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異界烽火錄貳烽云再起 > 二四七 很強?

二四七 很強?

 熱門推薦:
    ……

    “將……將軍……真的……真的要去么?”

    蘇圖帶著三百七十四名奴隸來到蠻族盤踞的山林峽谷門口踱步不前,顫抖著身體跟監督自己的白麒說道。

    白麒輕笑一聲,拍拍蘇圖的臉“安慰”道“別怕,其實這死也沒什么大不了的,也就一瞬間的事,想想你們死了能給羽林衛做點貢獻,應該感到高興才是……”

    “你說的倒是輕巧……”蘇圖抽搐著臉頰對白麒說道,“這可是足足三百七十五條人命啊!”

    “可惜你們的命現在都是霍將軍的……”白麒臉上笑容十分燦爛,指著山林內的峽谷對蘇圖說道,“你們只要記住完成兩件事就行了,先把蠻人引出來,然后就安心去送死,明白了么?明白了就趕緊去吧,哈哈哈……”

    白麒說完,笑著翻身躍上身邊的坐騎,帶著自己所部六十騎緊緊跟在蘇圖一行奴隸身后。

    “我真是倒霉,怎么遇到這么群喪門星,做個生意連財帶命都搭進去了……”

    蘇圖懊惱的大喊一聲,然后揮動皮鞭,指揮那三百多號奴隸向蠻族營地匍匐而去。

    而同一時間,羽林軍本部人馬已經占據了峽谷要道口和各個紙高點,將人馬都隱藏在密林之內,等候大戰的來臨。

    霍青、田豫、卓少云三人站在一處丘陵之巔,舉著窺鏡仔細打量著這座峽谷的地形。

    田豫放下窺鏡,點點頭對二人說道“峽谷內地勢倒是平坦,適合步騎交戰,然而那峽道卻太過漫長曲折,我部一萬八千人馬(田豫所部六千)怕是無法全部展開……”

    霍青聞言一笑“區區三萬蠻人而已,為何要展開全部兵力?有三千人馬就可以將他們盡數殲滅,

    唯一要考慮的就是蘇圖他們能不能把蠻人全引出來,這是一個關鍵,如果蠻人不上當,都嚇跑了,那真是最大的麻煩!”

    田豫不解道“霍將軍,蠻人躲起來不是挺好么?也不會耽誤我等大軍行程……”

    卓少云替霍青向田豫解釋道“田指揮使,軍督大人的給予羽林衛的命令是連通遠東到遼東的陸地連接,

    凡是半路有威脅的部落族群,必須要全部趕盡殺絕,以確保道路和屬地暢通安全!”

    田豫恍然大悟,喃喃自語道“原來如此啊……”

    “好了,兩位將軍也不必擔憂,水來土掩,兵來將擋,總之本將軍要帶著羽林衛一路殺到遼東,半道阻攔的部落一個都不能留!”

    霍青留下一句后,來到一棵大樹前,靠著粗壯的樹桿,愜意的坐了下來,瞇著眼睛等著峽谷內結果出來。

    不過,田豫舉起窺鏡又凝望一陣后,面露憂色的對霍青說道“少將軍,你說白隊官不會有事吧?畢竟他才六十騎,萬一蠻人真的都被引出來的話,會不會……”

    霍青灑然一笑,漫不經心的回道“田指揮使,你真是太小看我羽林衛了,白麒雖然只有區區六十騎,可對付那些四肢發達的蠻人還是戳戳有余!”

    田豫聞言,心下一陣肺腑“瞧把你囂張的,好像軍督府大軍就你羽林衛最了不起似的……”

    不過,想歸想,他還是對霍青和他的軍隊有著很大的信心,畢竟羽林衛出塞至今,所過之處皆是百戰百勝,霍青有這個驕傲的資本。

    “田指揮使,稍安勿躁,現在,我們該做的就等著白麒和那三百七十五個奴隸,把蠻人主力都引出來再一網打盡,不過在此之前就應該養精蓄銳,好好休息才是。”

    霍青戲謔地留下一句話,然后順著樹桿仰面躺在滿是落葉的泥土上,感受著初陽照在臉上的暖意。

    ……

    “啪~”

    一聲皮鞭抽動帶起空氣扭曲的破響,蘇圖一邊指揮著奴隸在峽谷地面上匍匐前行,一只獨眼一邊不停的向兩側看去,嘴里不停吞咽著口水,隨時防備蠻人的進攻。

    “都給我聽好了,待會兒蠻人來了,你們都要死命保護我,無論如何我都是你們的主人,你們絕對不能背叛我~”蘇圖緊張的對那些奴隸說道。

    奴隸們聽著蘇圖的責罵,只是繼續匍匐著向前爬去,身為奴隸,無論是性命還是靈魂都是屬于他們主人的。

    “吁~”

    跟在蘇圖他們身后的白麒,忽然喝住坐騎,止住了騎兵前進。

    “白隊官,怎么了?”白麒的副將王郃奇道,“好端端的怎么不走了?”

    白麒閉目用鼻子用力嗅了嗅,再睜眼,沉聲說道“我聞到了空氣中有股血腥的氣息,讓兄弟們做好戒備……”

    王郃聞言,忙抽出環首刀對身后的騎兵大聲吼道“全軍警戒,列陣迎敵!”

    “虎~”

    一聲機械輕響,但見前列二十名騎兵受傷忽然出現新裝備的手持連弩,按住連發扳機對準了數十步外正在爬行蠕動的奴隸。

    “哦唔~哦唔~”

    正在這時,一陣野獸般的狂吠呼喊回蕩在山谷之中,蘇圖緊張的向前方彎道口望去。卻見一群皮膚黝黑的蠻人敞著胸膛,手握石制兵刃,向他一步一步逼近。

    “都不要慌,聽我指揮……”

    見奴隸心神不寧、面露懼色,蘇圖大吼著揮動一下手中皮鞭,讓他們全都安靜下來,然后踱步上前去打招呼。

    白麒見此,對副將輕喝一聲“王郃……”

    王郃立刻從馬身一側取起一張雕花三石弓,拉弦滿圓對準了蘇圖后背。

    蘇圖感受到身后冰冷的箭鏃籠罩著自己,是大氣也不敢喘一下,只能握緊拳頭來到那群蠻人的首領跟前,用手和他們比劃起來。

    這群蠻人跟原始土著差不多,一沒有自己的語言和文字,只能用手和發出的聲音相互比劃。

    那臉上涂滿蟲蛇液體的首領,瞪大眼睛打量了一陣蘇圖身后的三百多個奴隸和那一隊黑甲騎兵,再望向蘇圖,最后邊比劃邊嚎叫了幾聲,伸出拳頭笑著敲了敲他的胸膛,用力揮了揮手轉身帶著幾百個蠻人離去。

    蘇圖對那首領點頭哈腰一陣,然后回頭向白麒他們用力揮舉雙,大聲吼道“喂~走吧,他們已經答應帶我們去營地了~~”

    白麒聞言,猶豫了一陣,對王郃說道“先讓大家把武器放下,跟著蘇圖他們,等找到他們的部落,立刻放信炮通知少將軍!”

    “遵命!”

    王郃大聲領命收弓,命令騎兵把武器收拾起來,然后緊緊跟在蘇圖和那群奴隸身后向蠻人的大本營走去。

    大約行了數里路,原本狹長的山林峽道,驟然變得平坦起來,當蠻人聚集的部落呈現在眼簾時,白麒的曈昽里頓時閃爍起一絲讓人不寒而栗的視線……

    “看樣子這就是蠻人的本營部落,不會錯的,果真是一群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家伙……”

    白麒望著低洼的峽谷內滿是蠻人簇動的身影時,緩緩抽出了環首刀鋒。

    “立刻施放信炮,通知少將軍前來接應,其他人迅速進入戰斗狀態!”

    “喝~”

    白麒的作戰風格就是沒有拖泥帶水,直接選擇了最為粗暴簡單的方式對付這群數百倍與自己的蠻人。

    “咻~~”

    “啪~~”

    當信炮那特有的轟鳴在半空響起的時候,那些蠻人頓時嚇得捂上耳朵四下亂竄,就連那些奴隸也是恐懼異常,雙手抱頭蜷縮在地上瑟瑟發抖起來。

    原本寧靜祥和的場面,瞬間變得極其混亂。

    白麒看著眼前這一幕,頓時雙眼放光,立馬大聲指揮道“真是一群未曾開化的野蠻人!兄弟們,放箭,眼前所見之人,一律格殺勿論!”

    “颼颼颼~~”

    “噗噗噗噗~~”

    “啊~~”

    四十支手持連弩呈一字形鋪開,隨著羽林衛騎兵不停搬動連弩扳機,射出去的特制弩箭形成一片嚴密的“火力網”連綿不斷,三十步之內的蠻人和奴隸紛紛中箭倒在了血泊之中,瘆人的慘叫回蕩在整片峽谷之中。

    “當真是國之利器!射,給我射死他們,一個都不留!”

    白麒看著新裝備的連弩攢射竟有如此大的威力,興奮的是壓抑不住內心喜悅,激動的大吼起來。

    “白隊官,停下,先讓我過去啊……”

    蘇圖看著白麒二話不說就大開殺戒,在稍微的愣神之后,立馬低著頭趴在地上向白麒方向爬去。

    “換裝填弩箭~”

    一波箭雨攢射完畢,弩箭手立刻打開射空的箭匣,換上一排十支并為一處的弩箭,合上后再次瞄準對面的敵人攢射而出

    蘇圖從來沒有見過這種可怕的武器,這種弩箭居然不用換箭枝可以連續發射?

    在弩箭短暫的停止空檔,他本以為一切都結束了,距離白麒所部二十步距離的時候剛想起身,那陣密集的箭雨再次呼嘯而起,嚇得他抱頭趴在地上,感受周圍軀體倒地的聲音卻是不敢動彈半分,嘴里念念有詞,祈禱大地之母能保佑自己。

    “嗷嗚~~”

    就在這時,兩側密林和前方峽道內響起一陣排山倒海的狼嗥咆哮,峽道口,一名身披獸皮,身高過二米三的“巨人”手持一桿叉子,帶著數之不盡的蠻人揮動手中原始的武器向白麒奔襲而來。

    顯然,白麒的所作所為已經徹底激怒了這群蠻人,他們發誓要將那群黑色的騎兵和蘇圖一行人全部殺光。

    “噗呲~”

    “啊~”

    路過一名奴隸身邊,“巨人”一插從他后背貫穿,直透前胸而出,然后將單手叉子高高舉起,任憑那奴隸在痛苦中死去,淌落的鮮血滴在他身上,更顯的“巨人”猙獰萬分。

    “現在怎么辦?”

    王郃看著起碼有上萬的蠻人向自己靠近,吞咽著口水對白麒問到。

    “那還用說么?”

    白麒臉上掛著淡淡的笑意,猛地舉起環首刀大聲喊道“按原路返回!撤~”

    ……

    。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