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帝國星穹 > 三十、適逢其會

三十、適逢其會

 熱門推薦:
    趙和洗漱干凈,來到了莊園里。

    這是一座典型的大秦莊園,一片農田之間,由青磚砌成的院墻,形成一大片連在一起的院落,在院落之外,則是由木柵欄加夯土構成的圍墻。圍墻只開有南北兩座門,四角與門兩側各有望樓。圍墻外挖有不算太寬的壕溝,既方便排子,也方便在有敵侵擾時守衛。

    莊園里居住著近百戶人家,有兩百多青壯男子,只要戒備得當,等閑數百賊人也奈何不了莊園,若是準備再充分些,就是莽山賊大隊前來,也會因為損失慘重而放棄攻打。事實上莽山賊在咸陽周邊活躍了好幾年,可卻從來沒聽說他們打破過這樣的莊園。

    趙和習慣在起床之后活動活動筋骨,這也是銅宮之中老人們給他的建議之一。哪怕昨夜疲憊不堪、今早起得稍晚,他也不準備改變這個習慣。

    如同某位老者對他說的那樣,好的習慣須要花上數月乃至數年才能養成,而要破壞卻只要三五天便夠了。故此人欲自強,先須自制,不能自制,天賦再高,志向再大,也終是一場鏡花水月。

    因此他小跑著跑到莊園南門,又折回頭跑向北門。

    不過等他到了北門時,恰好聽到守在其上望樓的莊丁喝斥“不許過來,再過來便要放箭了!”

    為了便于莊丁樵采,此時北門是開著的,莊丁喝止的應該是外來的客人。趙和好奇地伸頭向外望了一眼,然后忙要縮回頭,但為時已晚。

    “趙和,我不是來抓你的!”

    陳殤見著趙和也是很吃驚,他們被望樓上莊丁所止,想要闖進來容易,可是若被莊丁們當作山賊草寇那就麻煩。見到趙和,他心中微喜,好歹有個認識的人在里面,或許可以幫他說上話。

    趙和不理他,轉身想要走,但陳殤緊接著就在后威脅“你別走,你若走那我回得咸陽再來就是帶大隊人馬了!”

    “初一那日我們已經在豐裕坊牛屎街看到過你了,我們無意為難于你,否則你也出不了咸陽。”陳殤旁邊戚虎也道。

    趙和無奈地回頭。

    他可以立刻遠遁,但勢必連累趙吉,甚至王夫子、蕭由和平衷都會受到連累。

    嗯,平衷連累就連累罷了,趙吉當他是朋友,王夫子一家對他也極是友善,蕭由這位小吏深沉似海他不愿意得罪……

    “你們跑到這來做什么?”趙和一臉茫然“你們不是在咸陽城中么?”

    他裝作對昨日發生的事情毫不知情,同時向聞訊而來的一個莊丁悄悄使了眼色,那莊丁會意,小跑著去找趙吉報信。

    “廢話不要那么多,讓我們進去,給口熱食,再來點熱湯。”陳殤瞪著眼睛“你小子那么機靈,這是想拖延時間?”

    趙和搖了搖頭“我只是莊中客人,做不得這個主,你們先稍侯,主人馬上就到了。”

    莊園本來就不大,沒一會兒,頭發還沒有梳理好的趙吉就罵罵咧咧地跑了過來,身邊帶著好幾十個莊丁“我倒要看看,是哪里的狗賊,敢到我這莊子里來撒野……咦,這不是戚校尉么,還有……陳殤?”

    雖然不熟,但大名鼎鼎的咸陽四惡,有志于成為咸陽新一代游俠兒領軍人物的趙吉還是認得的,看到來的是陳殤、戚虎、俞龍和李果四人,他瞪圓了眼睛。

    戚虎笑嘻嘻道“昨日在驛亭不是見過了么?”

    趙吉得了趙和的示意,原本也是要裝傻的,卻不曾想這外表最為粗豪的戚虎眼神卻最好,不僅認出了他,還直接將昨日驛亭之事也說了出來。

    趙和有些無奈,昨天他躲在柴草堆中避過了陳殤等人,可趙吉卻與那些所謂齊郡游俠兒混在一處,早被戚虎發現了。

    “啊,有此事嗎,容我細細想想……”趙吉打了個哈哈,想要將此事敷衍過去。

    “你們昨天也在,后來是你們帶走了羅運?”陳殤眉頭一撩,似笑非笑看著趙和。

    “呃,適逢其會,不過羅運我們可沒帶走,那伙齊郡游俠兒與虎賁軍是一伙的,他們帶走了羅運。”

    “你不是與齊郡那伙人言談甚歡么?”

    “喂喂,你們是來審案子的還是來討吃食熱湯的?”趙吉哼了一聲。

    “我覺得我們也是先莫管這些支節,我們能看著炊煙尋到這莊子,虎賁軍也行,沒準他們就在附近了。”一直未說話的俞龍道。

    “正是。”李果點頭。

    他們大步向莊子里走來,昨夜與虎賁軍糾纏一夜,人倒還撐得住,但他們的馬早就棄了。

    “虎賁軍敢來這里,我將他們全都埋了!”趙吉嚷嚷道。

    趙和默不作聲讓到一邊,聽到李果在那嘆了口氣,俞龍也哼了聲“烈武帝才駕崩幾年,如今盜賊禍亂京畿,甚至夜襲咸陽,這鄉間豪強視朝廷法令如無物,武斷鄉曲又算什么大事?就是碩夫你家,也不是如此么?”

    “就是,我記得李果家的莊園也在這一帶吧?”戚虎也道。

    “遠。”李果向來言簡意賅,只回了一個字。

    趙吉并沒有將這四人引入莊園,而是找了家佃戶之家進去,讓人升起火,再端來熱食。四人早就餓了,狼吞虎咽下去之后,恢復了一些精神。

    “我若是譚淵,看到這邊炊煙起,肯定也會趕來。”肚子里有些貨之后,戚虎看了看同伴們“若不將他們殺盡,只怕還會與我們糾纏不休,你們怎么說?”

    陳果揚了一下眉,略有些猶豫“殺盡?官府?”

    “什么狗屁官府,他虎賁軍是官府之人,我們就不是官府之人了么?說來說去,無非就是比靠山!咱們是在為那位做事情,虎賁軍出來搗亂,自有那位頂著……可惜的是,那位讓咱們取回的東西沒有拿到。羅運隱居的宅中我們也去看了,什么都沒有……說起來,譚淵為何不帶羅運走,卻對我們糾纏不休?”陳殤心中忽然生出一個疑竇。

    “羅運死了。”一直沒作聲的趙和忽然道。

    “羅運死了?”正在撕著饅首的陳殤動作停了下來,他側過臉看著趙和。

    兩人相見時就處得不是很愉快,趙和逃走的事情更讓陳殤受到了懲處,哪怕陳殤沒有再抓趙和,但也不意味著他就喜歡這個少年了。

    同樣,趙和也談不上喜歡陳殤。

    “如果不死,譚淵就帶著羅運走了,他們用不著追你們。譚淵肯定是以為你們從羅運那兒得到了什么東西……”

    “可是我們什么都沒有拿到!”陳殤憤怒地一把將饅首扔在地上。

    他喘著氣,看了看周圍,目光停在俞龍面上“子云,他說的……是真的吧?”

    “當然是真的,你其實心里也明白。”俞龍道。

    陳殤苦惱地用拳頭捶了一下自己的頭“小婢養的,老子只差那么一點點時間,早知譚淵會如此,在驛亭里就該……”

    不過說到這,陳殤就沒有繼續了。

    他清楚,在驛亭中敵眾我寡,又處于被包圍狀態,根本無法和譚淵領的虎賁軍硬扛。那時屈服離開,先擺脫包圍,再伺機而動,才是正確的選擇。

    “自殺,羅運定然是自殺。”戚虎又說道。

    “譚淵要帶他走,他見無法脫身,便尋機自殺,所以譚淵才惱羞成怒……橫之,你并沒有失敗,雖然你沒有拿到東西,譚淵也沒有拿到東西,那件東西隨著羅運的死,恐怕誰也拿不到了!”俞龍道。

    陳殤想了想,然后笑了起來“確實如此,而且若說我是失敗,譚淵那廝比我敗得還更慘!”

    他幸災樂禍笑了兩聲,撿起被扔在地上的饅首,拍了拍灰又滿不在乎地吃了起來。

    “譚淵不知道我們沒有拿到東西,所以他對我們窮追不舍,既是如此,就在這里與他做個了段。”俞龍又道。

    “你說,我們做。”陳殤嘴里塞著饅首嘟囔著道。

    “這需要他們相助。”俞龍示意。

    陳殤揉著自己的額頭,側過臉看著趙和,然后又看了看一臉興奮的趙吉“這兩小子……”

    “我行的,我自然能行,我莊子里可有兩百號青壯,還有弓箭、刀槍!”趙吉迫不及待地道。

    “你這小子膽大包天,這么急著殺官造反么?”陳殤嘿嘿一笑“原本還想著不讓你這樣的小子卷進來,這可是你自己參一腳的!”

    “只要能給這新上任的小皇帝搗亂,無論什么事情我都愿意做!”趙吉笑道。

    眾人都是一愣,就連趙和,也側目以視。

    “瞧他上臺之后干的都是啥子事,再給他折騰下去,天下就要大亂了!”趙吉補充道。

    “行啊,沒想到你這家里暗藏刀兵的小反賊,竟然還有一份憂國憂民之心。”陳殤嘲笑道。

    “對方人數不少于三十,皆有輕甲,只靠民壯,殺不過。”俞龍對此卻是搖頭否定。

    有甲與無甲完全是兩回事,劍術再高,兵刃再鋒銳,遇到甲士,即便能殺一二,劍也會卷刃,人也會疲勞。故此要對付甲士,也唯有甲士。

    “無妨,智取就是。”戚虎嘿嘿一笑,又看向趙和。

    趙和被他看得寒毛豎起,總覺得這家伙似乎是不安好心。

    。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