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帝國星穹 > 六八、好人太累

六八、好人太累

 熱門推薦:
    雖然趙吉熱情相邀,但是趙和還有自己的打算,他搖了搖頭:“我就不去了,你要去自己去就是。”

    趙吉有些發急,就在這時,突然聽到了一聲輕脆的聲音:“假惺惺做甚?”

    趙和愣了一下,回頭一看,街邊不知何時站著兩個人,再仔細打量,卻是女扮男裝的清河縣主與侍劍。

    看到趙和望過來,清河縣主微微一笑,邁步過來,柔聲道:“你既然與自己朋友如此要好,又不住在京中了,為何不將自己的宅子讓與他暫住?”

    她這話是對著趙吉說的,趙吉頓時面紅耳赤,抓耳撓腮了好一會兒:“好,阿吉,這段時間,你就住在我家,我吩咐家里的人,讓他們都聽你使喚!”

    趙和原本是想要婉拒的,可是聽到趙吉將家人交與他使喚,趙和心中一動。

    俞龍戚虎和李果都隨大軍出征,他身邊再無可用的人手,趙吉的家仆,身手也都不弱,只要聽他使喚,關鍵時候或許可以派上用場。

    再加上一個陳殤……唔,還有樊令,這都是他可以說得動的打手,然后有蕭由為他出謀劃策……

    想到這,趙和不再推辭,而是點頭道:“行,我就不與你客氣了。”

    趙吉大喜,連連拍著他的胳膊,親熱得不得了。旁邊的清河縣主微微笑了下,便帶著侍劍又向前,看方向,她們是想去王夫子家。

    趙和與趙吉約定,過會就到他家去,然后小跑了幾步,追上了清河縣主。

    “縣主是到王先生家去嗎?”

    清河縣主側臉看著趙和,目光流轉,眼波盈盈,然后笑道:“你追上來,是想和我說什么?”

    趙和猶豫了一下。

    “說起來,那日之事,我其實應當向你道歉,在那么多人面前騙了你,無論我本意如何,終究是利用了你。”清河劍眉微垂,然后向趙和拱手,象男人一般深揖了一下:“阿和,無論我本意如何,終究是利用了你,在此向你……道歉!”

    那天的事情,趙和確實有些不快,不過見她如此鄭重,而且重復了一遍,他心里的那點不快,便散去了大半。

    “反正對我沒有什么傷害,倒是攔住了溫舒對我施刑,我才要謝謝你呢。”趙和一邊說,一邊真心誠意地向清河也拱手作揖。

    他目光清澈,神態真誠,清和看了之后,抿嘴笑了一下:“其實我倒真希望……你是我的弟弟,可惜,我那弟弟沒有這個福氣。”

    趙和卻是一笑:“向我這樣活到這么大,也未必是什么福氣。”

    這話說得蒼涼,旁邊侍劍聽了眼中光芒閃動,險些就落淚下來,而清河更是垂首好一會兒,沒有再說話。

    “對了對了,我有一件事情,想要拜托縣主。”趙和自家有些不好意思,便岔開話題:“我追上來也是為了此事。”

    “你說。”好一會兒,清河緩緩道。

    “是這樣,縣主如果方便,能勸王夫子讓鹿鳴隨你一起去鄉下住段時日么?”趙和道。

    清河愣住了。

    好一會兒之后,她才訝異地打量著趙和:“你這是何意?”

    “大將軍出征之后,我擔心京中會有什么變動,我只是一個少年,勸不動王夫子,但縣主你是夫子的學生,請自家師妹去鄉下園子小住,夫子應當不會拒絕,最好連鹿鳴娘親都一起請去。”趙和誠懇地道:“便是縣主你也可以借這機會,到外邊去小住一段時間。”

    清河目光緊緊盯在趙和的身上,眼波變幻莫測。趙和被他看得莫名其妙,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臉:“我臉上有什么嗎?”

    “沒有,你臉上很好看。”清河說道。

    趙和頓時鬧了個大紅臉。

    雖然清河年紀比他大,可也不過是十歲的年紀,比他大不到哪里去,此時夸他好看,讓他實在不知如何應對。

    清河自己笑了起來,笑聲在風中,如同銀鈴輕響。

    “咳,我……唔,我與陳殤是好友,縣主,我可不想被他拿劍追著砍。”窘迫了好一會兒,趙和終于說出了一句話。

    不過此話一出,他就知道不妥。

    果然,清河劍眉下垂,臉上的笑容變淺,然后收了起來。旁邊的侍劍更是上來,氣呼呼地道:“陳殤那個浮浪子,休要在我家縣主面前提他的名字,聽了就臟耳朵。”

    “我覺得……若是縣主真覺得他不好,還是盡早對他說清楚,他這個人嘛,看上去是渾不吝,但若一但真心,那真是死心踏地,而到最后,受傷也越重。”

    趙和這句話讓侍劍雙眉倒豎,直接就要喝罵,還是被清河攔住,清河停下腳步,回頭看著趙和。

    她身量高大,不遜男子,足足比趙和高出一個頭。

    因此她微彎下腰,一只手輕輕搭在了趙和身上。

    “阿和。”她開口道。

    “嗯?”

    “有沒有人告訴你,你是個好人?”清河問道。

    趙和愣了一下,他接觸的人不多,不過似乎有好幾個人都這樣說過他了。在銅宮中,有位老先生便曾感嘆,說他是個好孩子,長大后是個好人,而棺材鋪子的平衷,也說過他是個好小子。

    “呃……這有什么干系?”他問道。

    “做好人是對的,但不要做太好的人,太好的人很累。”清河說到這里,嫣然一笑,然后站直身,快步向前:“小鹿鳴的事情你放心,就交給我了,你自去忙你的吧。”

    趙和停下腳步,看著她的背影消失在牛屎巷深處,心里疑惑不解,良久之后,才搖了搖頭。

    這女人就愛說莫名其妙的話,難怪在銅宮中時,那些老人都說,在女人身邊比呆在銅宮還要難熬。

    他收回心神,專注在自己要做的事情上。

    他要找到那個與莽山賊和犬戎人勾結的家伙,他有個預感,那家伙也是溫舒死的真正幕后黑手,那家伙對于溫舒,對于江充,對于十五年前的星變之亂,知道的肯定比誰都多。

    那家伙肯定知道他的身世。

    翻身騎上馬,經過牛屎巷口時,他看到樊令正在那對著一只狗笑,那只狗趴在地上直嗚咽,顯然知道自己的末日即將來臨。

    “樊令,樊大哥!”趙和叫了一聲。

    “等會,拿著狗腿回去。”樊令瞄了他一眼,然后專心對狗笑了起來。

    “我說你給它個痛快不成嗎,為何要在那嚇唬它?”趙和不解地問道。

    “都說笑里藏刀,我要看看我的笑里能不能飛把刀子將它殺了。”樊令回道。

    趙和聽了哈哈大笑:“樊大哥,你這樣說,我以后可不敢叫你樊大哥了,怕別人以為我和你一樣蠢。”

    “你本身就蠢。”樊令轉過頭叉著腰:“狗腿沒了,你可以走啦!”

    “我哪蠢了,倒是你想要用笑里藏刀之術殺狗,狗殺不死,倒是能把人笑死……咦?”

    趙和笑著指了指那狗,然后臉上的笑容完全僵住。

    樊令攤開手,一臉得意:“瞧,給我笑里藏刀殺死了吧,說你蠢,你還不服?”

    趙和真心不服,可面對那只被樊令的笑嚇死的狗,他不服又能怎樣?

    “行了不廢話,樊大哥,近日可能會尋你幫忙,你心里要有數。”他說道:“讓大娘也小心些,我怕還會有除夕夜那樣的亂子。”

    樊令撇了一下嘴:“還用你說?”

    他雖是個憨人,卻并不傻,趙和見他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便駕馬離開。

    到了蕭由家門前一打聽,才知道昨夜蕭由都沒有回家住,這讓趙和有些擔心,不知道蕭由今夜會不會回來,更不知道蕭由在刺奸司是否發現了什么。

    他讓蕭家的仆役往刺奸司跑一趟,直到午后,蕭家仆役才從刺奸司回來。原來他要見到蕭由也極不容易,如今刺奸司業已進入戒備狀態,據他帶來的蕭由之話,正是擔憂大軍出動后咸陽城中有所不靖,所以刺奸司上下才這么緊張。

    不過雖是戒備,還是許人回家,所以到傍晚的時候,蕭由會回家中,讓趙和在他家里等著。

    趙和在等待之時,便在翻閱那本《羅織經》。

    他覺得,或許這本被視為歪門邪道的書籍,在這個特殊時刻,會派上一點用場。

    傍晚時分,蕭由終于回來了。

    “我在家不能呆太久,馬上還得回刺奸司去,如今又有事情。”一見趙和,蕭由匆匆地道:“讓人準備好面餅,咱們邊吃邊談。”

    “那些犬戎人招供了么?”趙和最關心的是這個問題。

    “招供了,他們來此就是想要刺殺大秦五輔,擾亂咸陽政局,好發兵入寇。”蕭由看了趙和一眼:“他們說那個將他們引入咸陽并與莽山賊勾結的人,自稱江充。”

    趙和呼吸短促地停了一下,眼睛頓時瞪得溜圓。

    他猜想的不錯,犬戎人的口供若是真的,他真可以從那只幕后黑后處知道自己身世之謎。

    “還有呢,他們有沒有說如何找得到江充?”

    “沒有,一向是江充來找他們,哦,華宣便是那個江充帶來的,只不過華宣與他們首領密謀之時你們趕到,他們認為華宣是官府的探子人,便將其他了。”蕭由苦笑道:“刺奸司現在又忙起來,原因便在此,一個是自稱江充之人沒有找到,還有一個是他們的首領逃脫了。”

    說到這,他聲音微微壓低:“雖然從口供里得知,只走脫了兩三人,可若找不出來,終究是個隱患!”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