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帝國星穹 > 十一、淮北靡氏

十一、淮北靡氏

 熱門推薦:
    那響馬到了董伯予七步處,猛然加速沖了過來,刀高高舉起,口中喊道“一介書生……”

    話尚未喊完,就看到董伯予向前邁步,身形極快,卟的一下,短戟刺入他的胸膛,然后另一只手揮盾,將尸體打翻在地。

    董伯予怒火翻騰的雙眸掃視四周,凜然道:“多年未曾出手,似乎有人忘了,二十年前的稷下十劍之中,董某排名第二,僅次于那個姓酈的怪物!”

    響馬們都是寂然無聲。

    剛才出來挑戰董伯予的那個響馬,在眾人當中都是排名前五的好手,可在董伯予面前,連一個照面都過不去!雖然有其輕視董伯予書生的原因在,可董伯予那一瞬間展露出來的戰力,足以震懾住別的響馬了。

    “箭!”一個響馬叫道。

    嗖嗖嗖!

    數枝箭從后射了過來,董伯予厲聲大喝,以盾護住要害,人猛然前沖,然后揮盾而擊。

    那個叫放箭的響馬被盾擊中面門,整個人倒飛出丈許,臉上血肉模糊。

    “還有誰?”董伯予看著人群中的那些箭手,冷聲喝問。

    響馬一時氣奪,

    董伯予乘機連退,退回到院門前。

    院前的地方并不大,擠進來的響馬只有二十余人,大多數都棄了馬步行。見他勇武,響馬的頭目們互相交換眼色,然后又有人下令:“一齊上!”

    原本他們還想活捉董伯予,畢竟有董伯予在,更容易獲得嬴祝的信任,可如今看來,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響馬們蜂擁而上,董伯予怒吼著再度舉盾揚戟。

    轟!

    眼看雙方要撞在一起,突然間外邊轟然一聲巨響。

    緊接著,驛館的一面院墻突然倒塌,三百名護軍出現在院墻之外,冰冷的兵器如山如林。

    “風!”

    趙和猛然揮手。

    及時趕到的護軍們扣動弩機,百余枝箭矢瞬間破空而來,將被他們突然出現震住的響馬們射成了刺猬。

    “大風!”趙和第二度揮手。

    那些覺察到不妙紛紛擁來的響馬,面對著的是第二輪弩矢,慘叫聲不絕于耳,在丟下二三十具尸體之后,他們紛紛狼狽后撤,逃出驛館之中。

    “追擊!”趙和又下達命令。

    除了十余名貼身護衛的軍士之外,其余護軍,包括樊令在內,都呼喝追襲去了。趙和自己提著劍,經過院前的空地,順手刺翻兩個只是受傷而未立刻死去的響馬,來到了董伯予面前。

    董伯予看著他,面無表情。

    趙和微微一笑,向他挑了一下拇指:“你做的不錯。”

    董伯予眼中怒火翻騰,突然間揚戟,似乎就要向趙和刺過來。

    但越和眼中諷刺之意是如此明顯,讓他強行控制住自己的怒意,哼了一聲,扔了戟盾,轉身回到院子之中。

    趙和跟在他的身后,也到了院子里。

    “臨淄王呢?”趙和緩緩道。

    “哼!”董伯予哼了一聲:“蕭由回來之前,休想要老夫將臨淄王交給你。”

    趙和示意了一下,兩個護軍沖入院后屋子中,四處搜索,好一會兒后出來,向趙和搖了搖頭。

    “臨淄王何在?”趙和有些驚訝,他揚眉又問。

    “你早就回來了對不對?”董伯予斜睨了他一眼:“你希望臨淄王投了響馬,好乘機置他于死地對不對?”

    趙和啞然一笑。

    董伯予太小看他了。

    “不曾想董先生拼死護衛的,竟然只是一個空空的院子。”他輕聲說道:“董先生之智,其實更在公孫涼之上,公孫涼只能算是有小聰明,董先生才是有大智慧。”

    董伯予沒有理他,只是眼中的怒火不見了。

    “董先生在我面前不必隱瞞,我其實對置臨淄王于死地并無多大興趣,我更感興趣的是剛才那些響馬,他們自私是公孫涼留下來的人,董先生信不信。”

    董伯予仍然是一語不發。

    趙和有些無奈,這個家伙又臭又硬,有如茅坑中的石頭,除非他自愿,否則不可能從他嘴里掏出話來。

    “不過,我倒是從今日之事中,看到了幾分公孫涼的影子,只是為了調開我們護軍,便縱火焚燒義倉,置數十萬上百萬人的性命于不顧。公孫涼在咸陽城中,便是如此行事,現在這幕后黑手在齊郡又是如此行事……董先生是有大聰明的,不與這種人攪在一處,最好不過。”

    趙和說完之后,也懶得理會董伯予,他扔下這家伙守著個空院子,然后從驛館中出來。

    此時響馬們已經被殺退,不僅是驛館之中,就是聚落內,響馬們也已經不多。在趙和的那輪突襲射擊中,大多數響馬頭目都被射死,少數的此刻指揮剩余響馬,紛紛退出了聚落。

    他們并不戀戰,縱馬疾馳,四散奔走,轉眼之間,便消失在夜幕之中。

    聚落之內,則哭聲不絕,一如咸陽城除夕之變后的豐裕坊。

    趙和站在高處,俯視著整個聚落,良久不語。

    沒有多久,東北方再度傳來馬蹄之聲,蕭由帶著大隊人馬趕了回來,唯有程慈,沒有隨他一起回定陶驛。

    見到聚落里的情形,蕭由面色未變,只是看到趙和陰沉著臉,他才揚了揚眉:“怎么了?”

    “沒什么。”趙和搖了搖頭。

    趙和心中有很不好的預感,定陶驛聚落里的哭聲,義倉的烈焰,都只是個開始。如果真如響馬們所說,他們是公孫涼留下的后手,那就意味著隨著他來到齊郡,這樣的事情,恐怕還會繼續發生。

    “你那邊呢,火沒炸滅?”他反問蕭由。

    “救不了,數十處火點同時起火,縱火者燒得極徹底,糧倉與草場都被燒了,派人入火場只是徒增傷亡。”蕭由搖了搖頭道。

    “賊子!”趙和恨恨地罵了一聲。

    他餓過肚子,知道對于百姓來說,糧食意味著什么。

    “確實。”蕭由已道。

    他們回到驛館之中,驛丞哭喪著臉正在那清點損失,而一度消失的臨淄王嬴祝,在這個時候被兩個健婦扶著,出現在他們面前。

    嬴祝看著他們二人的目光很是奇怪。

    趙和突然有了一個想法。

    第二日一大早,趙和來敲嬴祝的門。

    “你欲何為?”董伯予立刻披衣喝問。

    “昨夜那伙響馬,為了劫走臨淄王,燒掉了定陶義倉,這是齊郡十大糧倉之一。”趙和緩緩道:“董先生,還有臨淄王,可愿意一起去看看現場?”

    董伯予與嬴祝當然不愿意,但卻由不得他們。所以片刻之后,他們便乘在馬車之上,緩緩離開驛館。

    他們在離開定陶驛聚落之時,一大隊人馬與他們相向而來。這隊人馬足有百人,看到他們這有許多官兵,立刻避閃到道邊。

    “請問軍爺,你們是何方軍馬,哪位將主所屬?”避在道旁的人中,有一個拱手問道。

    “臨淄王護軍,護送臨淄王就封。”有軍士粗暴地喝道:“休要窺視,小心將爾等當作響馬探子捉了起來!”

    那出言相問的人連道不敢,然后迅速來到被他們護在中間的馬車之旁,低聲說了幾句之后,馬車簾子掀開,露出一張白白胖胖的臉來。

    這張臉十分生動,他打量了一下正在經過的部隊,似乎思忖了一下,然后迅速下得車。

    “諸位軍爺,不知誰是將主,在下徐郡靡寶,略備薄禮,以求勞軍。”他帶著笑,向著這邊連連拱手,雖然口里在問,可眼睛卻直接停在了蕭由與李果身上。

    蕭由眉頭微微皺了皺:“徐郡靡寶……可是淮北靡氏?”

    那自稱靡寶的人喜道:“不曾想我家之名也能入貴人之耳,寶不才,正是當代靡氏家主。”

    “哦,商家四姓,陶靡呂管,早有耳聞,況且我與你們靡家還有些小小的關聯,咸陽城東市慶益行,是你們靡家的產業吧,我族中有人,便是慶益行的行商。”蕭由笑吟吟地道。

    趙和咽了口口水,有些無奈地看著蕭由,這家伙又和人拉關系了。

    “正是正是,原來是行友……啊,瞧我這蠢人笨嘴,來人,快與這位官爺送上禮物,略備薄禮,不成敬意,只是為官爺隨從打賞所用。”靡寶拱了拱手,他身邊立刻有人托了盤子上前,在路旁直接掀開蓋在盤子上的錦綢。

    凡看到盤上之物者,盡皆倒吸了口氣。

    就算是趙和,看到盤子里金燦燦的一片,也不禁眼睛發了會直。

    盤子里全是細長細長的金條,若折成銀,不下千兩,而以銅錢計算,則是百萬錢。

    “嗯……這般打賞,蕭某可賞不起。”蕭由看著這個盤子,也是目馳神迷,好一會兒之后才笑著搖頭,但目光卻仍不離開那盤子。

    “官長既然聽說過我靡家之名,自然知道這對我家來說不算什么。”靡寶又拱手:“還請官爺給個面子,將其收下。”

    “我可不敢收,除非……你說明白來,你想要什么。”蕭由道。

    “呃……并無所求……”

    蕭由呵呵了兩聲,然后甩了甩鞭子,大軍繼續向前,將那靡寶與他的金條盤子晾在路邊,未曾理會他們。

    靡寶就站在那兒,也不著惱,只是看著大軍過去,若有所思,好一會兒之后,他回過頭來,笑瞇瞇地道:“你們先在驛館里休息休息,早些吃飽來,咱們今天要繼續趕路,每人的賞錢翻倍!”

    最初時他的隨從都嘆氣,但聽到賞錢加倍,頓時轉為歡呼。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