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帝國星穹 > 八六、梨花帶雨

八六、梨花帶雨

 熱門推薦:
    長樂宮勤政殿。

    此時不是上朝的時候,大殿之中極為安靜。嬴祝端坐在御座之上,臉上帶著不可遏制的笑容。

    與他一同在此的,只有兩個人。

    被他視為左膀右臂的董伯予與公孫涼。

    董伯予神情肅然,并沒有因為天子局勢的改變而有什么高興,公孫涼則雙眼微瞇,臉上也看不出什么喜色。

    “如今大勢在我,我事前就說過,無論嬴迨與晁沖之所為是否得手,五輔聯合鉗制天子之局都會被打破,只要利用得當,天子便可以在破局之后分得一部分權力。”公孫涼看著董伯予:“董先生,你現在還反對我之策么?”

    “我依然反對,你之計策,太過弄險,置天子于危地,實非人臣之應為!天子有大義的名份,原本不需如此急,徐徐圖之,三五年之后天子威信既立,五輔又已年邁,自然就會平穩交權,不必如此操切!”董伯予道。

    “曹猛廢立之意,早已有之,按董先生之說,那就是坐以待斃!”公孫涼道。

    “二位先生不必再爭,事已至此,我們大獲全勝,此前種種,便是對的。”嬴祝看到自己倚重的兩位似乎要爭吵,當即揮了揮手:“如今朕終于可以對軍國大事發聲,重臣中御史大夫之職也落到萬安之手,再得丞相與太尉之助,朕總算是略有自保之力,此事公孫先生功不可沒!”

    說完公孫涼,他又看向董伯予:“不過,若非董先生以獨尊儒術之說說動晁沖之,公孫先生之策也難施行,故此董先生也有大功。如今朕勢已成,接下來自然就不用太過弄險,可以依董先生之意,徐徐圖之了。”

    “陛下圣明!”董伯予與公孫涼都是躬身。

    就在這時,外邊傳來宦官的呼聲:“皇太后令旨,請天子至長信宮!”

    嬴祝眉頭一皺,旁邊的董伯予與公孫涼也同時沉下臉。

    這個時候,向來在長信宮中默不作聲的太后,怎么會請天子去?

    “不必理會!”公孫涼道。

    “畢竟是太后,若完全不理會……大將軍那邊恐怕會借機發難?”嬴祝卻有些猶豫。

    他好不容易得到的大好局面,不想因為這點小事而出現什么變化。

    “可以請丞相上官鴻相伴。”公孫涼心念一轉,微笑著道。

    無論太后有什么打算,只要丞相上官鴻在,她的打算就沒法實現。只要把這幾日熬過去,大將軍要率軍出征,那時朝堂之上就可以再有一些變化了。

    “先問問情形吧。”聽得公孫涼建議,董伯予卻又不得不慎重了。

    “問問太后究竟是為何要請天子入長信宮。”公孫涼也贊同,當下便向一個宦官示意。

    那宦官出去不久,匆匆又跑了回來:“聞得昨夜之事,太后驚怒,以為天子有失德之事,故遭此變。太后原本令天子去太廟向列祖列宗告罪,又念及如今諸事繁擾,不愿多生事端,便令天子去長信宮中蠶娘廟自省!”

    “蠶娘廟?”公孫涼眉頭緊皺起來,他隱約覺得有些不對之處。

    “原來如此……”董伯予卻釋然道。

    “董先生,這蠶娘廟可有什么典故?”公孫涼見他似乎對此有所知,便向他問道。

    “蠶娘廟,原本是蠶神娘娘廟,實際上是四世昭文皇帝為其母宣太后所立。昭文皇帝繼位時年少,性情暴烈,每有過錯,宣太后便令其跪于長信宮中。此后宣太后崩,昭文皇帝思念母親,乃于長信宮所跪之處立廟,因為不合禮制,便名為蠶神娘娘廟。”

    這種典故,飽學的董伯予信手拈來,公孫涼卻不知曉。聽他說完之后,公孫涼哂然一笑:“莫非這位曹太后也想學宣太后?”

    “她既然想要出口氣,就讓她出吧,請上官丞相陪朕去,想來上官丞相不會讓朕跪得太久。”嬴祝聽完之后,也是輕蔑地笑了一下。

    在嬴祝看來,這是大將軍失去對局勢的控制之后,讓女兒做的泄憤之舉。

    這不過是小事,無傷大局,既是如此,他再忍忍何妨。只要忍到大將軍出京,那么公孫涼自然會安排第二步。第二步走完之后,大將軍,還有這位長信宮的曹太后,就都不足為慮了。

    長信宮與長樂宮之間有夾道相通,嬴祝也懶得擺太大的儀仗,他派人去通知丞相上官鴻,上官鴻得知這個消息,匆匆趕來,滿臉都是無奈。

    “皇太后若是訓斥陛下,陛下先忍一忍,如今國事艱難,當大局為重,鎮之以靜。”他也沒有拐彎抹角,而是直接對嬴祝說道。

    “自然,天子為天下楷模,理當以孝為先,皇太后地位崇高,乃先帝元后,朕之皇母,朕如何敢不敬?”嬴祝一臉謙遜地道:“朕有失德之處,所以才有大宗正與御史大夫之變,皇太后要罰朕跪思過錯,那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陛下果然器量非凡。”上官鴻看了他一眼,笑瞇瞇地道:“想來不久之后,陛下親政,天下人都會知曉陛下之仁孝。”

    大秦宮禁制度并不是那么嚴苛,所以上官鴻以丞相之身,可以出入長信宮而無忌。不過當他到了長信宮,向里面通報自己隨天子到來,結果內宦很快前來傳皇太后的令旨:“讓天子獨自于蠶神廟跪思己過,太皇身體欠安,便不見丞相了。”

    這是他們意料之中的事情。

    到了蠶神廟前,上官鴻先自己進了廟,四處檢視之后,這才出來,笑著對嬴祝道:“還請陛下暫且受些委曲。”

    嬴祝點了點頭,大步踏進廟中。

    雖然只是長信宮中的一座廟宇,但這座蠶神娘娘廟相當壯觀,里面也有廟祝接待嬴祝,引著他四處看看,倒沒有催他去正殿里下跪。

    嬴祝轉了一圈之后,終于跨入正殿。

    廟祝在后告了聲罪:“陛下且于此自便,奴婢在外等候。”

    嬴祝明白,所謂的跪思己過,就是在這大殿之中了。

    他沒有急著跪下,而是背著手,緩緩觀察著四周。

    大殿中的蠶神娘娘像不知是用什么木料雕成,帶著一股異香,嬴祝從下往上望去,不由吃了一驚。

    因為這位蠶神娘娘像實在逼真,與一個真人沒有什么兩樣。

    他想起董伯予的介紹,這是按照宣太后的模樣雕成,但此像婀娜端莊,看上去不過二十幾歲,顯然所按照的模樣,是宣太后年輕之時,而不是她老年之際。

    嬴祝又看了神像兩眼,然后目光轉到了大殿兩邊的墻壁之上。

    墻壁上有精美的繪像,都是種桑、采葉、養蠶、繅絲的種種景像,還有不少字跡。嬴祝看到離他最近的字跡,不知是何人所書:“勞勞神農,乃有麥菽,祭之效之,百室盈粟;勞勞蠶花,乃有絹帛,祭之效之,百室盈衣。”

    嬴祝搖了搖頭,看到另一邊也有字跡,走過去細細一看,這又是一段不知何人寫的詩句:“眉如遠山,裙作霓裳,妖嬈娉婷,長伴君王。”

    這十六個字看下來,嬴祝頓時覺得不妥,這短詩中頗有調戲蠶神娘娘之意,是地地道道的浮浪之詩,怎么能出現在這里?

    嬴祝心中暗生怒意,再仔細一看,覺得那字跡頗有眼熟。

    他心中一動,旋即色變。

    “這……是我的字跡!”

    嬴祝轉身就要走,恰恰看到壁繪之旁放有筆墨,他毫不猶豫,伸手去抓筆墨,想要將墻上的字跡涂掉。

    但就在這時,他聽到有聲音道:“你要做什么?”

    嬴祝回頭一看,一個女子不知何時出現在他的身后。

    “你……”

    這女子的模樣有些熟悉,嬴祝驀然想起,這正是皇太后曹娥!

    雖然名義上他被過繼給去世了的孝沖皇帝,曹娥是他名義上的母親,但兩人只見過寥寥數次面,彼此也都以珠簾帷幕遮擋,所以他沒有第一時間認出來。

    “你這是做什么,無禮!”曹娥又尖聲叫起,上前來抓嬴祝的手。

    嬴祝慌忙要避,但曹娥一把將他的胳膊抱住,然后伸手在自己身上一撕。

    嘶啦!

    裂帛之聲響起,曹娥從胸前到袖口,衣裳被抽出一道長長的口子,曹娥半邊胸脯和一只如雪般的胳膊露了出來。

    嬴祝目瞪口呆,當場愣住。

    然后就聽到曹娥再度尖叫,這一次尖叫的聲音特別之響,幾乎將他的耳膜都震破!

    此時此刻,嬴祝哪里還不明白,自己已經陷入險境之中,他哪里還有空去涂掉墻上的字跡?

    他用力去推曹娥,轉身就想出大殿。

    曹娥從背后沖上來,將他手再次拉住,嬴祝又一次推她,曹娥整個人倒下,但抱著他的手不放。

    嬴祝被曹娥帶著也倒下,恰好摔在曹娥的身上。

    身后已經有急促的腳步聲傳來,嬴祝拼命掙扎,終于擺脫了曹娥,從地上爬了起來。

    但當他回頭時,所面對的,是丞相上官鴻等十余雙呆愣的眼睛。

    嬴祝回過頭,看了曹娥一眼。

    曹娥的眼中閃過一絲刻骨銘心的仇怨,然后,雙眼中淚水汩汩涌出,整個人也蜷成一團,縮在旁邊嗚咽去了。

    配著她怎么也遮掩不住的雪白肌膚,那悲悲切切的哭聲,當真如梨花帶雨一般。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