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帝國星穹 > 三五、所治實學

三五、所治實學

 熱門推薦:
    趙和此行帶的隨從確實不多。

    全部加起來,連男帶女,也不過是十人左右。

    圍過來的稷下學子見此情形,一時間不知該如何反駁趙和,便是人群中的曾燦,此時雖然雙眼發亮,卻也若有所思。

    “我來稷下學宮,并不想掀起血雨腥風,正如我來齊郡之前,如何知道義倉被盜賣,我在咸陽市井中為溫飽而奔波之時,哪里會想到接下來會發生如此多的動蕩不安?”趙和聲音轉沉:“在咸陽事變之中,有位夫子……這位夫子是我最敬之人,為我而死,我如何愿意咸陽城會有血雨腥風,會讓我所敬之人為我而死?”

    周圍已經是默然了。

    趙和徐徐舒了口氣,將那根伸出的手指縮了回來:“故此,現在還是回到了我自己說的那兩個理由,我不該誅殺稷下學宮學子,我不配為稷下學宮祭酒,對不對?”

    “對,你還算有自知之明。”有人在底下叫道。

    然后一群學子都帶著嘲意,看著趙和。

    孔鯽微微搖頭,他身邊一位學正上前,低聲道:“近來學子之中,風氣頗為浮躁,這等言語,看似討巧,實際上不過嘩眾取寵,此間事了之后,當治一治此風!”

    孔鯽點頭。

    他再抬頭看向趙和,神情有些復雜。

    趙和等周圍嘲笑之聲稍歇,然后繼續道:“那么我來問諸位一句,稷下學宮祭酒,其職責為何?”

    “學宮祭酒,乃是正學宮之風,肅學宮之紀,為學宮之率……你連祭酒職責都不知曉,還敢來當祭酒?”曾燦插口說道。

    “對,對,果然是不學無術之輩,連自己做什么事情都不知道!”

    “莫非你以為祭酒是在學宮里混日子的么?”

    趙和在人群中找到曾燦,向他伸手一指:“這位學子說得好,學宮祭酒,乃正學宮之風、肅學宮之紀、為學宮之率,至少在國子監中,祭酒的職責是這些。不過我方才看到稷下學宮這模樣,還以為稷下情形與國子監不同,這里的祭酒,就真的是在此喝喝酒混混日子呢……”

    有輕微的哄笑聲響起,然后許多學子七嘴八舌,開始調侃趙和,多有侮辱之語。孔鯽卻是面色鐵青,微微嘆了口氣。

    趙和本來是笑嘻嘻的,等周圍聲音再稍弱之后,他突然神情一變:“學宮祭酒的職權既然是正風肅紀為人表率,那么學宮祭酒誅殺一二有違學宮風紀、不顧學宮儀制、意欲敗壞學宮的不肖學子,有何不可?”

    此語一出,那些嘲弄之聲頓歇。

    “我誅之人,必有可死之處,你們不問我他們取死之因,卻揪著些末節不放,莫非你們覺得稷下學宮是可以是非不分的地方么?”趙和又問道。

    被他氣勢一壓,那些學子們的逆反之心又起,有人叫道:“若是名正言順的學宮祭酒依制懲處不良學子,我等自然心服口服,但你何人也,你這祭酒是怎么來的,自己心中就沒有點底數么?”

    周圍又是一片哄鬧之聲,不過原本在尋找機會的曾燦卻沒有加入。

    不但沒有加入,他眉頭微皺,還隱隱有些憂慮。

    “所以現在就只有一個問題,我配不配擔任學宮祭酒。”趙和待眾人稍安之后,徐徐說道:“你們覺得我不配擔任學宮祭酒……你們對我了解有多少,知道我師承何人,知道我所治何學,知道我所立何功,知道我所著何言么?”

    這一連四個“知道”,氣勢磅礴,轟然而出,讓周圍徹底安靜下來。

    片刻后,眼睛已經亮如晨星的舒含揚聲問道:“敢問趙……趙祭酒,你師承何人,所治何學,所立何功,所著何言?”

    趙和心中對這小子的好感又加了幾分,他微微凝眉,伸出五根手指:“你們可知,我自出世起便是銅宮之囚?”

    這一點,不少學子都知道,即便不知道的人,此刻也紛紛向左右打聽,因此沒多久眾人便知道了,站在這屋頂上的少年,身世之奇,遠超過他們的想象。

    而且人心惻隱,有些中立之人,未免就同情趙和起來。

    “或許諸位以為在銅宮之中是我之大不幸,以往我也是如此想的,但我出得銅宮,經歷的事情多了,反倒覺得,身為銅宮孤囚,是我的大幸運!為何如此,因為在銅宮之中,我有幸受教于五位老者,他們雖未正式收我為弟子,但我卻早就對他們執學生之禮。”

    趙和說到這,微微笑了起來,然后才繼續道:“所以我也是有師承的,只不過這五位的姓名,我在稷下不好說出來,怕你們因為罵我而去罵他們,有辱師門。”

    這話一出,底下一片絕倒。

    就連板著臉的孔鯽,此刻也嘴角稍稍上彎了一下。

    “拿師承來說事,算是什么,就好比是拿祖先功業說事,祖先功業那是祖先的本領,與后世子孫有什么關系?”趙和又說道:“諸位在此者,有哪位遇事都是報上師承,便可以將之解決的?”

    孔鯽微微嘆了口氣。

    旁邊那個中年學正又側過臉來,輕輕說了兩個字:“名家。”

    正是名家之技。

    那么多出自諸子百家的稷下學子,不知不覺之中,竟然被趙和以名家論辯演說之技所惑,竟然無一人能夠出來打斷他與他辯駁。

    “合同異派。”中年學正又道。

    孔鯽點頭表示認可。

    那邊趙和又道:“至于我所治何學……我所治者,實學!”

    此語一出,眾人都是愣住了。

    所謂所治何學,其實就是問他屬于諸子百家中的哪一學說門派。所謂百家自然是夸大之辭,可是如今還在流傳的學派近二十家是有的,但其中并無一家被稱為實學。

    趙和在屋頂上攤開手:“我方才不是說了,我有五位老師么,這五位老師有儒家,有道家,有名家,有農家還有雜家……五位老師各說各理,我覺得都有道理,但偏偏他們這些道理又有些地方相抵觸,我若在儒家老師面前說道家的道理,少不得要被痛毆一番,打著打著我就開竅了,五位老師,五派學說,不管多有道理,但對我來說有用才是道理!所以我治實學,百家之中,有用實在的便是我所治之學,那些虛妄的大道理我敬而遠之!”

    他這話說出來,中間又間雜著稷下學子們的竊笑之聲。

    稷下學宮兼容百家,雖然道、儒、法被認為是顯學,設有三大學正,但其余教諭、博士,各家各派皆有。有些稷下學子,所學不只一家,少不得因為各家之間的沖突而受老師責怪。

    但到他說出對虛妄的大道理敬而遠之時,那些竊笑的學子神情變得嚴肅起來。

    不少人干脆看向孔鯽。

    孔鯽面色如故,他旁邊另一位學正則哼了一聲:“終究還是雜家之說!”

    趙和也往這邊望了一眼,然后又道:“或許有人以為我這是用名家論辯之技,為雜家混雜之說作詭辯……我自己覺得并非如此,據我所知,稷下學宮教授得道理不少,但諸多學子,苦學多年,能實際用上的卻未必多。以此前死于定陶的那幾位為例,諸位應當聽說過,我曾面斥其人,并揚言要除其名!”

    稷下學子們立刻沉默了,隱隱有罵聲傳來。

    “斯人已逝,原不該再出惡言,但我以為,他們若能將所學轉化為實干,必不致此慘事——諸位以為他們是被火燒死的么,方才我去清泉寺,帶了杵作查驗尸體,他們口鼻之中并無灰燼,證明火起之時,他們就已經沒有了呼吸。他們是先被人所殺,然后再縱火,縱火者不過是偽造現場。此事若我不說破,在場諸君,無論是博士教諭,還是各位學子,有幾人能察之?”

    “數十近百人,一夜之間盡數為人擊殺,然后再縱火,唯有一人逃出性命,還已經半瘋半顛,指責我是兇手……諸位想想看,這兇手狡猾兇殘之余,其實也是死者,特別是這七位掌有職司握有權柄者缺少實干之才所致!”

    “牽強!”有一位學正心中惱怒,脫口說道。

    但是孔鯽深深瞪了他一眼,讓那位學正不得不放棄與趙和對辯的想法。

    孔鯽明白,趙和說的沒錯。

    兇手再強再陰險再兇惡,若是防守一方不露出致命漏洞,對方也不可能做到無聲無息殺死百人然后再縱火滅跡。

    齊郡守朱融這次從稷下征辟七人為掾吏去辦此事,孔鯽原本就不太看好,沒有想到的是,結果會比他此前想的還要凄慘。

    “至于我所立何功,莽山賊勾結奸人,夜入咸陽,我發現并求援,所活者數以千計;犬戎刺客潛身咸陽,圖謀不軌,為我所破,我親手斬殺者不下五人;公孫涼與前大宗正嬴迨、前御史大夫晁沖之等密謀,外結犬戎,內引山賊,做親痛仇快之事,又為我所破,我親手殺前大宗正嬴迨與公孫涼,這算不算我的功業?”

    趙和徐徐說起自己在咸陽城的經歷,這些學子們只是一知半曉,甚至相當多的人以為他只是一個靠著討好新帝而上去的幸進之臣,此時聽他用平淡的口吻說自己做過的事情,一個個不禁血脈賁張,對他的印象,也頗有改觀。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