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三國之白馬公孫續 > 第262章 素利的野望

第262章 素利的野望

 熱門推薦:
    隨著素利一聲令下,整個彈汗山的王庭瞬間沸騰了起來。

    鮮卑的將士們,早就安耐不住自己激動的心情。

    每逢南下打草谷,都能夠給他們帶來足夠多的財富,運氣好點的,擄掠一兩名漢人女子也不是不可能。

    二十萬騎兵,黑壓壓的一片,緩緩向前移動著。

    從空中望去,猶如蟻群一般,但若從正面望去,就似一股滔天的巨浪奔騰而來。

    大地已經開始顫抖,草原上的動物們,早就被驚嚇的四處逃串。

    但它們絕大多數,都會變成鮮卑人口中的食物。

    如此大規模的行軍,自然逃不過漢軍斥候的雙眼。

    但素利對此,并不以為然,鮮卑大軍一路行來,幾乎很少派出斥候。

    反觀漢軍斥候,反而是成群結隊的游蕩在二十萬大軍的四周。

    素利完全沒有打算隱瞞自己的行蹤,或許是自信,又或許是自大。

    總之,軻比能的心中已經隱隱升起了一股不祥的預感!

    如今的幽州,在公孫續出兵的同時,已經做好了堅壁清野的防御姿態!

    鮮卑人與當年的匈奴人類似,他們的補給軍是采取以戰養戰的方式,堅壁清野算得上是間接的斷了鮮卑大軍的糧道。

    短時間內,或者鮮卑大軍士氣高昂的時候,這樣的短板,自覺的被素利等人忽略了。

    盧龍寨內,雖然從關墻的加固還在進行著,可留給戲志才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一日前,徐榮率部返回,意味著大戰即將來臨。

    此次的謀劃能不能成功,全看盧龍寨這邊能爭取到多少時間。

    “傳令,全軍立刻進入臨戰準備!再加派斥候,探查鮮卑大軍的行蹤。”思索了良久,戲志才總算開口了。

    大戰即將拉開序幕,大漢北部疆域的邊境線上,空氣已經逐漸的凝固起來!

    二十萬鮮卑騎兵的行軍速度,一點都不慢,用了五日的時間,便順利的抵達了盧龍寨外。

    望著那狹長的山谷口,闕機的內心不由自主的緊張了起來。

    雖然很想開口勸解一番,可闕機終究是沒有說出口。

    素利對他的態度,已經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歸根到底,唯有成律歸的死才是原因所在。

    明面上,成律歸是素利的侄兒,但在西部鮮卑內部,一直流傳著成律歸乃是素利的親兒子謠言。

    跟隨在素利身邊這些年,闕機當然是清楚素利如何坐上王位。

    至于這謠言是不是真的,從此番的素利的反應來看,怕是不離十了。

    “報!啟稟大王,漢軍斥候全部撤回盧龍寨,未發現烏桓騎兵的蹤跡。”

    就在素利凝視前方的谷口之時,手下的斥候帶回了這樣一條消息。

    沉思了一陣,素利下達了安營砸在的將令。

    七萬烏桓突騎,不可能就這樣消失的無影無蹤。

    雖然嘴上對于烏桓人不削一顧,可當大戰來臨的時候,素利反而冷靜了下來。

    別看自己兵力占優,一旦在攻打盧龍寨的時候,這七萬烏桓突騎突然從背后殺出,一定會給自己帶來不少的麻煩。

    時間一晃,三天就這樣過去了。

    素利派出了所有的斥候,搜索了方圓三十里以內的區域,均沒有發現烏桓人的行蹤。

    “大王,彈汗山如今兵力空虛,是否……”軻比能話還沒說完,便被素利一聲冷哼打斷了。

    “哼!給烏桓人十個膽子,亦不敢進攻彈汗山!”

    聞言,軻比心中能略有不甘。

    從目前的情況分析,漢軍一定有什么陰謀,至于剛剛所擔心的彈汗山,軻比能覺得這種可能性極大。

    若是公孫續知道軻比能的想法,估計就要立刻撤兵了。

    可惜的是,此戰是由素利做主,而軻比能如今的話語權,正在逐漸的減弱。

    至于魁頭,這個家伙的存在感非常很低,若是他不出聲,所有人都當他不存在一般。

    嘴上說是為了和連報仇而來,但軻比能清楚,這個家伙八成是來打醬油!

    自從和連死后,檀石槐進精心培養出來的勢力幾乎已經全部瓦解。

    若不是魁頭與檀石槐沾親帶故,恐怕素利早就就他的部族吞掉了。

    而以目前的局勢來看,軻比能的部族自保尚且都有問題,更別說魁頭部族的那點人馬了。

    此次為了湊人數,恐怕除了老弱病殘,魁頭把能帶來的人全都帶來了。

    至于戰力,可想而知!

    “大王,即便是不防著彈汗山,匈奴人那邊亦不能不防!”糾結了半天,軻比能還是將心里的話說了出來。

    當初他的失敗,完全是匈奴人反戈一擊所致。

    既然能幫漢軍第一次,不排除羌渠單于還會第二次出兵。

    “匈奴人那邊,本王已經派人知會過了。”

    素利不冷不熱的說了一句,完全沒有把軻比能的提醒放在眼里。

    換句話說,軻比能能想到的,他素利怎能想不到?

    如此情形之下,軻比能便不再多言了。

    若是放在以往,這事絕對不是軻比能可以忍受的。

    第四日清晨,鮮卑大營內人頭攢動。

    雖然找不到烏桓突騎的蹤跡,素利已經沒有多余的時間之等下去了,二十萬人的消耗可是個天文數字。

    “鮮卑的勇士們,如今又到了證明你們勇武的時候,攻下盧龍寨,斬殺公孫續!”

    素利騎著自己的戰馬,舉著手中的彎刀在自己的騎兵之前大喊著。

    雖然很多人都聽不見他說什么,但看著前面那群士氣高漲的家伙,定然是自家的大王又許下了什么諾言。

    眼瞅著手下將士的士氣被自己煽動起來,素利滿意的點了點頭,而后向著彌加使了一個眼色,便見彌加策馬狂奔而出。

    放在以往,這頭陣,必然是落在闕機的頭上。

    現如今,闕機父子失去了素利的信任,彌加自然要全力以赴。

    此次,大規模南侵漢朝,素利將西部鮮卑的精銳盡數帶來,這種做法乃是賭博,不成功便成仁的賭博。

    之所如此大膽,無非就是知曉漢廷內部的斗爭已經進入了白熱化。

    但素利卻不知道,有句話叫做“將在外君令有所不受”!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