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帝國星穹 > 十五、雁門孫氏

十五、雁門孫氏

 熱門推薦:
    大將軍公署。

    “近日咸陽城中的傳言,似乎對趙和、陳殤聲望不利啊。”

    “陳殤有何聲望,至于赤縣侯……呵呵。”

    耳畔傳來議論聲,雖然說話者有意將之壓得很小,但是俞龍還是聽得清清楚楚。他皺了一下眉,將手中的公文放在了案幾之上,然后呆呆地望著墻壁出神。

    在墻壁之上,掛著一幅大的地圖。

    這幅地圖并非朝廷所制,而是俞龍利用自己在太學和大將軍府的關系,翻閱了諸多檔案之后,再由他自己親手繪制而成。整張地圖足足占據了半面墻,將大秦的疆域與周邊勢力盡數繪于其上。

    南方的南越、西南的侗蠻、西面的番羌,還有橫亙于大秦北方,綿延萬里掌控無數部族的犬戎。

    犬戎本身的人力就不少,再加之控制了奚、鮮卑、狄、匈奴、百濟等等諸多部族,從東北方一直到西北面,處處威脅著大秦的邊疆。而犬戎王帳則遠在杭愛山之北,烈武帝時曾經兩度攻破杭愛山,焚其王賬而還,但每次用不了多久,就會有新的王帳在杭愛山畔水草豐美之所建起。

    要對付犬戎,完全依靠大秦本身之力,明顯事倍而功半,相反,若是借助于邊疆諸勢力,則事半功倍。從這個角落來說,與于闐或者其余什么大勢力結盟,共同對付犬戎,確實是正確的選擇,也是大鴻臚寺能夠提出的最有利于大秦的建議。

    但結盟是結盟,和親是和親,更何況是這種被人欺上門來的和親……

    想到這里,俞龍眉頭又緊緊皺起。

    “卡卡卡!”

    他正尋思著破解邊疆困局之法,突然聽到門外有輕輕的敲擊之聲。

    俞龍抬頭望去,然后看到了陳殤與趙和二人。

    陳殤魂不守舍,這在俞龍意料之中,在得知清河主動和親之后,他基本上就一直是這模樣了。但趙和笑吟吟的神態,讓俞龍心中一動,趙和前幾日也是大發雷霆,怎么今日卻這么輕松?

    “事情解決了?”俞龍問道。

    趙和搖了搖頭“如何解決,如今我們要是阻止清河和親之事,幾乎就要成為大秦的罪人了……這幾天,那孫謝的名聲可真響啊。”

    俞龍默然了一下,然后緊緊盯著趙和,等他接下來的話。

    “為何這樣看我?”趙和看了看自己身身上“我身上沒有什么吧,橫之兄,幫我看看,我臉上是不是有什么臟的東西?”

    陳殤“哦”了一聲,看了看他的臉,然后小心翼翼地道“沒有。”

    “唔,我有些累了。”趙和又道。

    俞龍覺得莫名其妙,好端端說自己累了,趙和怎么變得這么矯情?

    然后他看到令他驚掉下巴的一幕陳殤走了過來,一把將他推開,然后搬了他剛剛坐的錦凳,端到了趙和身后。

    “請坐,請坐。”陳殤點頭哈腰,只差沒有跪在地上求趙和入座了。

    俞龍記得前些時日,兩人還打了一架,雖然那一架只是為了玩笑發泄,但二人心情確實是極不愉快。陳殤性子更是疏懶自矜,幾曾會這樣卑躬屈膝地對侍一人?

    “你們究竟在玩什么,趙和!”俞龍不耐煩地道。

    “住口,俞子云,你怎么敢如此對阿和說話,你要敬稱赤縣侯!”陳殤立刻向他喝斥道。

    俞龍眨巴了兩下眼睛,然后又挪了個椅子過來,自己坐下去,一言不發了。

    陳殤本來要等他發問的,可俞龍就是不發問,反把陳殤急得抓耳撓腮“你就不問問我們,為何我們現在這般輕松?”

    俞龍擺了擺手“懶得問。”

    “你不好奇?”陳殤道。

    俞龍噗的一聲冷笑“你二人一個狗膽包天,一個狗膽破天,湊到一起,準沒好事,所以我不問,怕問了又惹麻煩上身。”

    陳殤急了,上前一把摟住他“子云,你這可就不夠義氣了……我們可是要做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還需要你相助。”

    俞龍只是盯著他,不開口。陳殤摟著他,沒有明說,只是看向墻上的地圖“你這幅圖上,于闐在哪兒?”

    俞龍本來懶得理他的,但旋即想到了什么,眉頭越皺越緊,然后猛然把陳殤推開,身體向前一傾,對著趙和道“你……莫非瘋了?”

    趙和咧嘴笑了笑“這不走投無路么,自然要瘋上一回……你要不要一起瘋?”

    俞龍緊緊盯著他,兩人目光對視,趙和泰然自若。好一會兒之后,趙和指了指陳殤,然后苦笑起來“且不說小鹿鳴吧,要阻止這廝發瘋,唯一的辦法,就是我比他更瘋了。”

    俞龍當然知道,陳殤癡戀清河,為了清河,什么可怕的事情都有可能做出來。

    “而且,你不覺得,這是一個機會么?”趙和又道“甚至可以說,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他一邊說,也一邊看向地圖。

    俞龍目光同樣移到地圖上,然后從座位上起身,一步步走到地圖前。在他身后,陳殤乘機一屁股坐了他的椅子,向趙和擠眉弄眼,趙和撇了一下嘴。

    “子云,你還猶豫什么,這不就是你平生之志么,領數千精銳,焚杭愛山,勒石而還……”陳殤說道。

    俞龍在地圖前看了許久,然后轉身,略有些猶豫“你們真的要這樣做?”

    “無論你幫不幫忙,我們都要這樣做。”趙和伸出五個指頭“我這邊,已經有五人了。”

    他說的五人,是指隨他從齊郡而來的稷下劍士。他在咸陽城中閑居,那些護送他的稷下劍士,大多被他薦入軍中,但高凌與姬北和另外三人卻不愿意去別處任職,只想跟在他身側。

    “五個人……”俞龍啞然一笑,然后沉聲道“你且說說,你到底想做什么!”

    “當然是護送清河郡主前往于闐和親。”趙和道。

    俞龍雙拳緊緊一握,然后松開。

    哪怕這個答案是他早就猜到的,可從趙和嘴里說出來后,他仍然覺得全身發顫,不僅是緊張,更是激動。

    “你那邊五人,加上我們三,才八個。”俞龍又道。

    “我已經給碩夫和王佐寫了信,如無意外,他們也會參與,而且會帶人來。”趙和伸手指輕輕彈著案幾“你說吧,是一輩子與這案牘上的筆墨紙硯打交道,還是與我一起去做這足以快慰平生的大事!”

    俞龍將桌上的公文嘩一下全掀到了地上,然后伸出一指“如今只有一個問題了,我們如何能成為清河郡主護衛,特別是你與橫之,莫說天子與大將軍,上官丞相、李太尉那邊,怎么會允許你們參與?”

    “天子和李太尉那邊我來說服,大將軍那邊陳橫子拍了胸脯,至于別人,戚王佐、李碩夫應該能幫上忙。”趙和握了握拳頭“太學那邊的聲勢,就要靠你了。”

    俞龍點了點頭,然后又搖了搖頭“還缺點什么……”

    “還缺一個契機,這簡單,很快我們就會制造一個契機。”趙和與陳殤同時笑了起來。

    俞龍心一凜,覺得他們的笑容極是猙獰,好一會兒之后,他訝然道“你們是要……”

    “今日來和你打個招呼,然后我們二人就要去做此事了。”趙和站起身來,拂了拂衣裳。

    俞龍看到,他與陳殤外裳之下,都隱約露著皮甲。

    “你們……”俞龍吸了口冷氣。

    “萬事皆拜托你了。”趙和回頭一笑。

    俞龍跟在他們身后追了兩步,連喚幾聲,但這二人頭也不回,昂然出門。俞龍追到門外,發現他們已經乘馬離開大將軍公署,向著南面去了。

    俞龍忍不住罵了一聲,望著兩人的背影,稍稍停了片刻,然后轉過身,撒腿就往公署里跑。

    趙和與陳殤騎馬并未行多久。

    大將軍公署與丞相公署、太尉公署集中于永安宮外的一座坊中,自從咸陽之變后,大秦中樞的衙門便逐漸集中于此,以方便日常公務的處置。他們二人來到一座公署之前,兩人不約而同,抬頭望向公署大門前的匾額。

    “大鴻臚寺。”

    “阿和……且慢。”眼見趙和下了馬,陳殤突然攔住他。

    “怎么?”

    “我一人去做就行了……”陳殤沉聲說道“阿和,我很承你之情,但是這件事情,我一個人也可以完成……”

    “你錯了。”趙和慢條斯理地將馬拴在大鴻臚寺前的柳樹上“我今日來此,一是為了你,二么也是為我自己。”

    陳殤只道他說的是王鹿鳴,搖著頭道“我做了這事情,到時你跟我一起就是……”

    他話說到這,卻發覺趙和回過頭來看他,目光復雜,好一會兒之后,趙和才低聲道“橫之,你以為……若我不這樣做,天子與大將軍還會讓我活著離開咸陽城么?”

    陳殤本來神色就肅然,此刻聽到趙和的話,更是神情大變,幾乎失聲驚呼出來。

    好一會兒之后,他才喃喃道“天子、大將軍與你……”

    “他們對我當然是很好的,但前提是我要在他們眼皮之下,此前我在齊郡做得有些過火了,天子那邊尚好,大將軍那里……呵呵。”趙和拴好馬,輕輕拍了拍馬頭,然后悠悠地道“還記得白云觀的那局棋么,我若不跳出棋盤,這一輩子就只能當一枚棋子,任人擺布……”

    “還有隨時可能被犧牲掉。”趙和心中默默地補充了一句,但卻沒有說出聲來。

    。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