然道。

    

    石軒抿住嘴。

    

    每當他認為自己對趙和認知得很深之時,趙和總又會表露出新的一面,讓他意識到自己面對的不是一個紙上的單純人物,而是一個經歷極奇、思維極復的人物。

    

    沒有親人,沒有家族,不知從何而來,所以才拼了命也要掌握往何而去嗎?

    

    停了一下思緒之后,石軒才沉聲道“這些兵士離成為真正可用之軍,還差……”

    

    他話聲還沒有落下,便聽到鐺的一聲鑼響。

    

    緊接著,他們面前嘈雜起來,卻是一座浮圖寺中敲響了鑼聲,那些善良信女,紛紛向寺內涌入,一時之間,人頭攢動,就連他們也被裹挾著向寺內行去。

    

    他們出來身邊少不得護衛,但這些篤信浮圖的人可不管這么多。等他們也隨著人潮一起涌入寺中之后,那些護衛才算是保護著他們站定。

    

    一個浮圖僧走了出來,手中錫杖舉起,重重往地上一頓。

    

    錫杖上的銅環發出叮叮當當的聲響,涌入其中的善男信女們安靜下來。

    

    “今日有法事?”趙和算是了解浮圖教的,悄然問道。

    

    旁邊的一個于闐人看了他一眼,雖然認出他是秦人,卻不知道這個年紀輕輕的少年就是秦人的首領之一,因此坦然相告“紅衣師為前王做超度。”

    

    “前王?”

    

    “就是于闐王。”那信徒看了趙和一眼,見到他身邊只有十余名護衛,倒是不怕。

    

    “哦?”趙和攔住臉色微變的石軒,笑瞇瞇地點頭。

    

    他知道已經死了的于闐王倒是個信徒,每年向寺廟捐獻無度,于闐浮圖教如此興盛,與他的大力支持很有關系。

    

    接下來的法事與大秦浮圖僧所做法事頗有不同,看起來浮圖教傳入各地之后,根據各地的不同情況也有些變化,難怪此教能夠因地制宜,所到之處都能夠融入其中。

    

    所謂的紅衣師是位穿著紅衣戴著紅帽的浮圖僧,倒是于闐本地人,他在法事之中,不斷講述那個死去的于闐王是如何虔誠,為浮圖教做了多少善事,還聲稱于闐王雖然已死,但其神魂卻西去天竺,往生于浮圖蓮國之中,得大自在、大不朽,享無量福、無量壽。趙和聽得自然是噗之以鼻——他可是與來自天竺的鳩摩什有過非常深入的交談,知道天竺的情形,那里連想喝上干凈點的水都困難,而且浮圖教本身在那里也受到了極大挑戰,梵天教占據絕對優勢。哪怕于闐王真能轉生至天竺,只怕也是底層受苦的命。

    

    不過于闐東城中的這些信徒,倒是信這個。

    

    若只是如此,趙和自然不會在意,但說到后來,那位紅衣師又提起現在的于闐來。

    

    “女子為王,豈為正道?況且不禮敬浮圖,苛待信眾,其治豈能長久?倒行逆施,為孽不少,業力深重,必有后患。諸善男子,諸善女子,當自省自戒,不可與之往來!”

    

    紅衣師說到這里,目光穿過人群,竟然直接看在了趙和身上。

    

    眾信徒也同樣向趙和望來,一個個目光之中,頗為不善。

    

    趙和與石軒對望一眼,神情不免訝然。

    

    在于闐貴人們都已經閉口不出聲的今天,在這于闐東城之中,竟然還有反對清河的聲音,而且這段話語,分明是挑動于闐人不與清河的女王政權合作,雖然沒有直接反抗,卻也與反抗相差無幾了。

    

    這浮圖僧的膽子可真不小!

    

    趙和笑了一聲“紅衣師望著我,不知是何意啊?”

    

    那紅衣僧見他面對數百信徒,竟然絲毫不懼,反而反問他是何意,也是一愣。

    

    他同樣沒有認出趙和身份,只是知道這是秦人,因此想要借助信徒人多勢眾的優勢,向趙和施加壓力罷了。

    

    此時趙和一副滿不在乎的模樣,他心念一轉,便沉聲道“我觀閣下,也是秦人,回去之后,當向秦人公主、大使勸說,勸其向善,莫要再倒行逆施才對!”

    

    “沒問題,我可以將紅衣師的話轉述給女王、大使,只不過紅衣師所稱的倒行逆施又是何事?”趙和說道這,還做了一個手勢,正是浮圖教徒行禮的姿態“我在大秦,曾拜在鳩摩什上師座下,與蓮玉生為同門,不知紅衣師可知這二位?”

    

    “鳩摩什上師?”紅衣僧肅然起敬“原來也是信眾,鳩摩什上師乃是貧僧師叔。”

    

    這么一說,那紅衣僧的神態稍緩,而眾多信徒的敵視目光也稍退。

    

    趙和對自己借助鳩摩什之名絲毫沒有什么愧疚,反正這浮圖僧試圖謀反,已經放火燒死了自己。他一臉驚喜模樣,與那紅衣師又聊了一些鳩摩什的事情,紅衣師發現趙和是真的很熟悉鳩摩什,心中就更為相信他的話了。

    

    倒是石軒,一直用一種鄙夷的目光看著他。

    

    紅衣僧讓趙和留下來,等信眾散去之后,他邀趙和到寺后談話。見周圍沒有別人,他立刻問道“這位師弟,不知如何稱呼?”

    

    趙和笑道“鳩摩什上師給我取了法名,喚為智深。”

    

    “智深?”紅衣僧肅然道“上師對師弟寄予厚望啊。”

    

    “不敢,不敢,我此次西行,也與上師有些關系,但上師倒沒有和我說起,在這邊還有師兄。”趙和道。

    

    紅衣僧原本想問趙和為何沒有攜帶鳩摩什的信件,聽到這話愣了一下,然后面色稍稍有些愧然“傳道多年,無所成就,上師不向師弟提起,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上師倒是送了這個給我。”趙和知道僅憑此還不足以讓紅衣僧失去警惕,便又拿出一個小盒子。

    

    這是蓮玉生離開之時所送,一直被他隨身攜帶,里面藏有一塊星星鐵。這盒子一拿出來,紅衣僧肅然而立,向盒子施禮,然后又向趙和行禮“原來師弟竟然是上師屬意的金剛護法,難怪,難怪。”

    

    他顯然是知道這盒子的,而且還知道鳩摩什將這盒子會贈給極為重要之人。

    

    趙和收好盒子,然后徐徐道“我隨秦使來西域,經營于闐,不僅此身安危與秦使為一體,這也是鳩摩什上師建地上浮圖之國的重要一步,卻不知為何紅衣師對此頗有不滿?”

    

    紅衣師面色有些尷尬。

    

    他此前借助法事之名,明里暗里挑動于闐人實行不合作,卻不曾想,他不合作的對象竟然與浮圖教也有關系。

    

    他猶豫了一下道“一來是因為秦使來后,從不禮敬浮圖,因此我擔憂浮圖教受損。二來嘛,這也是有人,呃,有人請托。”

    

    趙和與石軒交換了一下眼神,趙和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

    

    “既是如此,我令人請秦國大使來。”趙和對紅衣師道。

    

    “師弟果然可以直接聯絡到秦人大使?”紅衣師頓時一喜“若是如此,師弟能否美言,請秦國女王大使照顧我浮圖教一二?”

    

    趙和正色道“那是自然,紅衣師放心,我胳膊肘不會往外拐,能照顧浮圖教的,當然要照顧。此前紅衣師擔心浮圖教受損,不知所憂為何啊?”

    

    紅衣師所擔憂的也很簡單,當初于闐王許了浮圖教諸多特權,比如不須納稅,比如將于闐王室收入中的一部分捐獻給浮圖教,再比如說允許浮圖教經營一些產業。但是清河為女王之后,所有這些特權都被取消,趙和征奴隸時將浮圖寺里的奴隸也盡數征走,這些事情都讓紅衣師覺得浮圖教的利益受損了。

    

    當然,現在紅衣師的想法又不同了。

    

    若是真能通過趙和與秦國大使和現在的清河女王搭上關系,重新恢復浮圖教的特權,所有的利益自然會回來,甚至浮圖教可以在這一輪的利益分配中獲取更多的好處。

    

    當然,這前提是眼前這位智深在女王與大使面前有足夠的份量。

    

    紅衣師開始試探趙和的份量,趙和打了個哈哈,然后招來姬北“你去將石大使、趙副使請來,記得說清楚這里的事情。”

    

    姬北目光在趙和與石軒面上一掃而過,然后行禮而去。

    

    紅衣師見趙和真的請兩位秦人最重要的使者來,面上浮起一絲笑意,看來這位智深在秦人當中的地位還真不低,否則哪能如此!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