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帝國星穹 > 七四、且看手段

七四、且看手段

 熱門推薦:
    徐鈺極有些心神不寧。

    在管權出事之后,他便一直藏身于郡守府中,等閑不會出去,只是在那夜里出了門一趟,為管權傳遞幾句消息。

    今日聽到趙和帶著劍士來郡守府,他第一個念頭就是來抓自己的。

    不過郡守府畢竟是郡守府,數百郡兵在此護衛,除非趙和真的動用稷下劍士大舉進攻,否則他還算是安全。

    沒有任何有說服力的證據,趙和就運用全部稷下劍士攻打一郡郡守的衙署,這種事情哪怕趙和真瘋了,只怕也做不出來。

    但出乎徐鈺意料,前面鬧騰騰吵了許久,仍然沒有安靜下來,他遣人前去打聽,回來時只說趙和去而復返,朱郡守已經出來應付。

    緊接著又有差役回來說,雙方起了沖突,雖然沒有動用刀兵,但相互推搡。

    說完之后,那差役招呼人手,向著前邊過去,因為害怕真打起來,需要更多的人手。

    “不對,莫非趙和發現了什么,否則為何鬧得這模樣?”

    徐鈺心中的不安更加嚴重了,若不是周圍實在沒有什么安全的地方,他都想立刻離開郡守府。

    想到安全的地方,他心中又是一動。

    “不,倒是有一個地方很安全……歷城倉!”

    就在這時,他聽到外邊隱約有腳步聲,便開口問道:“前面如何了?”

    “還能如何,自然是……找到你了!”

    一個陌生的聲音響起,緊接著,那陌生的聲音帶著驚喜,向他直沖過來。

    徐鈺霍然站起,只見三個穿著差役服飾的人沖了進來,但這三人都極是眼生,他在郡守府從來不曾見到過。

    “你們是誰,來人!”

    徐鈺一聲大叫,但是前面的囂鬧之聲實在太吵,遠遠勝過他的聲音,所以他這叫聲,隔得遠了些便無人能夠聽見。

    偏偏現在后邊的人幾乎都被吸引到衙前去了,除了他這樣心懷鬼胎不敢前往的外,并沒有別的人。

    徐鈺想要拔劍,但那三人的身形非常快,已經沖到面前,一人將他牢牢抱住,另外有人直接勒住他的脖子。

    緊接著第三人就將繩索取了出來,把他手腳反綁了起來。

    “救命,救命!”徐鈺大叫道。

    然后大叫就變成了嗚嗚聲,一大團破布被塞入他的口中,他再也不能發出呼救之聲。

    再接著,一個巨大的口袋將他從頭到腳罩住,兩個人將口袋扎緊,把還在掙扎的徐鈺給抬了起來,而另外一人則開始收撿屋內的東西,凡是文檔盡皆帶走,打斗時弄翻的家什則又重新擺好。

    片刻之后,屋子里恢復如常,根本沒有曾經發生過擄人打斗的痕跡。

    那三人這才架起徐鈺,來到郡守府一處偏院,直接將徐鈺從墻頭扔過去。那邊撲嗵一聲響,緊接著有人低低的聲音響起,這三人不慌不忙,翻過院墻,與在外接應之人會合。

    “可以去通知赤縣侯,事情辦妥了。”有一人道。

    “嘿嘿,咱們當響馬的綁肉票慣了,沒想到今日跑到齊郡郡守府里綁了個人走,這件事情,乃翁我可以吹噓一輩子!”

    “若是將郡守也綁走,那才值得吹一輩子!”

    徐鈺雖然摔得七昏八素,口也被堵上了,但耳朵卻還能用,聽得那些人的對話,臉上頓時慘無人色。

    “趙和……趙和怎么知道我在郡守府,又怎么會來綁我,莫非他知道從我這能夠得到他想要的東西?”

    徐鈺竭力掙扎,希望能夠引起行人的注意,從而為自己爭來救援。但緊接著就覺得背上一痛,卻是被人用兵刃抽了一下。

    “這廝還有些不老實,塞進車子里吧。”

    “那是自然,都小心了,咱們快走。”

    那些響馬出身的綁匪動作極是麻利,他們是趙和從靡寶那兒借來的人手,便是為了討好靡寶,也不敢懈怠。徐鈺又掙了掙,很快就覺得自己被扔在了一處木板之上,緊接著有人一屁股坐在了自己的身上。

    “走吧!”

    他隱隱聽到這聲響。

    馬車迅速離開了郡守府,這邊有一個響馬沒有隨馬車走,而是來到郡守府前,裝作是看熱鬧的人,向里面比了一個手勢。

    趙和此時正隔著人群罵朱融,身邊有人扯了一下他的衣裳,他立刻會意,指著朱融叫道:“姓朱的,你給我小心了,我遲早還要來收拾你!”

    說完之后,他帶著稷下劍士退出官署大門,朱融站在臺階之上冷眼瞧著他,見他上馬似乎要離開,剛剛松了口氣,趙和突然又回過頭來,對著他一指:“過會我會再回來的!”

    朱融氣急。

    趙和帶著人揚長而去,朱融卻沒有急著回到后邊,否則趙和若真的再次回來,捉走他一個幕僚,那他這衙署用不了多久就會被捉空了。

    想到被捉走的幕僚,朱融心中一跳:“糟糕,忘了顧策了,快去,快來人去將顧策搶回來,若是對方膽敢阻攔,就給我打!”

    當下郡兵亂哄哄沖出去追趙和等,朱融有些焦急地等著,好一會兒之后,便見那名為顧策的幕僚被摻了回來。

    顧策一見朱融,便放聲大哭:“郡守,郡守,幾乎就不能再見到郡守了!”

    “趙和那賊子捉你做什么?”朱融問道。

    “那狗賊問我,郡守府中可有人與管權勾結盜走官倉和義倉的糧食!”顧策驚魂未定:“卑職說沒有,他便說卑職不老實,定然就是那勾結之人,要斬卑職以儆效尤!”

    “他只是嚇唬你。”朱融哼了一聲。

    見人搶了回來,他也懶得再說什么,如今處于非常之時,他要做的事情極多,今日被趙和一攪,已經誤了不少時間。

    “朱公,就這樣讓他如些猖獗下去?”那顧策心有不甘,同時也有幾分后怕:“若再這樣下去,用不了幾天,朱公幕下就無人可用了!”

    “自然不會,再忍一忍他,我自有處置。”朱融滿心不快地道。

    回到后院,朱融在書房中轉了轉,然后道:“來人!”

    有親信出來道:“郡守有何吩咐?”

    “把徐鈺叫來,我總覺得,趙和這次……可能另有打算,徐鈺與他打過交道,又向來關注他,或許能提醒我一聲。”

    那親信徑直來徐鈺這邊尋找,可這邊空落落的,哪里有徐鈺的身影。朱融接到回報之后,面色頓時一肅:“快派人去看看,趙和那邊……是否有徐鈺身影!”

    說完之后,他又補充道:“讓人盯著趙和,一定要找到徐鈺是否在他身邊,還有,徐鈺家里,也派人去看看,他有幾日沒有回去了,或許是回家了呢……”

    他這邊到處尋找徐鈺,那邊趙和大模大樣回到了稷下學宮。朱融派來的人當然沒有在他身邊看到徐鈺,因為徐鈺已經被送到了靡寶的家宅之中。

    趙和知道,稷下學宮名義上雖然在他掌握之中,但實際上卻和個篩子沒有什么區別,那暗中的兇手既然能夠弄死彭紳,沒準也能在這里弄死徐鈺。與學宮相比,反而是靡寶那里更為隱秘些。

    回到學宮不久,他就悄然來到了靡寶這邊。

    “情形如何?”見到靡寶,趙和立刻問道。

    “不太好,徐鈺那廝的嘴很硬,始終不承認與管權有勾結,只說自己認識管權,在酒樓中有過幾面之緣,但并無深交。”靡寶搖頭道。

    “上了刑?”

    “自然上了。”

    趙和點了點頭,隨著他一起走到了靡寶府邸的后方。

    “地牢?”

    當往地下走的時候,趙和看了一眼靡寶,神情似笑非笑。

    身為大戶人家,私造地牢,分明是違背大秦律的不法勾當。

    靡寶卻面不改色:“一處地窖,用為存一些糧食之類的東西,自然,也存了一點點銀錢……”

    他如此辯解,可趙和怎么也覺得這是一處地牢。

    比起稷下學宮的地牢,這地下空間更大,趙和不由想到管權的穎上堂,那里同樣有大片的地下空間,程慈與王五郎脫身,就是借助了這些地下秘道。

    不一會兒,他與靡寶來到了一處暗室之中。

    里面傳來痛苦的呼聲,當趙和他們的腳步聲驚動了里面的人后,里面呼聲稍停了一下,然后變得更大了。

    “吱呀!”

    門被推開,趙和便看到吊在半空中的徐鈺。

    此時徐鈺身上血跡斑斑,到處都是鞭笞的痕跡,看到趙和,他劇烈地掙扎了兩下,厲聲道:“趙祭酒,你私通響馬,綁架朝廷吏員,你該當何罪?”

    趙和站在他面前,靜靜看著他,過了一會兒,才開口道:“無論我該當何罪,你都看不到了。”

    “你……”

    “你有半個時辰的時間好生考慮,若不能給我滿意的回答,那你就可以去死了。”趙和淡漠地道。

    “你這是草菅人命,趙和,你不能這樣!”

    “聽聞你與公孫涼曾是好友,他也曾這樣對我說,然后就被我斬下了頭顱。”趙和說完之后,轉過身來,對靡寶道:“我在定陶時如何對付管虎,你還記得么?”

    靡寶眼睛一亮:“不錯,我怎么忘了這個!”

    “其實還有更殘忍的,你將我要的東西準備好,半個時辰之后,他若是不招,那么就可以用上那些東西了。”趙和道。

    被吊在半空中的徐鈺冷笑:“你盡管試試看,我倒要看看,你這狗賊,究竟有什么手段!”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