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透視醫武兵王 > 第920章 藏龍陣

第920章 藏龍陣

 熱門推薦:
    蔣天鵬剛進來的時候,見著陸山河旁邊有個中年美婦,就覺得很怪了。

    再想到他剛進來,陸山河就出去接電話了,再聽這位美婦的聊天內容,他也感覺陸山河是安排他和這位美婦相親呢。

    山河真是有心啊。

    蔣天鵬當年因為對死去的妻子的愧疚,單身了二十多年。

    如今女兒和他相認,也原諒了他,也勸過他再找個伴兒的。

    他也沒特別往心里去,琢磨著一切隨緣。

    既然陸山河好心給他安排相親,他覺得有必要認真對待一下了。

    他終于認真的看向眼前的中年美婦。

    長得真漂亮,不管身材還是氣質,都是一流。

    而且看起來很年輕,說三十多歲也有人信。

    男人找女人的時候,最看重的基本就是容貌和身材了。

    也有些人說自己更喜歡內在美,其實就是裝逼。

    蔣天鵬不喜歡裝逼,所以目光在丁白鳳身上打量一番之后,心中就有了想法:一定很爽!做什么很爽啊?

    他自己心里知道就行了。

    蔣天鵬是個痛快的人,他直接說道:“丁女士,我這里沒有問題,關鍵看你了。”

    丁白鳳一怔,這男人真是痛快啊,不過,我就喜歡痛快的男人!當然了,在床上可別太快呦。

    “蔣先生,你這……這也太直接了……”丁白鳳決定矜持一把,于是擺出一副嬌羞的樣子。

    過了會兒才點點頭,“那……咱們就先相處一下試試吧。”

    話說陸山河,到了樓道接起了電話。

    電話另一頭西門海的聲音響起。

    “老大,我帶隊在神農森林轉了一個多月,水和食物用光了,我們就出來了!”

    “隊伍有沒有出現傷亡?”

    “沒有!”

    “好,有什么發現嗎?”

    “在森林偏中心的地帶,發現了一處迷陣,但是……我破解不了!”

    “哪種迷陣?”

    “感覺像是藏龍陣!”

    藏龍陣,是一種用來隱藏的迷陣。

    一個大的藏龍陣,甚至可以將一個村莊隱藏起來,猶如憑空消失。

    西門海也曾經說過,這種陣法非常神秘,基本破解不了。

    陸山河心中暗嘆,難道關于父親的線索,就這么斷了?

    “一點兒辦法都沒有嗎?”

    陸山河問道。

    西門海道:“藏龍陣是一種古陣,據傳是根據藏龍圖布置的陣法,但藏龍圖早就失傳了。”

    陸山河道:“這么說,藏龍圖是個老古董了,但凡老古董,應該都有贗品吧?

    贗品不值錢,但是咱們只是要看圖紙里面的內容,說不定贗品也能參考。”

    “是的,老大,你是不是想找宗女士幫忙?”

    宗家有很大的古玩收藏產業,可能會有渠道找到一些古物的仿制品。

    例如字畫之類的,都有仿制品,藏龍圖是個圖紙,說不定也能找到仿制品。

    西門海又道:“不是我潑你冷水,這可是個神秘的陣法,如果真有不少仿制的藏龍圖,這陣法也就不神秘了。”

    “的確,但我還是找她問問吧,你先等我電話。”

    掛掉電話,陸山河就給宗柔打了過去。

    “嗨!山河,想我了嗎?

    今晚來找我吧!”

    “沒問題!先跟你打聽個事兒,你聽說過藏龍圖這個東西嗎?”

    “蒼龍圖?

    沒聽說過,是字畫嗎?”

    “是藏龍圖,不是蒼……”陸山河聲音頓住,突然腦中靈光一閃,“待會兒我再打給你!”

    掛掉電話,他從手機翻出了一張照片。

    照片上中顯示的是一張紙,上面畫著斷斷續續的線條圖案!正是之前陸戰風交給他的,他太爺爺的遺物-蒼龍卷軸!蒼龍卷軸,會不會就是藏龍圖呢?

    只是因為“蒼”和“藏”的發音相似,被人誤傳了?

    他直接拿手機上網,把這幅圖發給了西門海。

    然后給西門海打去了電話。

    “我給你發過去了一張圖片,這有可能就是藏龍圖!”

    “臥草!真的假的?”

    西門海格外的震驚。

    “我也不確定,不過……這幅圖可能只是圖紙的一半!”

    陸戰風剛給他這幅卷軸的時候,陸山河就覺得上面斷斷續續的線條十分奇怪。

    他覺得,應該還有另外一幅圖,上面畫的可能是這幅圖上面缺失的線條。

    而另一幅卷軸,已經在當年和他父親陸華一同失蹤了。

    當年父親失蹤后,曾被大蛇組抓去洗腦。

    另一幅蒼龍卷軸,也有可能落在大蛇組的手上。

    可是陸山河沒能從小短一郎那里問出太多東西,小短一郎就自殺了。

    西門海道:“如果這是真的藏龍圖,就算只有一半的內容,對我來說也有破陣的可能!這樣吧,我先帶隊在當地修整幾天,重新準備好了水和食物,再進森林破陣!”

    “好,麻煩你了。”

    其實陸山河并沒有特別興奮。

    關于父親的線索,實在太少了。

    目前只是懷疑父親有可能去過神農森林。

    所謂去過,極有可能只是路過而已。

    所以就算破了藏龍陣,也不大可能找到父親。

    包間當中,蔣天鵬和丁白鳳聊的極其熱烈。

    “白鳳啊,原來這些年你受了這么多苦啊,以后跟了我,我保證把你養得白白胖胖的!”

    “那怎么行,太胖的話,會讓我功夫下降的。”

    “嗨,我身邊高手如云,你跟在我身邊,不需要那種功夫了!”

    “那你需要哪種功夫啊?”

    “你說呢?”

    “鵬哥,你好討厭!”

    “哎呀,你臉紅了。”

    “哪兒有,我這是喝酒喝的!”

    丁白鳳拿拳頭輕輕捶他。

    然后蔣天鵬就直接把她抱住了。

    這時候,陸山河推門而入。

    二人心中一慌,緊忙互相挪開一點兒距離。

    可是陸山河還是看到了她們挪開的過程。

    我日!不是吧!他當然看出怎么回事兒。

    “咳咳。”

    蔣天鵬尷尬一笑,“山河,非常感謝你介紹白鳳給我認識,我們決定試著交往一下了。”

    丁白鳳有些不好意思看陸山河,“臭小子!給我介紹對象就直說嘛,搞的人家挺沒心理準備的!”

    咋……咋個意思?

    陸山河有點兒懵。

    我只是把丁白鳳暫時騙出來,免得被她搶古武人才呀!咋還就成拉皮條的了?

    不對……咋就成媒人了?

    再說他倆也忒快了吧,打了五分鐘電話的時間,就勾搭上了?

    牛逼呀!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