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帝國星穹 > 六三、糾糾老秦

六三、糾糾老秦

 熱門推薦:
    

    石軒的想法很簡單,既然不能阻止趙和,那么就想辦法配合他能夠把事情做得更順利更漂亮。這不僅關系到事后自己有沒有功勞的問題,更關系到自己的性命安危。

    

    趙和有些訝然地看著他,想起這一路上石軒的表現,當即笑道“石大使雖是因人成事者,但能夠做到因人,也是本領……既然如此,石大使,就拜托你為我們打掩護,我們三十六人,待得夜幕初降就會出營!”

    

    石軒想了想道“如何出營?”

    

    “我們收買了一名于闐小吏。”趙和道。

    

    石軒點了點頭,但旋即搖頭“區區小吏,未必穩妥,我有一計……對面的于闐營中領兵之人,乃是于闐左騎君,這幾天我也與他混熟了,我們以公主今日得聞歌舞,心中喜悅,欲賞軍士為名,將他邀來,然后兩部聯歡……多置歌舞酒肉,彼時局面必然混亂,赤縣侯便可以乘機離營了。”

    

    他這一招更好,趙和當即同意。兩人連袂來見清河公主,說起賞賜之事,清河訝然看了二人一眼,然后對石軒道“石大使,你且先出去,我有幾句話要與赤縣侯說。”

    

    石軒心中一動,不過沒有敢細想,只能退了出來。

    

    好在帳中還有侍劍、王鹿鳴等,他倒不至于懷疑清河與趙和會有什么私情——若有私情,只怕陳殤第一個就要與趙和翻臉。

    

    石軒在外胡思亂想了好一會兒,便見趙和苦笑著出來,他迎上去問道“公主說什么了?”

    

    趙和一攤手“公主說,石大使是實在人,做事向來有板有眼,這突然要賞賜于闐軍士,顯然不是石大使的主意。因此她要問我,究竟要做什么,是不是瞞著石大使又有什么壞主意。”

    

    石軒頓時一樂“公主慧眼如炬!”

    

    “如炬個啥!為何在公主眼中,你這出主意的反倒是好人,我這個只是陪你來的卻成了滿肚子壞水的人物!”趙和呸了一聲道。

    

    石軒知道他與清河公主關系非同一般,便又問道“公主可是應允了?”

    

    “允了,公主答應親自出面。”趙和道。

    

    石轉默然了好一會兒,然后沉聲道“赤縣侯,一定要做成事,莫要……連累了公主!”

    

    趙和看了看他,這一次,沒有再接口。

    

    但事情卻往往出人意料,當消息傳到于闐人那邊之后,監視秦營的于闐左騎君先是滿口答應,還極為歡喜,但過了一會兒,卻又來說,不僅他們要加入,于闐王也要來。

    

    這讓趙和與石軒愣了起來。

    

    “可否以不合禮數來拒絕?”石軒道。

    

    趙和搖頭“連左騎君都能見,怎么能不見于闐王,拒絕的話,必然會引起懷疑……這個于闐王,他打的是什么主意,這段時間都挺老實的啊!”

    

    “聽左騎君的意思……于闐王聽說公主貌美,早想一見了。”石軒苦笑道。

    

    趙和冷哼了一聲,目中寒光閃動“事已至此,箭在弦上,不得不發,見就見吧,不過石大使,到時你需要護好公主,無論如何,要護好公主!”

    

    石軒點頭“放心,我必定做到,我可以死,公主不可出事!”

    

    兩人議定,分頭行事。待到傍晚時分,這邊果然點起了火堆,數頭羊駝被架上火堆烤制,還有美酒、佳肴接二連三端了過來。能歌善舞的于闐人一見此情形,便忍不住載歌載舞,不知哪里來的樂師們,也奏起了西域風韻的樂聲。

    

    半個時辰之后,酒尚未醉,人已熏然。

    

    連片的營地之中,唯一還保護安靜的,就是趙和這邊。他根據星空判斷時間差不多了,當即向眾人下令道“走!”

    

    眾人依言起身,雖然不少人面上還帶著緊張之色,卻沒有誰拖延。

    

    眾人悄然來到營后,在那里,尉遲謹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一般,團團轉了好一會兒,當見到這么多人時,整個人愣住了。

    

    “趙副使,你可沒說這么多人……”

    

    “休得嚷嚷,現在你把我們帶出去!”趙和沉聲道。

    

    “我可沒有答應帶這么多人……”尉遲謹急了,他確實與趙和相約,但一次性帶三十六人出去,他就算再蠢,也知道趙和是要出去搞事!

    

    錚!

    

    一柄短刀架在了尉遲謹的脖子上。

    

    “現在你答應了。”握著刀的馬定沉聲道,然后刀貼著尉遲謹的脖子緩緩下移,一直移到他腰腎之處,向前又是一頂。

    

    尉遲謹險些叫了出來,不過他總算明白,這個時候叫出來,不管趙和他們有沒有事,他自己是先死定了。

    

    “聽我的,有好處,不聽我的,當然也有壞處。”趙和笑吟吟道“你有本事帶幾個人出去,那帶幾十個人出去也沒有問題,你也知道,犬戎人想要我腦袋,我只是提前逃走罷了。”

    

    尉遲謹面皮都在抽抽,他心驚膽戰地道“趙副使,犬戎人是不是要殺你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只帶著這點人手,沒有任何補給,無論如何是逃不回大秦的啊……”

    

    “你只管帶我出營,至于逃不逃回去,那是我自家的事情。”趙和道。

    

    尉遲謹無奈之下,只得同意。

    

    有尉遲謹相助,再加上營地之中因為聯歡而一片混亂,眾人輕易就混了出去。尉遲謹將眾人送得稍遠,苦著臉告辭想要回去,卻被馬定又用刀逼住。

    

    那一瞬間,尉遲謹毛骨悚然,因為他感應到一種強烈的殺意。

    

    這個握刀頂著他的人,是真正對他動了殺機!

    

    趙和要逃走,殺了他,自然是最好的滅口方法!

    

    趙和卻擺了擺手,笑著對眾人道“我等今日之事,若無人親眼目睹,豈不少了一半威風,帶上他!”

    

    尉遲謹既感到莫名其妙,又覺得松了一口氣,雖然不曉得趙和此舉何意,但至少性命應當能保住。

    

    眾人帶著他默然前行,走著走著,尉遲謹意識到不對了“你們……你們走錯了,大秦當是往東去……”

    

    “往西也可以。”趙和道“我們所去之處,便是大秦!”

    

    尉遲謹打了個冷戰,突然間明白過來“不,不對,你們是要去犬戎人那里,你們要去殺犬戎人!”

    

    他聲音惶恐,不過總算還有幾分理智,聲音壓得低低的,不虞驚動遠方。

    

    此時天色已晚,外邊無人,他們只是借著星光趕路。不過若尉遲謹真高聲大叫,也會惹來麻煩。因此見他這么知機,趙和很是滿意“你這次說對了。”

    

    “你們這是送死,三十余人去殺三百犬戎?”尉遲謹哆嗦道“這是送死,送死……你們不知道犬戎人兇殘么?”

    

    陳殤在旁不耐煩地用劍柄敲了敲他的頭“你這次說錯了,你知道犬戎人兇殘,但你知道秦人的兇殘么?”

    

    尉遲謹回頭看著他,眨巴著眼睛,心里暗道“秦人兇殘,還能兇過犬戎?”

    

    不過他也知道,無論自己怎么說,這群膽大妄為的秦人,都不會放走他的。而且他若是說得多了,激怒了秦人,沒準趙和會改變主意,直接殺他滅口。

    

    他只能老老實實跟著,也不敢打別的主意。

    

    眾人在沉默中走了足足大半個時辰,尉遲謹漸漸又放下心來,因為秦人并沒有接近犬戎人的營地,而是順著小河向上游前行。

    

    他心里不禁又胡思亂想,難道趙和最初說的才是真話,他們真的是逃命,只不過為了防止追兵,所有故意不往東走,而是反向向西?

    

    不過當到了趙和原先預定之地時,眾人停了下來。

    

    “休息半個時辰,該吃吃,該喝喝。”戚虎說道。

    

    眾人開始休息,雖然沒有人著重甲,但普通甲衣也有十余斤,披著這些一路行來,眾人確實累了。他們脫下甲衣,在河邊吃喝,還有人給尉遲謹遞來食物,尉遲謹卻半點胃口都沒有。

    

    半個時辰他既想逃走,又想著趙和他們的真實用意,簡直如坐針氈一般。等半個時辰好不容易過去,趙和笑道“那個誰,委屈你一下了。”

    

    尉遲謹還沒有反應過來,雙手就被人粗魯地反扭過去,直接綁在了身后。

    

    不僅雙手,還有雙腳,同樣被綁住,然后縛在河邊一棵胡楊樹上。他連忙發問,只不過才問了一聲,就被一塊布將嘴巴堵住。

    

    趙和指了指犬戎人營地的方向,對尉遲謹道“好生看在那里。”

    

    尉遲謹心里茫然“那邊有何好看?”

    

    然后他發現,這些秦人抱著甲衣兵刃,趙和當先,開始下水淌河。

    

    于闐的小河河水并不算太深,最深處也就是到胸部罷了,趙和他們縮在河水之中,只露一個頭,緩緩向著下游而去。

    

    而犬戎人的營地,便在他們要去的方向!

    

    尉遲謹瞳孔猛然收縮,他在胡楊樹上掙扎了兩下。

    

    秦人副使說的竟然是真的,他剛才猜想的竟然是真的,他們竟然真要去襲擊犬戎人的使團!

    

    以三十六人,去襲擊近三百人的使團……這些秦人究竟是自信得過度,還是自大得發瘋?

    

    尉遲謹心里在震駭之余,也不禁生出一種奇怪的念頭來為何這些秦人,去冒這等奇險,卻沒有誰退縮畏懼?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