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帝國星穹 > 八四、學宮生變

八四、學宮生變

 熱門推薦:
    徐鈺一直在盯著朱融。

    他沒有因為勝利來得輕易而放松警惕。

    他很清楚,這次勝利看似輕易,實際上卻有好幾個關鍵點,趙和為了布置此局,明顯也是絞盡腦汁,將所有能運用的力量都運用上了。

    象是從大將軍那里獲取援軍,能做得這么隱秘,不為朱融所知,背后肯定付出了不小的代價。

    再比如說逼迫他徐鈺反正,這個過程,其實也是極為兇險,稍有不慎,邁過了朱融的底線,朱融就會提前發動,而那樣的話,趙和根本沒有聚集足夠的力量與之抗衡。

    所以此戰之勝,并非朱融無能,實是趙和更勝一籌,再加上朱融的運氣也不好。

    因此徐鈺對朱融的一舉一動始終保持警惕,生怕在這最后關頭,被他又玩出什么變化來。

    朱融往劍上撞時,他就已經收劍了。

    朱融撞了個空,卻也從他的控制之下脫身,然后一催馬。

    他的座騎自然是極為精良,性格也比較溫順,被他催動之后,立刻向前奔起。

    目標卻不是逃走,而是仍然站在地上的趙和。

    雖然徐鈺回手就將朱融從馬上拽了下來,但那馬卻已經奔起,收不住腳,眼看就要撞在趙和身上。

    趙和身體在那瞬間微微晃動了一下。

    他以一只腳為軸,一個轉身,馬貼著他的身體沖了過去,所到之處,人們紛紛閃避。

    “啊!”見自己最后一擊也沒有起到效果,摔在地上的朱融以拳擂地。

    趙和似笑非笑地看了徐鈺一眼,徐鈺渾身一顫,臉色蒼白“赤縣侯,剛才絕非我有心之過……”

    “哦。”趙和回了一個字,然后大步上前,伸手拽住了朱融的胸襟。

    “都到這個地步,你還指望著什么,快快說出來吧,或許能給我一個驚喜呢。”他沉聲說道。

    今日的勝利雖然來得容易,但若以為這就是大獲全勝,那就大錯特錯了。

    朱融這一方,其實是有三個首領,一個是鳩摩什,他已經被引入了稷下學宮之中,應當玩不出什么花樣來;第二個是朱融,如今已經被控制住,同樣不能做出什么事情;但還有第三個管權——比起鳩摩什與朱融,趙和其實更忌憚這個管權。

    朱融與鳩摩什行事,還有些規律可以判斷,而這管權,不僅大膽,還很瘋狂,完全沒有底線。只要有機會,趙和會毫不猶豫將之殺死,絕對不給此人任何脫身的可能。

    因為若被此人脫身,必是無窮后患。

    朱融緊緊盯著他,然后帶著諷刺地笑了“我家人早就不在大秦境內了,我行此待事情,也早就將死生置之度外,我知道你想要什么,你有手段只管使出來吧,看看能不能從我嘴里問出管權的下落來!”

    趙和直起腰,搖了搖頭“從你嘴里問不出,還有人口里可以問出啊。”

    他目光在眾人面前掃了掃,周圍那些原本忠于朱融的人,如今都一個個瑟瑟發抖。

    “有誰知道管權在何處?”趙和問道“只要說出來,即便不能既往不究,總也可以換得個將功贖過。”

    那些朱融的親信幕僚們都沉默,好幾個人的目光瞟向徐鈺。徐鈺苦笑起來“朱郡守……朱融手下,與管權聯絡的一向是我,但自從上回管權失敗之后,他再來聯絡,便是派遣心腹直接與朱融本人,然后朱融再交待我,由我去與管權失散的手下聯絡。故此,想要知道管權下落,恐怕還唯有朱融。”

    “也沒有關系,你們這邊沒有人知道,鳩摩什那里總有人知曉,我去找鳩摩什。”趙和道。

    他才說出此話,便見有人騎馬疾馳而來“祭酒,祭酒何在!”

    趙和一揚眉,這人是從稷下學宮方向沖來的,看他模樣,氣急敗壞,肯定是稷下學宮那里出了問題。

    “讓他過來。”他吩咐道。

    來人正是姬北,因為李果的關系,所以他在稷下劍士里比較得趙和信任,也正是這個原因,危機之時,稷下學宮將他派來向趙和傳遞消息。

    “祭酒,方才在講道堂,鳩摩什突然發動,帶著六十四名僧人突襲北看臺,將山長和莊院正以及來學宮觀摩的諸多貴人名流盡皆擄作人質!”姬北顧不得在大眾場合,將事情說了出來。

    趙和眼睛頓時瞪了起來,他看了一眼身邊的曾燦,曾燦則是面色如土。

    趙和曾經吩咐讓他安排可靠人手,防止可能生出的意外,他也確實安排了,但卻沒有阻止意外發生!

    “這是怎么回事,我不是在論道壇那里安排了五百名劍士么,五百劍士還控制不住鳩摩什帶的六十四名浮圖僧?”曾燦急道。

    “方才這邊有廝殺之聲,眾人的注意力都在此處,所以一時不備,給鳩摩什所乘!”姬北也是一臉沮喪。

    這段時間以來,稷下學宮引以為傲的稷下劍士,可謂漏洞百出,已經出現了許多次嚴重失誤,細細究來,大家都失了顏面。

    趙和明白這其中關鍵之處,就是他為了保密,并沒有將鳩摩什可疑向所有人說明。

    他明白這一點,并不意味著他就能夠原諒在此事中出現疏忽的人。

    又看了一眼曾燦,曾燦當真是羞惱交加,將自己的帽子一摘,拔劍厲聲道“我去將人救下來。”

    他說完轉身,便想要去牽一匹馬,但隨即被人攔住。

    “你的劍術在稷下能排名第幾?”趙和冷冷地問道“你有本事在鳩摩什傷及人質之前,便一舉將他們盡數拿下么?”

    曾燦欲言又止。

    他的劍術根本不值一提,更別說是鳩摩什的對手。

    “行了,你最讓我失望的不是出現這樣的疏忽,而是出現錯誤之后試圖用更大的錯誤去彌補。”趙和哼了一聲。

    坐在地上的朱融發出嘿嘿的笑聲,笑聲越來越大,越來越刺耳。

    趙和睨視了他一眼“把他的豬嘴堵上,帶著他我們去見鳩摩什,我想他也很愿意與鳩摩什相見。”

    立刻有人來用破布堵上了朱融的嘴,朱融也不抵抗,只是眼中有著嘲弄的笑意。

    趙和沒有再理會他,在一個完全失去抵抗力的人身上逞威風,并不能解決他現在面臨的問題。

    “這邊我還是交給你,曾燦,不要再讓我失望了。”趙和輕輕拍了一下默然不語的曾燦“那些反正過來的郡兵,我全交給你,另外再給你二十人,我帶其余人手回稷下,你必須做到兩件事情,第一是看住他們,第二是盡量派使者出去,將朱融謀逆被擒的消息傳遍全城,令如今在城中的郡兵軍官都來郡守府報備。”

    “是。”曾燦此時身上再無一絲自負,他沉聲拱手。

    “我們走。”趙和看了一眼歷城,略一猶豫,又對曾燦交待“盡量維持好城中秩序,若有乘機作奸犯科者,當場斬殺,不須顧忌。”

    曾燦又應了一聲。

    趙和這才要來一匹馬,領著眾人向稷下學宮行去。

    在他背后,陳殤以手摸著下巴,看著他的背影若有所思。

    “如何?”李果低聲問道。

    “確實如你所言,咸陽之事,讓他變化很大……我只希望,他最終不要變成他自己原本討厭的那種人。”陳殤同樣低聲回道。

    說完之后,他看了看戚虎與俞龍,戚虎點頭,俞龍卻是默然不語。

    “子云,你怎么不說話?”陳殤問道。

    “在咸陽城的時候,有一回王夫子專門到了國子監尋我,說了些阿和的事情。”俞龍稍稍猶豫了一下“罷了,以后再說與你們聽,現在先幫他應付掉眼前的事情!”

    眾人跟在趙和身后,向著稷下學宮行去。俞龍雖然口中說先應付眼睛的事情,心里卻頗為不安。

    趙和確實與咸陽城中的趙和不一樣了,在咸陽城中的趙和,還有點少年味兒,但在這邊的趙和,根本不象是一個少年。

    這讓俞龍心中十分憂慮,王夫子曾經告訴過他一些話,那些話他當時并不理解,可是現在想來,王夫子另有所知。以趙和現在表露出來的脾氣,王夫子另有所指的秘密被揭穿之后……他還能保持對這個世界的善意嗎。

    就象剛才,趙和交待曾燦的事情,最重要的并不是保護好城中的百姓,而是控制住城中的軍隊……這不能說錯,但未免太過功利了些,這與俞龍此前認識的趙和,并不一樣。

    趙和不知道俞龍在后邊擔心,他現在全部心神,都在鳩摩什身上。

    這個天竺僧與朱融一樣,在齊郡的聲望非常好,與朱融又有區別的是,他的狂信者非常多,甚至連京城咸陽里都有人篤信于他。

    而且他個人的戰力極為出色,單手便能阻住樊令的人,估計就算是李果、陳殤他們,也在其人手中難以討好。所以此前趙和習慣使用的強襲敵人首領的戰術,在他身上恐怕是行不通的。

    “人質,鳩摩什。”趙和瞇著眼睛,心思百轉,卻怎么也想不到破局之法。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在他憂慮之中,稷下學宮,已經近在眼前。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