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帝國星穹 > 十、倆個蠢蛋

十、倆個蠢蛋

 熱門推薦:
    清河郡主府前。

    往日清河郡主府前總是訪客不斷,半個咸陽城的人都知道,這位郡主甚得天子與大將軍之愛,是咸陽城中少數能夠在天子與大將軍面前說得上話的人物之一。但今日,郡主府前卻是門庭冷落。

    就連為了迎接元宵而掛起的花燈,此時也顯得有些蕭瑟,根本烘托不出節日的氣氛來。

    陳殤呆呆地坐在門檻上,背后是緊閉著的大門。

    趙和與俞龍在稍遠處,兩人皺著眉。

    “若一直不肯見,就讓他這樣一直等下去?”俞龍向趙和問道。

    “那還能怎么辦,你又不是不知道這家伙的脾氣。”趙和嘆了口氣“他若是個聽人勸的,還會有今日?”

    俞龍也嘆了口氣。

    他們跑到郡主府來討要消息,但卻吃了個閉門羹,不但沒有見著清河,就連往日可以見到的侍劍,也沒有露個臉。門房就將陳殤攔了下來,陳殤也是個倔脾氣,干脆坐在了郡主府的門檻之上。

    如此僵持足有一個時辰了。

    趙和與俞龍只能在這里陪著他干等,不過他們不好跑到門檻上陪坐,因此只能在稍遠的地方望著。

    “要不你再去勸勸?”俞龍對趙和道。

    “你比我會說道理啊,該你去勸才對。”趙和道。

    俞龍聳了一下肩“道理好說,勸人卻難……我倒覺得,你這方面的心思比我要深遠,還是你去合適。”

    趙和又嘆了口氣,開始絞盡腦汁,想著如何去勸說。

    就在他準備舉步前去的時候,突然郡主府的門打開了。

    陳殤頓時跳起,還不待他說話,里面伸出一只手,請他入內,他顧不得趙和與俞龍,獨自進去。

    趙和俞龍又對望一眼,迅速奔向大門,但當他們到門前時,門砰的一聲又關上了。

    兩人鼻子險些被門撞扁。

    “開門開門!”俞龍敲著門叫道。

    “快開門,讓我們也進去!”趙和也道。

    但是里面并沒有理睬他們。

    兩人敲了好一會兒,也沒有任何回應,只能收住手。

    “至少不會有什么危險。”趙和寬慰道“清河郡主總不能因為陳殤喜歡她,就對陳殤動刀子吧?”

    “雖然不會動刀子,但比動刀子也輕不了多少,我結識橫之多年,他向來風流不羈,還從未對一個女子如此動情過!”俞龍皺眉“而且,此事情既然報到大將軍處,基本上就已經有了定論,就算郡主本人想要反悔,估計也難了。”

    趙和抿了一下唇“你覺得這真是郡主本人的意思?”

    “若非其本人之意,誰能逼她?”俞龍搖了搖頭“就算朝中真要遣人和親,也輪不得清河郡主,宗室之中有公主之爵又適齡未嫁者就有三位,郡主也有六位,若是加上縣主、宗女,三四十號人選總是有的……”

    “總之就是這和親之議不好。”趙和搖了搖頭“大秦疆域萬里,民眾數千萬,帶甲之士六七十萬!這么多人,卻要將北卻胡虜的責任,交給一介女子……我不知道你們是怎么想的,反正我就是覺得不妥。”

    俞龍沉默了會兒,然后也露出憤憤之色。

    對于一個有血性的男人來說,這確實是一種羞辱。

    “若是有機會,我會與大將軍說此事。”俞龍道。

    “我也會說此事……不要等有機會,回去之后,我就上表,大將軍和天子那邊都要說一說,就是清河不去,難道別人家的女兒,就不是大秦的女兒么?”趙和冷笑道“提此議者,為何不將自家女兒送出去……不對,他女兒也是無辜,他應當將自己送與胡戎,前去和親才對。”

    這話讓俞龍忍俊不禁起來。

    兩人又等了大半個時辰,終于聽到院子里有響動。

    緊接著,門栓的聲音響起,門被打開,陳殤慢悠悠地走了出來。

    陳殤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樣。

    趙和與俞龍將他一把扶住“怎么樣,你見到誰了,里面跟你說了什么?”

    陳殤搖搖晃晃跨出了門檻,里面送他出來的郡主府仆從立刻又將門砰的一聲關上。陳殤邁步向前走了幾步,突然一屁股坐在地上。

    他嚎啕大哭起來。

    趙和與俞龍兩人都是心急如焚,干脆將他架起“到底發生什么事情,你快說呀,說出來我們還可以幫你出出主意!”

    “是郡主……郡主本人之意……她意已決,不能更改……”陳殤頓足哭道“都是我不好,我沒有本事,若我早日封爵,有個關內侯的名號,我就可以正大光明向天子與大將軍求親,求賜婚……我早年太過荒唐,誤了大事,誤了郡主!”

    他這番話說得俞龍與趙和將勸說的言語都咽了回去。

    俞龍向趙和微微搖頭,嘴唇做了“沒救了”的口型。

    趙和則點了點頭。

    “你沒有勸她么?”聽陳殤反復念叨了幾遍之后,趙和忍不住道。

    “勸,我自然勸了,我跟她說,只要再給我兩年時間,我肯定能立功封侯,到時就可以風風光光娶她,可她只是嘆氣,說已經給了我兩年時間,她等不得了……我跟她說,若這是天子與大將軍的意思,我豁了性命,也要去求天子和大將軍改變成命,她卻怔怔落淚,說天子與大將軍都未逼迫她,是她自個兒覺得這樣做最好……我跟她說,那于闐國是什么狗屁地方,流沙之外,窮漠之中,人生地不熟,她一個人跑那里肯定會吃虧,僅言語不通就足以讓她寂寞至極,她卻說沒關系,她會將郡主府上下都帶過去,侍劍與鹿鳴會陪她說話……”

    最初陳殤念叨之時,趙和還只是微微搖頭,但當聽到末了一句,清河準備將侍劍與鹿鳴都帶去時,他的臉色頓時變了。

    “等一會兒,她說什么,她還要帶鹿鳴去于闐?”趙和一把抓住了陳殤的肩膀,眼中閃過暴戾之色。

    陳殤怔怔看著他,嗚嗚哭道“是啊,她要帶去……”

    “我呸,她自家想要和親,自個兒去就行了,為何還要帶鹿鳴去那鳥不拉屎的地方?她瘋了還是魔癥了?自己想要吃苦便罷,干嘛還要禍害鹿鳴?”趙和暴中如雷,破口大罵。

    陳殤立刻把他揪住“不許你罵她!”

    “我不但要罵她,還要罵她祖宗十八代!”趙和反手也揪住陳殤“你個蠢貨,為了她什么都不去想,鹿鳴才多大,憑什么隨他去那大漠之中吃沙子?”

    “清河堂堂郡主都能去得,憑什么你家鹿鳴就去不得?”陳殤也紅了眼睛。

    “她是自己蠢,找死怪得了誰……啊呀!”

    趙和說話間,陳殤毫不猶豫揮拳,給趙和眼眶就來了一下,趙和頭一揚,怒意上涌,立刻一記頭錘反撞過去。俞龍駭然將兩人分開時,兩人已經一個青了眼睛,一個鼻血長流,而且都怒目相視,一副要再打一場的模樣。

    “你們倆也真是,大伙是過了性命的交情,同生共死的兄弟,怎么為了倆個啥都不是的娘兒們自己打起來……啊喲!”

    俞龍那句“倆個啥都不是的娘兒們”才出口,陳殤與趙和憤怒的目光都轉向了他,他叫了一聲,向后退了步,擺出防御的姿勢后又道“難道你們還要為那倆娘兒們打我?”

    趙和怒氣沖沖,看著陳殤,又看了看俞龍,然后轉過身去“不行,我不能讓這瘋女人亂來,我要去阻止她!”

    他這會兒比起陳殤方才還要急,陳殤在背后想要罵他,卻被俞龍抱住“讓他去,若他能將這事情攪黃了,清河郡主不就不需要去和親了么?”

    陳殤心中一動,猶豫了一下道“你說他能攪黃此事么?”

    俞龍噗的一笑“你看吧,他從銅宮出來,到現在攪黃了多少人的好事,依我之見,待他回來之后,你最好向他賠禮,免得待你與清河郡主成親之日,他又攪了你的好事!”

    陳殤聞得此言,開始細細思索起來,越是仔細去想,他就越覺得心驚趙和被他從銅宮接出來之后,確實壞了不少人的好事,而且只要一攪動起來,就會鬧得驚天動地。

    他自己是咸陽四惡之首,可是論起攪事的本領,在趙和面前只能說是甘拜下風。

    這讓他不禁有些憂心,琢磨著是不是真找趙和道歉。俞龍見他情緒穩住,這才松了口氣,伸手抹了抹額頭的汗,心里暗暗罵道“倆個蠢蛋。”

    再看趙和,趙和在郡主府前連連敲門,里面應都不應,他二話不說,直接找了棵靠近院墻的樹,然后爬上樹,再從樹枝上翻過院墻,咚的一聲跳進了院墻之內。

    俞龍與陳殤對望了一眼,都有些期待。

    又是小半個時辰,郡主府的門打開,失魂落魄的趙和走了出來。在他身后,門砰的一聲緊緊關上。

    俞龍覺得這一幕很是熟悉,而陳殤已經忘了與趙和打架的事情,跑過去按住趙和的胳膊“如何,你有沒有勸服郡主,她有沒有改變心意?”

    趙和怔怔看著他,好一會兒,眼神渙散地道“這世上的女人,無論大的小的,是不是心思都讓人無法明白?你那郡主要死要活非要去和親,可鹿鳴這小丫頭為何也要死要活非得陪她去?”

    。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