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帝國星穹 > 十一、浪蕩少年

十一、浪蕩少年

 熱門推薦:
    壽材早就備好,只等樊令來取了。

    不過樊令空手而來,沒有駕車,讓平衷有些頭疼:“這壽材如此重,還得給你送回去?”

    樊令把壽材四壁拍得砰砰作響,對它的結實很滿意,擺手道:“何必如此麻煩,你看我的!”

    他蹲下身,雙手在壽材上一抱,嘿的一聲喝,便將之搬起,架在了自己的肩上。

    趙和看得目瞪口呆:這人好大氣力!

    樊令扛著壽材離開,斗雞兒賈暢跟了上去,走了幾步之后回頭看了趙和一眼:“小子,過幾日來找你玩兒,既然到了豐裕里,如何能不認識我們的大哥?”

    “滾,滾,滾,你敢再來,便打斷你的腿!”平衷抓起一個掃帚擲了出去,只不過賈暢跑得飛快,掃帚只是落在了他的背后,沒有砸著人。

    “我和你說,你好生在我鋪子里做事學手藝,莫要學這斗雞小兒一般游手好閑,更別和他們混在一起,否則日后有你的苦頭吃!”平衷又向趙和嚇唬道。

    “放心放心,我對斗雞沒有什么興趣。”趙和舉手道。

    他確實對斗雞沒有興趣,也不想與那賈暢有什么往來,但事不由他,沒過兩日,賈暢便又來了。

    不僅自己來了,身邊還跟著一個高壯的抱臂少年。

    平衷一見到賈暢,便要趕他走,但那抱臂少年冷笑起來:“平三,若你不想你家小子天天挨揍,最好客氣一些。”

    平衷不怕賈暢,甚至不太懼樊令,但對這個抱臂少年卻似乎有幾分忌憚:“吉郎君,我這邊是開鋪子做生意,賈暢整日來勾我徒弟,我如何能不管?”

    “就是聽說你收了個徒弟,我才來看看,聽說還是我的本家……這豐裕里年紀相當的,怎么能不先來拜見我?”抱臂少年笑瞇瞇地道。

    “他又不想當游俠兒……”平衷喃喃地說。

    “他想不想,平三你可說了不算,我說了才算。”抱臂少年一邊說一邊走上前來,腰間掛著的劍隨著他走動搖搖擺擺。

    趙和看著這少年走到自己面前。

    這少年足足比趙和高出一個半頭,良好的營養、充足的鍛煉讓他身體健壯,一對濃眉又黑又密,看得出他是一個極為剛強的人。

    兩人目光相對,抱臂少年眼神里有明顯的挑釁神情:“想不想和我一起去吃香的喝辣的?”

    趙和不喜歡他這種神情,更不喜歡他剛才那句要決定自己命運的話語。

    因此趙和很直接地搖了搖頭:“不想。”

    “哈,你在這邊有什么前途?平三家的棺材鋪子是要傳給他的小崽子的,你給他家白做十年,便是出了師,也不過是個苦哈哈的木匠,不如跟我混,我保你日后榮華富貴。”抱臂少年有些意外趙和拒絕得如此干脆。

    “沒興趣。”趙和的第二次拒絕更為直接:“半點興趣也沒有,還請別來打擾我。”

    平衷這會兒得意了,他心中暗道:“這小子倒是個知好歹的,今晚給這小子多加一碗飯——不,半碗就行。”

    “哈哈,你會改變主意的。”抱臂少年笑了笑,然后臉色突變,飛起一腳,踹向趙和:“否則就打得你改變主意!”

    他忽喜忽怒,這一腳又踹得快,如果換了別人,只怕要結結實實吃上一下。但趙和原本多疑,又身手敏捷,猛然側身,閃過這一腳,還抬手將他的腳架住。

    不僅如此,趙和可不是挨打不還手的性格。

    他容忍平衷,那是因為需要借助平衷給自己一個合法的身份,至于這個抱臂少年,在他心中算什么東西!

    身體迅速上前,一手托住對方之腳,另一手橫肘撞向抱臂少年的小腹,然后砰的一下,將對方撞翻在地。

    雖然抱臂少年比他高出一個半頭,力氣也遠大過他,卻沒有防著他這一手。仰面朝天跌倒在地時,那抱臂少年神情里還是不敢相信之色,賈暢更是呆立原地

    他若以為就此結束那就大錯特錯了。

    趙和乘對方沒有反應過來,猛撲過去,騎在對方胸上,一手按住對方脖子,另一拳揮出。

    砰!

    抱臂少年只覺得自己腦前辦了一場廟會,鐘鼓鐃鈸咣咣鐺鐺,原本就有些茫然的他,更是暫時失去了思考之能。

    “大哥,阿吉大哥!”

    斗雞少年賈暢在旁看得反應過來,扔了自己抱著的斗雞,沖上來相助。

    但就在他把趙和從那阿吉身上掀翻的過程之中,趙和已然連連揮拳,將那阿吉眼也打青了臉也捶腫了。

    阿吉這才回過神,一瞬間氣血翻涌,爬起向趙和跳過來:“小雜種,你這是找死……”

    刷!

    被賈暢抱住的趙和伸出右手,手中一柄劍直接指住阿吉。

    “這是我的劍!”阿吉一摸自己腰下,發現這柄劍竟然是自己的,方才趙和被從他身上掀下來時,順手就將劍拔了出來。

    他停住向前沖的步子,看了看劍,又看了看趙和,臉上的怒容漸漸收起。

    趙和面無表情,但藏在眼窩中的眼神,閃爍著危險。

    “哈,哈,沒想到竟然是個沒奢攔的好漢子!”站了好一會兒,阿吉哈哈大笑,向趙和挑了一下大拇指。

    趙和沒有失去警惕,凝視著對方,手中的劍也握得極穩。

    “別別,放下劍放下劍,莫出了人命……阿和,快放下劍!”旁邊的平衷回過神,忙不迭地叫了起來。

    不過他也只敢站得遠遠地叫,而不敢靠近。

    畢竟那劍可是開了刃的,一個不小心,碰上了就算不死,總也得受點傷。

    “罷了罷了,今天我認栽,賈暢,你過來!”阿吉咧嘴笑了兩聲,把賈暢喚到身邊。

    趙和仍然盯著他,一句話沒有說,只是放賈暢過去。

    賈暢抱起自己的雞,回頭望了望趙和,眼神中有些驚畏。

    “行,劍就送你了,我們先走。”阿吉緩緩向后退了兩步,轉身便走。

    但走了沒有幾步,他又猛然回頭,看到趙和仍然是舉劍相對,絲毫沒有松懈,再度咧嘴一笑:“對了,忘記說一句,我與你同姓,單名吉,你可以喚我吉大哥。”

    說完之后,他拉著賈暢快步離開,走著走著,突然仰頭大笑了幾聲。

    賈暢仍然是滿臉憤恨:“吉大哥,我們回去召呼一聲,把兄弟們叫齊了,此仇非報不可!”

    趙吉卻笑著搖頭:“報仇?哈哈,難得遇上如此有趣的人,不好生玩玩,如何能成?”

    他嘴里笑著,眼中卻露出極危險的神情,倒與趙和那神情,有幾分相似。

    見這二人離開,趙和收起劍,旁邊的平衷這才敢靠過來。平衷原本是想要罵趙和惹事生非的,但看了看趙和的神情,到嘴的責罵又咽了回去,轉而唉聲嘆氣:“這如何是好,這如何是好?”

    “他若來找麻煩,我自己會應著,必不連累匠師。”趙和瞥了他一眼。

    “你這小子,怎么就忍不住這一口氣,你可知道他是誰,他可是豐裕里惡少年之首!”平衷嘟囔道。

    “可是,他也不知道我是誰啊。”趙和抬起頭,一臉無辜地向平衷一笑,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

    平衷突然覺得有些發冷,皺著眉頭開始懷疑,自己拐這小子當免費的學徒,究竟是對還是錯。

    趙和沒有理會他,只是將那劍放在了一個易取的地方,然后開始干起活來。見他默不作聲的忙碌,好一會兒之后,平衷嘆了口氣:“罷了罷了,我去求蕭大夫……不,去求王夫子吧,那家伙天不怕地不怕,連咸陽令都不放在眼中,但對王夫子倒還有幾分敬意,畢竟當初曾在王夫子那里求過學。不過,阿和,你這脾氣也要收上一收,以后切莫如此了。”

    趙和仍然沒有回應,平衷心里堵氣,他并不是什么好人,哼了一聲之后便也不再言語了。

    也不知是不是平衷去求王道起了作用,接下來幾天,那個趙吉和他的跟班賈暢都沒有出現過,倒是樊令笑嘻嘻地跑過來,對趙和豎起大拇指稱了一聲“有種”,還給了趙和半只熟狗腿。熟肉趙和自然吃掉,其余則沒有理會。

    平衷的兒子平盛卻是接連幾日都不給趙和好臉色,大約是聽說他所崇拜的吉哥兒在趙和這里灰頭土臉還丟了劍。趙和自然不會與一小孩兒一般見識,雖然他比平盛大不了幾歲。

    但到第六日早,趙和打開棺材鋪的大門,便看到趙吉與賈暢二人蹲在門前。

    “嗬,終于開門了?”一見到他,趙吉咧嘴笑了起來。

    這么幾天過去,他臉上的青腫倒是消了,趙和向后退了一步,將門閂悄悄藏在背后。

    “等等,我不是來找麻煩的,王夫子來訓過我了,我天不怕地不怕,唯獨怕他說大道理,小子,我今日來,是和你將事情說開的。”

    趙和挑了一下眉,咧嘴笑了笑:“那就好。”

    但他卻沒有放下藏在身后的門閂。

    “好了,將事情說開就沒事了……為表歉意,今日你們店打烊之后,我與賈暢來請你,莫要推辭,推辭就是看不起我,看不起我可就不是我不給王夫子面子了!”趙吉拍了拍屁股上的灰道。

    “就這樣說定了,平三那兒,我會交待一聲,讓他今日早些關門打烊!”這位惡少年頭領緊了緊自己頭上的發帶,搖搖手便離開了。

    ();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