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重生之佳茗天成 > 臉紅

臉紅

 熱門推薦:
    母親看到丈夫做的這個手勢的時候,他一下子還有些不好意思,因為在所有的人的面前的時候,他們都是比較中規中矩的,而且這也是一個要求,他們中規中矩的年代,不需要他們在這邊做出什么出格的行為,或者是說在這邊和他們的身份地位完全是不相符合的這樣的一種行為。

    確實也是因為這樣的一種行為,使得他在這邊的時候有些無法可以來說的是控制制住自己的情緒,她知道丈夫做出這樣的一個舉動,對于他來說是多么重大的影響,因為當他看到他攤著的手,然后向她伸過來的時候,它一下子的心情也變得有些復雜,而且一下子繃著的心情也一下子都釋放出來了。

    因為當他慢慢的走過來的時候,他感覺到都是自己從今以后不再是這么孤單的一個人,一直以來在這么重要的時刻,里面的時候她都覺得她自己是非常孤單的一個人,一直都在一邊隱忍著自己的情緒,然后自己任由自己在這邊支撐了整個家庭,而在這樣的一個時刻里面,當他看到丈夫伸出來的這雙手的時候,他也知道,從今往后,他并不是一個人在這邊孤獨的分站賺,而是他們夫妻倆還有待著自己的兒子,整個家庭在這邊和外面的惡勢力作斗爭,這對于他來說,這是一個非常讓她自己都覺得有些淚目的時刻,因為他知道這樣的一種時刻的重要性,他也知道這樣的一種時刻,對于他來說是一個多么讓人難以忘懷的這樣的一個時刻。

    就是因為這樣的一種重要時刻,使得他在自己的身邊也有些忍不住地繃不住了,自己剛剛在進來的時候還調整好了自己的情緒,但是在這里的時候,當他一步一步的脫離了自己的兒子,就像自己的丈夫,想把手牽住的時候,在那一瞬間,他還是一下子都有些拿捏不住的,對于他來講,他覺得這一個人決心的開始,然后自己的淚水在這邊根本忍不住的時候,他自己還是覺得自己可能是在這方面有些控制不住的。

    在這一刻的時候,他本來是想躲閃的,但是再躲閃了一下的時候,他覺得他自己沒有必要在這里躲閃在場的,每個人對于他們來說都是一個最親密的人,就是因為是最親密的這種關系,所以說在這里的時候,當他一步一步地向他們走,過去的時候他也覺得沒有必要在這里隱藏好自己的內心。

    所以說在這里的時候,當他走過去的時候,他也把自己丈夫的手牽住了,因為他知道丈夫在這邊到時候整個人還是有些拿捏不住的,而且他也知道她在這個時候其實還有些懼怕的,對于渭南來說,他們夫妻倆都知道的,是所有這件事情的一個重要性,所以說在這里的時候,但他在這邊看到了這樣的一個發展的時候,他整個人來說還是想走過去,然后給自己的丈夫一個力量。

    但他一步逐漸地走向自己的丈夫的時候,當他把自己的力量傳遞給了自己的丈夫的時候,自己的丈夫再接受到了他的一個鼓勵的時候,他于是在這邊覺得也是在看到所有人,看到他這么期望的眼神的時候,他也沒有必要再在這邊浪費時間了,于是他在這里忍不住的想把自己的情緒把它發泄出來,因為這對于他來說是很重要的一個情緒,這對于他來說,這也是一個很重要的時刻,只有在這樣的時刻里面,他把他發泄出來以后,然后他也覺得這是一個炊事,全新的一個開端,這樣的一個全新的局面,從心里透露出來以后,對于所有人來講,這都是一個難以忘懷,還有值得紀念的一個時刻。

    可能對于他自己來說的話,他對于面前的所有事情還有些擔憂的,或者說還是有些力不從心的,可是在這里的時候,當他接受到了這樣的一種鼓勵和接受到了這樣的一種勇敢信息以后,他自己也變得勇敢的起來,盡管她的身體還是使得他在這邊做的時候,有些不能夠支撐得住,但是他在盡量自己在說到這些事情的時候,盡量再說到自己的遭遇的時候,他還是想把自己的那一股最勇敢的內心把它表達出來,只有這樣的時候,他也覺得他想把他支撐的住,她想很折磨的正正面面的,而且也是這么止痛的,給大家說出來自己的這些情緒,而只有表達出來以后,那么所有人在接受到了這樣的心情和情緒以后,那么所有人才會在這件事情上面有所鼓勵。

    黃大爺在這里的時候,他也頓了一頓自己的語氣,在這邊的時候,他在這里說到自己的這些遭遇的時候,這是她一個難以忘懷的瞬間,而且在這些事情已經過了這么久以后,其實他根本就沒有忘記在這里的時候,他都是把自己的這些話語把它牢牢的記在自己的心里面,真的,這些遭遇對于她來說,她是一刻都不能夠忘懷的,這是他自己所不能夠過去的一個坎,他知道的是,即使在這件事情能夠完全的很一種很圓滿的方式解決掉的時候,在這邊它能夠而以清清白白的戰略一種姿態,走出去的時候,但是這件事情留給他的陰影,還有就是他對于人性的那一種恐懼還有對于自己的好朋友的那一種失望的那一種心情都是無法改變的,這讓他自己在這邊知道的事,既然事情已經發生了,以后那么自己在這里的一個看法和整個人對于這件事情的留戀來說,僅變得完全的不一樣了,就是因為這樣的一種心情在支撐著他的時候,他在這邊的時候也更多的覺得自己只是想把旁邊的這些無關緊要的事情完成以后,更多的也是為了自己的孩子著想。

    于是他認真地看著所有人,然后在這邊認真地說到了自己的這些話。

    黃大爺,真的是已經有很久沒有說過話了,大概有這么長的時間之內沒有說過的話,所以說在最開始的時候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夠完整地說出來這些話,而且在這邊的時候,他在說這些話之前,他的腦袋里面都在不斷地組織這樣的一個語言,可能在過去的那么長的時間之內,因為太久沒有說話了,所以說在這里的時候他都已經不知道應該怎么樣去說話,也不知道應該怎么樣去把自己的語言組織的特別的好,而在這里的時候,當他都不能夠說出來正常的話語的時候,他也覺得她自己可能喪失了那樣的一種語言工人,但是在這里的時候,當他看到所有的人都這么期待的望著自己的時候,而且他也知道自己想要重新的去生活的話,那么這樣的一個基本的工作,還有就是這樣的一個基本的功能,還是必須要擁有的,而在這里的時候,他也試圖讓自己回歸到正常人的那樣的一種本質上面去,那么他才能夠很正常的面對往后的日子。

    黃大爺但是很奇妙的是,雖然說她已經有這么久沒有說話了,但是在他覺得這樣的一個重要的事情,還有就是她一個完全就難以忘懷的事情,在此刻她的心里面,重新想起的時候,他整個人的語調,還有就是整個人的語氣還是非常的平順的,因為這確實也是他心里面最重要的一個事情,而這么重要的一個事情,在她的腦海里面,一直在盤旋的時候,他也知道了自己在這個事情上面真的是一直都在占據著她的整個內心,所以說,即使在這么久沒有說話的情況下,再說到這件事情的時候,她依舊是能夠的,唯偉的到來的,雖然說因為太久沒有說話,他的整個語調還有些拿捏不穩,而且他的整個聲音還是小聲的因為他自己還不知道怎么樣來控制這樣的一種音調,只能夠以一種這么小聲的,而且也是這么輕微的語氣,慢慢的說著面前的話,而旁邊的人聽到他的聲音的時候,最開始還是有些吃力的,但是隨后在這邊適應了他的語言功能,以后大家也知道他在這邊說的是什么樣的一個意思。

    大家雖然此刻在這邊聽到這樣的一個老年人說話的時候,知道在這邊聽就是非常的吃力,但是看到這樣的一個老年人很努力的想要去敘述,然后很努力的想要恢復自己的這個功能,也很努力的去為這件事情而不斷的去回憶的時候,大家心里面還是有很多的一個感觸的,更多的就是這樣的一種不斷向上的一種決心還是在這邊鼓勵著所有的人。

    黃大爺一字一句的說著。

    “這些事情雖然說過去了有七年,大概有八年這么久的時間了,但是這些事情真的一直放在我的心里面,然后從來沒有往壞過,在這么多年過去以后,我都覺得我努力的想把這些事情忘記,或者說我根本就不想去,再去記憶當中發生的這些事情,但是奇怪的是,這些事情真的是猶如鬼魅一般,好像就一直在拖住我的內心,而且在隨著時間越來越久遠,以后我覺得我可能快要忘記的時候,確實這些事情卻覺得越來越清晰,確實也是因為這些事情太重要了,他可以說是改變了我的整個人生,還有就是我們整個家庭的整個明明所以說再過了這么久的時間之內,我去把這些事情都記得如此的清晰,在這邊的時候,可能他是要債不斷的提醒我,不要忘掉當初發生的這些事情,還有不要忘掉當初期受到的這些遭遇,還有就是對于我的整個家庭來說,我要為了我的整個家庭而奮斗的時候,這些事情就是不能夠被往壞掉的,所以說在這里的時候再記到這些所有事情的時候,我竟然還能夠把這些事情全部都重新的記起來,在這里的時候,再想到這些的時候,我的心里面真的是有非常多的感觸。而我這些年一直沒有給所有人說做這樣的一個事情,還有包括旁邊的我最親密的人,我都沒有告訴他們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的時候,確實這中間也有我的一個擔憂,也有我的一個考慮,你們都猜的很對,我確實是想保護一個人,而這樣的一個人,現在就擺在我的面前,我確實就是想要保護她,因為我知道這件事情對于他的整個生涯的一個重要性,如果說我當初為什么會發這個事情,而被旁邊人知道了以后的話,那么這整個人的危害肯定也是特別的嚴重的,所以說我一直都是抱著這樣的一種想要去保護人的心靈,然后寧愿自己受著委屈,也要想讓他活在一個很平靜的,而且也是個很安穩的環境下面,所以說就是因為這樣的一種情況之下,我選擇了沉默,但是我在這邊的話,我也不知道我的當初的這樣的一種選擇,還有是我選擇的這樣的一種方式,是正確還是錯誤的?但是從現在看來的話,我當初的方式可能也有些自我的極端信,因為我從來沒有何人任何的溝通,或者說在這邊的時候我也沒有聽任何人的意見,在自我都沒有去認真的考慮的情況下,就自我認為的選擇了這樣的一種方式,就這么長的時間以來的時候,但是當我看到我說保護的人在工作上面,還有就是在生活上面,根本就沒有取得任何的一個進步,反而在不斷的倒退,而且也在隔離人士的這樣的一種生活的時候,我越來越覺得我可能這樣的一種保護的方式是錯誤的,原來我一直都覺得是在面對困難,還有在面對著我不想面對的那些事情的時候,如果說你惹不起的情況下,你選擇的是逃避的一種情況的話,可能對于所有事情來說,并不是一個最好的一個處理方式,也許有的時候你越逃避的話,你會發現這些事情,你更加的逃避不了,而且事情根本就不會朝著你所希望的那個地方而發展,更多的會朝著你說,根本就控制不了的地方而發展,所以說到現在這個事情朝著如此這般,根本就無法所控制的事情而發生的時候,我自己在內心的那一刻都無能為力,都是特別的強烈的,就是這樣的一種心情也是這樣的一種事情的發展,使得我現在再這么久了,以后根本覺從內心來說,還是承認我當初的那一切都是做錯了的。”

    黃波看到自己的父親在說到做到話的時候,整個人也陷入了低沉之中。

    。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