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三國之白馬公孫續 > 第117章 老友重逢

第117章 老友重逢

 熱門推薦:
    九月的洛陽,天氣已經開始轉涼。

    由于現在的時期處于小冰河期,冬季的即將到來,讓那些流離失所的百姓又開始不安起來。

    洛陽的官道上,一支千余人的騎兵隊伍,緩緩的向著虎牢關而去。

    馬車內,從來沒有離開過洛陽的萬年公主略顯興奮,不時地挑起車簾,四處張望。

    對于她來說,宮外的一切都是新鮮的。

    只不過,如果讓她看到那些流離失所百姓的遭遇,又會是怎樣的一眾心境呢?

    千余人的騎兵出現在虎牢關前,自然引起了不小的轟動,好在公孫續手續齊全,使得整支隊伍通關并沒有花費多少時間。

    過了虎牢關不遠,整個畫風一轉,劉瑩的臉色頓時有些不好看。

    對此,公孫續沒有說什么,只是伸手把她攬入了懷中。

    在籠子里長大的金絲雀,突然面對滿目瘡痍的大漢帝國,一時半會兒難以適應!

    “夫君,黃巾已平定,為何……”

    后面的話劉瑩沒有出口,她自己也不知道該用什么詞來形容眼前的一切。

    深呼一口氣的同時,公孫續放下了車簾,并將自己在平定黃巾中的所見所聞,統統的講述了一遍。

    不知何時,劉瑩的雙眼中充滿了淚水,剛剛她所聽到的事實,從來沒有遇到過,也沒有想過。

    “天災連年,國庫空虛,各州郡賦稅繁重。”

    說完這句公孫續長嘆了一口氣,有些話適可而止。

    說白了,當今天子劉宏不是不清楚當下的局勢,怎奈國庫空虛,根本就拿不出太多的賑災救災的錢糧。

    更何況,即便是朝廷拿出了賑災救災的錢糧,絕大部分也會落入那些有權有勢的世家手中,真正能夠到達百姓手里的少之又少。

    從與劉宏相處的這段時間里來看,劉宏不是沒有想法皇帝,而是無能為力。

    即便是他有政令,也很難出的了朝堂。

    洛陽朝堂的官員,整日除了斗來斗去,關乎自身的利益外,只有少部分官員想著為百姓做些實事。

    一路南下,凡是遭受過黃巾的地區,景象慘不忍睹。

    雖然不少百姓已經開始自發的恢復家園,可老天爺并沒有站在他們這一邊。

    公孫續此行的目的乃是潁川,當初他還沒有實力和資格招募的目標,現在也不一定有把握招募得到。

    但這層關系,總是要維護的!

    剛剛進入潁川地界,還坐在馬車內的公孫續便在一旁的人流中發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停車!”向外喊了一聲,自有侍衛負責通報前軍。

    匆匆起身,公孫續一邊向馬車下跳去,一邊大喊了一聲:“志才兄!”

    “公孫…將軍!”話音剛出,戲志才又硬生生的改口了。

    原本戲志才是打算稱公孫賢弟的,可突然想到如今的公孫續身份早就不同意以往,匆忙之間改了口。

    “某表字子衡,志才兄還是向以往那般稱呼即可!”公孫續快步上前,給了戲志才一個大大的熊抱。

    戲志才雖然有些不知所措,但總覺得這種老友相逢的方式才能表達心中的喜悅。

    望了望天色,公孫續向著不遠處的廖化喊道:“元儉,傳令大軍就地安營,一切照舊!”

    前半句話戲志才聽懂了,可后半句話他卻不知所謂,眼下公孫續沒有解釋,他也沒有多問。

    總之公孫續的言行,總能給他帶來驚喜。

    又和戲志才東拉西扯一會,公孫續才表明了來意,見此情況,戲志才知道今天的路不用趕了。

    晚膳時間,戲志才總算知道一切照舊的意義所在。

    望著忙碌的公孫續夫婦的身影,戲志才的內心突然涌出了一股沖動。

    只不過,這樣的沖動被他硬生生的壓了下去!

    大營的門口,聚集著周圍的流民,每日安營之后,公孫續都會下令多煮一些稀粥,雖然不能解決根本問題,但能幫一天是一天。

    在準備出發之前,公孫續早就安排好了一切,因為有過糜貞的先例,因此早就傳信糜家在自己經過的地方準備足夠的糧食。

    如此以來,在加上每日安營后派出的狩獵將士,一頓簡單的飯食,還是可以滿足路上遇到的這些流民。

    “草民戲忠,見過公主殿下!”

    望著緩緩而來的公孫續夫婦二人,戲志才急忙起身行禮。

    雖然他與公孫續關系交好,但劉瑩始終是大漢的公主。

    更何況,能與大漢公主共同用膳,已經是他八輩子修來的福分了。

    哦不,應該說是沾了公孫續的光!

    “先生不必多禮,夫君經常提起先生的大名。”

    此言一出,戲志才詫異的看了看公孫續,之間公孫續攤了攤手。

    就在南下的路上,公孫續為了緩解路途的煩悶,便將自己的所經歷過的一切,向著劉瑩訴說了一遍。

    這其中,但凡自己接觸過的人和事,公孫續都沒有保留,包括現在還住在公孫府上的糜貞在內。

    匆匆用過了晚膳,劉瑩便告辭而去,如此知情達理的夫人,讓人看了就羨慕的緊。

    按照后世的話來說,這一頓晚膳,戲志才已經被狗糧喂的飽飽的。

    “志才兄所去了何處?某此番特地帶著夫人來請兄長與奉孝喝喜酒,未曾想到在此間相遇!”

    打了個飽嗝,伸了個懶腰,公孫續打破了沉默。

    食而不語,這可是老祖宗定下的規矩,更何況有萬年公主在場,戲志才顯得也有些拘謹!

    “公孫…”剛一出口,戲志才發現公孫續有了表字。

    于是道:“子衡賢弟有所不知,某亦是游歷而回。”

    游歷這種事,說白了就是借著游學的名義前往各地體察民情、風俗,隨便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份工作罷了。

    看著戲志才風塵仆仆的模樣,想必這其中的經過必然很艱辛。

    借著酒意,二人又聊了許久。原來戲志才遠赴并州,結果他所看到的依舊是滿目瘡痍之地。

    相較于其他州郡,常年被匈奴、鮮卑襲擾的并州,根本就是人煙稀少,經濟蕭條。

    而那并州刺史丁原,打仗或許是一把能手,發展經濟卻差得遠。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