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逆行神話 > 第一百八十章 事在人為

第一百八十章 事在人為

 熱門推薦:
    情景似乎就這么再現著,直到雨停目送南三復主仆二人離去。

    徐行坐在桌前,慢條斯理喝著茶,此刻,竇廷章離開送南三復而去。

    一個著桃紅衣裙的少女盈盈走來,一邊收著碗筷,一邊含羞帶怯地垂著頭,問道:“公子,是飯菜不合胃口?”

    “哪里,飯菜可口,姑娘手藝不錯。”徐行微微一笑,朗聲說道。

    “可公子先前并沒有動一筷。”竇女好奇地打量著眼前的青衫少年,只覺這人眸子清幽寧靜……

    竇女注視著這眸子,不由面色恍惚起來,眼前一變,卻不知何時,已改換了一方場景。

    徐行拿起了一杯清茶,靜靜看著這一幕,此刻竇女已然提前感知到未來發生的種種場景,他無心在此繼續陪著這竇女情景再現,倒不如提前將自己記憶中的“未來”,盡數透露給竇女。

    倒也可算是劇透了。

    此刻,竇女呆立原地,雙眸失神,白皙如玉的臉頰肌膚紅潤如霞,氣息粗重幾分,似是夢到了什么羞澀情事。

    見此,徐行凝了凝眉,也就不好留下,端著一個茶杯踱步至廊下。

    相送南三復極遠之處的竇廷章已然回返了,還需得使其人昏睡,否則誤會起來,也是不大不小的麻煩。

    這邊廂竇女已然沉浸在徐行施法形成的幻境中,目光迷惘著,“未來”之事皆是一一如同親歷,突地,也不知夢到什么,嬌軀劇烈顫抖,臉色“刷”的煞白如雪。

    “不妙,”徐行此刻已將昏睡的竇廷章送到廂房消息,見到竇女異常,嘆道:“總歸是金丹道行,神識未曾化念,這演夢之術終究是欠了一點火候。”

    心念此處,為防著竇女在夢中死去,真的累及原身,神識綿延如絲,卻是已然沁入竇女夢境。

    夢中·雨夜

    南府大門前,廊檐下掛著兩盞燈籠搖曳不定,暈出一圈圈幽暗的燭光。

    竇女形單影只,懷抱著襁褓之中的嬰兒,靜靜站在廊下等待,一個仆人打開半個小門,皺眉問道:“你來找我家大官人,可有信物?”

    竇女自懷中取過一把折扇,折扇尚溫,顯然平時珍而重之,目光楚楚說道:“這是大官人親手所贈,煩請通傳一聲,就說我帶著他的骨肉來了,縱是不愿見我,難道連孩子都不要了嗎?”

    這已是仆人第三次通稟,竇女不知為何南三復不見自己,她下意識不敢去想。

    “你在這等著吧。”仆人自竇女手中騙過折扇,重重合上大門,門環晃蕩不停,在雨夜里發出喑啞聲音。

    就這樣不知不覺,已到后半夜。

    竇女看著南府緊閉的黑漆大門,不停拍打著大門:“開門啊……”

    然而寂寂夜里,并無人回應,唯有雨打青檐的滴答聲音。

    風雨漸大,懷中的嬰兒嘴唇已凍的蒼白如紙,竇女心中絕望至極,白皙細膩的臉頰上流淌下來兩行清淚,貝齒死死咬著嘴唇,“南三復,你好狠的心啊。”

    字字血淚控訴,讓人肝腸寸斷。

    感受著襁褓之中的嬰兒已漸漸沒了氣息,竇女臉色蒼白,恍若孤魂野鬼一樣孤零零走進如簾雨幕,身后的南府籠在一團漆黑當中,好似蟄伏的野獸。

    這時,因夢境本就是竇女心力所化,此刻其人萬念俱灰,沉入深淵,夢境世界開始搖搖欲墜起來。

    值此之時,執傘而立的青衫少年,緩緩踱步至竇女身旁,遮住了頭頂漫天風雨。

    竇女偏頭看去,一張慘白毫無血色的臉蛋兒,皸裂的嘴唇翕動了幾下,雖并不認識這人,但卻又覺格外親切。

    “輕易將一生清白托付,若遇人不淑,凄風苦雨,大抵如此了。”徐行聲音輕緩悠遠,似在耳畔響起,但好像又在天邊。

    竇女目光復雜地看著眼前的少年,心頭千轉百回,好像覺得自己遺忘了什么重要之事,如此情切,竟一時間忘了悲傷,正要出言詢問。

    忽然,眼前光影交錯,竇女臉色一白,正對上對面少年一雙清亮瑩然的眼眸,平靜無波的聲音中有著幾許溫和,“可明白了?”

    “公子……方才我……”竇女以手捂住心口,秀美的雙眉顰著,眸中痛苦而又迷惘,癡癡說道:“那一切都是真的?我和南大官人……”

    徐行將杯中野蜂蜜沖泡的茶水一飲而盡,沉默須臾,方道:“假作真時真亦假,你若是不信,可以稍微等等,明天正是雨后初晴。”

    竇女面色變幻不定,似還沉浸在夢中的一幕里,許久,才長出一口氣,凝聲問道:“先生是仙人嗎?”

    徐行搖了搖頭,起身走到廊下,依墻而立的油紙傘暈出一大團水漬,他緩緩撐起,輕輕笑道:“我并不是什么仙人,如你一樣,于愛恨情仇、生老別離執迷不悟,凡人一個罷了。”

    若一切皆悟,當大笑而走,上士聞道,難道不是如此?

    無欲無求,無法無念,還求什么長生,還修什么道果?只有看不透生死二字,做不到向死而生,才會如此執迷仙道,是故世上從未有仙,況仙氣乎?

    “先生……到了明天,我又該如何做?”竇女走到廊下,急聲問道。

    “我就在村口的那座高塔暫留一天,同你看一場戲罷。”走到庭院里的徐行頭也不回說著,撐起傘向大門外大步走去。

    正自悵然若失的竇女臉色微變,快走幾步,清聲問道:“還未請教公子高姓大名,仙鄉何處?”

    先前徐行只是和南三復互通姓名,至于竇女,并不知道。

    聞言,徐行身形頓了頓,心下微動,朗聲說道:“你可以稱我為玄武觀許(徐)真人。”

    竇女反復念著這幾個字,不知不覺,徐行已消失在大門拐角處,少女喃喃說著:“算人姻緣,果然是仙道呢。”

    徐行耳力極佳,聽到這話,面上不由現出一絲古怪之色,而后就搖頭一笑。

    許久之后,目光深深,嘆了一口氣:“拋開狹隘偏見,這佛門夢術一類神通真是不凡……一切有為法,皆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哪怕旁觀竇女心境變化過程,對我也有所得。”

    正是之前因著所謂分身、本尊的小小糾結已然除去,以前連自己穿入此界,可能行走在虛假的故事中都能釋懷,那么是分身還是本尊、真實還是虛幻,又有什么關系?若是虛假,那就借假修真,若是分身,那就活出本尊的風采……凡此種種,不過事在人為罷了。

    徐行步伐輕快,只覺心神空明如許,絲絲縷縷的神識,千絲百結,繞而成念,透明純粹,顆顆晶瑩。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