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逆行神話 > 第一百八十三章 一定……

第一百八十三章 一定……

 熱門推薦:
    聞聽蘇蟬此言,徐行深以為然地點了點頭,不由想起自己的妻子連城,將一腔情思系于他,若他……念及此處,突地莞爾一笑,“這算不算……自我感覺不要太良好?”

    “師弟在笑什么?”明月清眸微漾,眉眼彎彎,也似成月牙兒狀,見徐行會心一笑,也不知為何,方才的酸澀和失落一下子煙消云散,心緒也輕快起來。

    “沒什么,就是離家這么久,也該回家看看了。”徐行輕笑說著,沒有注意到明月倏黯的目光,轉頭問蘇蟬道“前輩,接下來,您有什么打算?”

    蘇蟬拿起茶杯,輕嗅了茶香,笑道“陪著明月四處轉轉吧,順道去拜訪幾位好友,反正也是閑云野鶴,修行的事暫且不急。”

    蘇蟬已至此界修行終點,其人又沒有太大野心,除仙道外,唯二牽掛者唯明月和棲霞。

    徐行心下一動,問道“前輩會去兗州嗎?嶗山的李道長,好像還不知道前輩回來的消息。”

    若是將蘇蟬這種天仙留在濟南府……

    “我朋友其實也不多,嶗山的李伯言對明月多有照顧,或許去看看也是應該的……只是原想先入巴蜀拜訪下太白劍宗的李君涯。”蘇蟬想起故人,也有些欣然,輕笑說道,“君涯他昔年就有志持劍破界離去,若我和他一道,路上也能多些照應,不過可能需要很久以后了。”

    李君涯是蘇蟬好友,雖是真正劍仙性情,自陽神起就有破界離去之意,但不同于符陽三代宗主杜劍聲,還是放不下此界道統,一方面苦苦修持以求突破天仙,增加飛升成算,另一方面等待親傳弟子荊飛白成長起來,鑄就元神。

    至于太白劍宗人丁稀少,李君涯那一代還好,尚有師兄弟三人,而到荊飛白這一代就只此一根獨苗。

    “師弟,父親他有意奪回原身,”明月輕輕放下茶杯,明眸中有著莫名的情緒,柔聲說道“若取回原身,融合原身之力,我和師父也能隨父親一同離開此界。”

    蘇蟬若暫且融合了青蟬之力,騰雙翼而行,正好搭乘明月和棲霞二人,一同飛離此界。

    “前輩好魄力。”徐行微微動容,帶人飛升,無疑比一人飛升要難上許多,因為不至陽神,就無法承受來自虛空的壓力,這恐怕也是蘇蟬要奪回青蟬妖軀的目的。

    蘇蟬沉默了下,搖頭道“其實還是有些冒險,只是明月在這里無人照顧,我也放心不下,況此界靈機有限,若能一并前往上界,也不枉了她的資質。”

    心頭卻是暗暗嘆了一口氣,明月眼下對徐行起了一絲情愫,將來還愿不愿意隨他一同離去呢?

    而徐行又有妻子在,雖是凡女,或正因為是凡女,才讓明月她存著一絲幻想吧。

    正在幾人相對無言時,棲霞真君的輕快笑聲傳來“師兄,全魚宴整治好了,我端過來了。”

    托盤上,魚湯的鮮美氣息,沿著回廊一路飄香。

    徐行連忙站起伸手去端,蘇蟬揮袖之間,幾案上茶具撤去,卻是換上了一壺清酒并數只玉杯,笑道“今日高興,豈能無酒?”

    明月和徐行就分派碗筷兒和酒杯,倒也有幾分默契。

    蘇蟬道“師妹,你也坐。”

    “哎,師兄。”棲霞真君笑著點了點頭,挨著明月,對著蘇蟬坐了。

    徐行拿起酒壺,給眾人一一滿上。

    而后目光懇切地看向蘇蟬,舉起酒杯,笑了笑道“我敬前輩一杯。”

    他自來此界,受蘇蟬恩惠頗多,很多都是蘇蟬的人情,但這時候就不需刻意點出,平添了疏離。

    蘇蟬眸光溫潤,笑了笑,沒說什么,和徐行一碰杯,飲了。

    不等徐行提酒壺續杯,蘇蟬拿起給徐行倒了一杯,然后給自己滿上,舉起酒杯。

    徐行臉上現出疑惑,道“前輩這是……”

    “你又忘了?”蘇蟬清朗一笑,笑聲爽朗明凈。

    徐行恍然而悟,笑道“前輩不說,我還真忘了。”

    也不矯情,拿起白玉明光的酒杯微微低于對方杯檐,碰了下,一飲而盡。

    蘇蟬愣了下,也飲了,笑道“能忘……就是一件好事。”

    徐行聞言,一時默然。

    一個“能”字,道盡仙凡之別,仙者,自是要能凡人所不能。

    當許多事不在糾結于能與不能,而是想與不想的時候……從心所欲,不逾矩也。

    這時,就看見明月將疑惑和關切目光投將過來,溫潤一笑,示意自己無事。

    “師弟,我也敬你一杯。”明月目光盈盈如水,涌動著光芒,拿起酒壺給徐行倒了一杯,淺淺一笑說著。

    蘇蟬此刻正和棲霞真君隨意碰杯小酌著,見此就對視一眼。

    徐行無聲笑了笑,舉起酒杯,碰了下,飲了。

    幾人說著話,蘇蟬不食葷腥,只是飲了幾杯酒,就笑道“明月,你和徐行你們兩個先用著,我和你師父還有些事情。”

    棲霞真君關切地看向正自斟自飲的明月,輕聲說道“明月,你慢點喝。”

    二人說著,沖徐行點了點頭,就離席而起。

    魚湯熱氣騰騰,霧氣裊裊而升,將隔幾相坐的二人視線阻隔,靜靜低頭,一杯一杯飲著酒,

    “師弟,”明月此刻許是飲了幾杯酒的緣故,白皙如玉的臉頰悄然爬上兩朵紅暈,一雙瑩潤如水的眸子似也泛起了一層薄薄霧氣,目光朦朧失神,嘴唇翕動著。

    “怎么了,師姐。”徐行輕輕一笑,說著夾起一筷子魚,放到明月面前的玉碗,“你嘗嘗這個魚,挺鮮的。”

    “嗯。”明月笑了笑,低聲應著,撩起了光潔如玉額頭前的一縷秀發,拿起筷子夾起一片魚肉,放到檀口食著,抬眸說道“是挺鮮的。”

    “辟谷久了,人就沒了煙火氣,說句不怕師姐取笑的話,我還會做飯呢。”徐行飲了一杯酒,看向明月,朗聲笑道“你到家里,可以嘗嘗我和連城的手藝。”

    說來,徐行一開始都不信,連城這樣的千金小姐,竟有一手不錯廚藝?可細思頓覺平常,連城心靈手巧,于女紅神乎其技,遑論廚藝呢?

    “嗯,”明月輕輕一笑應著,螓首抬起,清冷的眉眼較以往似乎婉麗許多,凝聲道“一定……”

    。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