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帝國星穹 > 四七、舊恩難忘

四七、舊恩難忘

 熱門推薦:
    沒有多久,陳殤被人推出了中軍大帳,脫了上衣,在軍營前受棍。

    不是蕭由所說的二十,而是翻了倍,四十軍棍。

    對陳殤來說,挨軍棍是家常便飯,每次都能打得他鬼哭狼嚎,但這次四十棍,還是前所未有的多。

    四十軍棍打完之后,他的整個臀部都是血肉模糊。

    “把他給我抬進來!”軍營之中,楊夷又厲聲道。

    陳殤被抬進了大帳,因為臀部之傷,他無法下跪,只能趴在地上。

    軍帳之中,唯有楊夷與陳殤二人。

    “陳橫之,當初在流沙,你父親救了我一命,他當時對我說過的話,我至今還記得。”許久之后,楊夷緩緩說道。

    “是……這些年,我行事荒唐,也多虧了將主對我的照顧。”陳殤低沉地回應。

    “但是,有些事情,是我也兜不住的。你知不知道,你維護那小子,根本毫無意義,他的一舉一動,其實大將軍都知道!”

    陳殤猛然抬起頭,目光驚疑。

    趙和的一舉一動,大將軍都知道,那也就意味著,在趙和身邊,大將軍安排了人。趙和的人際關系非常簡單,有誰會是大將軍的人?

    “是誰?”他忍不住問。

    “我也不知曉,你明白么,就連我,羽林中郎將,大將軍的女婿,心腹,也不知曉會是誰!”楊夷盯著陳殤“大將軍智深似海,謀略如淵,不是你這樣的狗東西能夠揣測得到的,所以對他的命令,我們唯有不折不扣地執行!”

    陳殤又低下頭去,心里卻還在琢磨,誰是大將軍的人。

    “總之,我不希望你與那小子走得太近,是,現在大將軍對他是不聞不問任其自生自滅,但以后呢,那小子終有一日會是一個大禍端,你對他的維護,很有可能會將你,還有你的朋友,都扯進無盡深淵之中!”

    陳殤抿著嘴,良久終于問道“趙和究竟是什么身份?”

    楊夷用訝異的目光看著他。

    陳殤昂首回視“我這人確實比較笨,但愚者千慮,必有一得,趙和終究是什么身份,為何他會在銅宮之中,為何大將軍會專門派人將他接出,又為何在他身邊安插人監視……難道說,他真是傳說中逆太子的遺孤?”

    他說到最后一句時,齒縫間隱隱有寒意。

    “是不是逆太子遺孤,和你有什么關系?”楊夷沒有正面回答。

    “將主,我父親救過你的命,而逆太子救過我父親的命!”陳殤壓低聲音“我父親當年若不是逆太子,早就死了,哪里還有我?”

    楊夷愣了一會兒,慢慢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之中。

    他想起當年許多事情。

    烈武帝中年之后性子越來越暴虐,逆太子在時,還能憑借皇儲身份勸諫一二,也正因此,朝堂上、軍營中,許多人都為其所救。只不過星變之亂后,逆太子被打成叛逆,那些受過其恩惠的人個個都無法相救。

    隨著時間的推移,星變之亂已成往事,而逆太子對這些人的恩情,也似乎都被忘記了。

    卻有一個聲名狼籍的人,一個被同僚排擠、被上司小看的人,還記著逆太子施加于自己父親上的恩情。

    那么……逆太子是否對他楊夷有恩情呢?

    楊夷一時之間有些恍惚。

    以烈武帝之威,逆太子處于極度不利的情況下舉兵,卻仍然有數萬人隨他慷慨赴死,他的人格魅力,真的那么容易被遺忘么?

    昨日在咸陽令署衙門,從袁逸到華宣,甚至還有清河縣主,那么多人紛紛而至,他們是不是猜到了什么?

    還有大將軍,大將軍當初受逆太子之恩也不輕,他如今這曖昧的態度里,究竟隱藏著什么用意?

    楊夷覺得自己腦子里一片混亂,疼得厲害。

    好一會兒之后,他輕聲道“這話我只對你說一遍。”

    陳殤眼睛瞪圓“請講。”

    “與你沒有關系,沒有任何關系。”楊夷緩緩道。

    陳殤莫名其妙“這算什么?”

    “這就是你要的答案,現在,來人,把這廝給我拖出去,拖回他家,再派個人照顧,莫讓他死了!”楊夷聲音突然變大,到最后干脆成了怒吼。

    有人來將陳殤拖走,陳殤還不想走,大叫大嚷,結果又被人用布堵了嘴巴然后抬起。

    他臀部給打得皮開肉綻,掙扎之間,傷口又破,血流了出來。大帳外看到他狼狽模樣的羽林軍,都笑著對他指指點點,而陳殤大叫大嚷幾聲后,便陷入沉默之中。

    楊夷那句話是什么意思,什么叫與他沒有任何關系?

    他被抬回家中之后,沒過多久,戚虎跑來看他,見他這模樣,連連搖頭“你還在羽林軍中呆什么,三天兩頭就看你挨軍棍,不如來我北軍之中吧。”

    陳殤當然拒絕。

    “李果那邊如何了?”兩人說了幾句閑話,陳殤問道。

    “你是問趙和吧,這小子是個……妖孽!”戚虎遲疑了好一會兒,然后用了一個與眾不同的詞來評價趙和。

    “妖孽?”

    “昨日的事情,蕭由給我們說清楚了,全是那小子的計策對不對?”戚虎問道。

    “是。”

    “那小子才多大,就這么三言兩語,我們幫他跑跑腿,竟然調動了半個咸陽城!你可知道,昨夜咸陽城只有一半人在看花燈,另一半人都在討論溫舒之事!”戚虎贊嘆地道。

    陳殤本人身在其中,對于趙和的絕地反擊并沒有太深的理解,這時聽戚虎這樣說,不免有些疑惑“何至于此?”

    “怎么不至于此,他喚醒了全咸陽人的恐懼,這可是比莽山賊殺入京城更大的恐懼!”戚虎嘖了一聲,然后壓低聲音“咸陽城中甚至有人說,當今天子想要學烈武帝,實在是昏悖……”

    再細的評論,戚虎就不好多說了,陳殤也已經明白他的意思。趙和挑動咸陽人對酷吏的痛苦回憶,甚至動搖動了當今天子的威望,當今天子繼位以來數次施恩的許諾都未得到實現,再被人認為是暴虐昏悖,更會聲望大跌。

    “要不然天子怎么會罷去公孫涼官職,要知道天子身邊左膀右臂,一個是董伯予,另一個就是公孫涼。董伯予在內,教授天子學問,公孫涼在外,替天子主持事務!”戚虎又繼續道。

    陳殤想到了楊夷對趙和的態度,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作評。

    “這小子不但妖孽,還很有骨氣,我聽說他在受刑時的表現了,這些許年紀,又是從銅宮那種地方出來的,沒有胡亂樊咬,甚至連開口呼痛都沒有,是條漢子!”戚虎又道。

    陳殤有些不耐煩“你為何不去當面夸他,在我這里說什么,我只想知道,李果準備如何安置他?”

    “哦,李果想把他帶出了咸陽城,現在咸陽城里潛流暗涌,早些離開為妙。”

    陳殤眉頭猛然一皺“離開咸陽城……去哪兒?”

    “自然是李果家的莊園,他家還剩一個莊子,正好那小子在銅宮中跟隨前大司農蔡圃學過農藝,所以李果帶他去種地去啦!”說到這,戚虎哈哈笑了起來。

    陳殤抿了一下嘴,心中總覺得不對勁。

    如果他猜測的是真的,大將軍怎么會輕易讓趙和自由行動?

    可如何他猜測是假的,趙和這小子又是從哪里鉆出來的?

    想來想去,他抬頭看了戚虎一眼“王佐,你向來足智多謀……算了。”

    他本想讓戚虎給他點建議,但旋即想到,無論他的猜測是真是假,說給戚虎聽只能將他也卷入旋渦之中,而這正是此前自己想要避免的。

    這不是與敵人廝殺,那樣的話兄弟們拔刀相助無妨,這背后是無數的勾心斗角、暗箭冷槍,實在不該將好友們卷入。

    他們又不曾受過逆太子的恩惠……嗯,楊夷遣自己去接趙和,是不是早就考慮到這一點,考慮到自己父親曾受過逆太子的恩惠呢?

    還不等他想透,戚虎掄起手掌,就是一拍掌拍在他的臀上。

    “啊,你想殺我么?”傷口被拍,陳殤頓時慘叫起來。

    “你想那么多鳥事做什么,你別忘了,我們是咸陽四惡,若是你真卷入什么事情當中,我們其余三個又如何能脫身?”戚虎呸了一聲“你知道早上李果為何會發怒么,并不是發怒你不帶走趙和,而是因為你不愿意與兄弟們分擔!”

    陳殤張嘴想要為自己辯解,但旋即明白,戚虎說的才是對的。

    他真要因為趙和卷入了什么旋渦之中,身為同生共死的摯友,俞龍戚虎與李果三人,又怎么能置身事外?

    “阿和身份可能非同一般,若我猜想是真,他家先人可能對我父親有過救命之恩。”陳殤沒有把自己的猜想全部說出來“但大將軍與楊將軍對他的態度,我實在是琢磨不出,故此只能盡量不讓阿和出現在他們的視線范圍之內。”

    這也和戚虎猜想的差不多,戚虎咧嘴笑了笑“行,你放心吧,李碩夫那個人,氣來得快走得也快,到鄉間莊園里住上幾天,他就會想明白過來了。”

    陳殤半是嘆息地道“我倒是希望他一直想不明白……”

    。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