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逆行神話 > 第一百七十九章 情景再現

第一百七十九章 情景再現

 熱門推薦:
    徐行同樣打量著南三復,其人一身藍白相襯的錦袍,面皮白凈,五官端正,倒頗有幾分翩翩秀士的感覺,只是不笑時,眼皮耷拉下來,近三角形,面相就有些幾分兇。

    老者怔了下,不知為何心底深處生出一絲喜悅,連忙伸手相邀道:“這位相公,天就下雨了,快快請進。”

    徐行沖南三復主仆二人微微頷首,撐著油紙傘,邁過門檻,進了庭院中。

    院子是典型的北方農家小院,矮矮的黃土墻,轉角就是由竹竿搭起的晾衣架,廊下還有一些瓦甕存著積水,場景實在過于真實。

    后面的老管家去拴馬,行至屋檐下,南三復沉吟了片刻,抬頭笑著問道:“在下晉陽南三復,不知兄臺如何稱呼?”

    “萊州徐行。”徐行一邊收起油紙傘,一邊語氣淡淡說道。

    南三復只當徐行性子疏漠,臉上笑容淡了一些,卻也沒再說什么。

    “南大官人,這位小相公里面請。”老者彎腰笑著邀請,看向一旁的南三復的目光尤為尊敬。

    南三復是晉陽縣中的士紳,家有良田千頃,廣廈美婢,可謂是附近鄉里有頭有臉的人物。

    至于一旁的少年,氣度不凡,身著青衫,想來也是一位秀才相公。

    讓進屋內,老管家笑著對忙不迭沏茶的老者敘說道:“我家大官人在附近十幾里外新建了一座避暑山莊,今日前去察看,不想歸途遇雨,只好叨擾一二了。”

    “不客氣。”老者給幾人倒滿了茶杯,笑著說道。

    “請問老丈尊姓大名。”南三復拱手問道。

    老者還了一禮道:“小老兒姓竇,名叫竇廷章。”

    說著,將茶杯讓給徐行和南三復,道:“幾位安坐,莫客氣。”

    徐行神情默然,接過茶杯輕輕啜了一口,入口極甜,味道倒還不錯。

    南三復微訝,好奇道:“甜的?”

    “采的一些野蜂蜜,讓大官人見笑了。”竇廷章笑著解釋一句,道:“幾位先安坐,我去去就來。”

    說著,匆匆向隔壁的廚房走去。

    行至后廚,灶臺前,一個著桃紅衣裙的少女坐在竹凳上,朝熊熊燃燒的火膛中遞著干柴,燒著水。

    “爹。”見竇廷章提著一只雞過來,竇女問道:“這雞還沒長成呢。”

    竇廷章將雞遞少女,道:“顧不得那么多了,你先把它殺了,一會兒去劉嫂家借幾個雞蛋去。”

    少女應了一聲,就去殺雞。

    徐行此刻小口抿著蜂蜜水泡就的茶水,神識卻綿延至后廚,見竇女正在擇菜、洗菜,不時以衣袖擦著鬢角的汗水,將菜放在案板上,左手拿起菜刀,切了起來。

    “倒有幾分麗色,無怪乎南三復為之使出花言巧語手段,欺騙了身心。”徐行收回神識,并未多看,心頭卻有幾分遲疑。

    所謂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正如異氏史言,始亂之而終成之,非德也。況誓于初而絕于后乎?竇女的悲劇,很難說自己沒有責任。

    但凡事還需辯證著看,讓一個本身沒有太多閱歷的少女洞察人心,是否又有些強人所難了呢?

    這本就是一個對女子苛刻的時代啊。

    望著院中重重雨幕,徐行一時間思緒紛飛,目前來說,閑來無事、偶經此地的他又能做些什么呢?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

    面色寧靜,看著外面……下的有依萍回家要錢那樣大的滂沱大雨。

    徐行沉默著,心頭突然想起昔日李伯言的話,“我輩修道,難道不就是為了杜此不忍見之事?”

    “想得過多,果然是徒惹煩惱,蘇蟬的話倒也沒有說錯。”徐行收回神思,思忖道。

    這時,南三復已起身站在竇女所作的書畫前,開始出言點評贊嘆著,而后踱步至廊下,看著廚房中忙碌的竇女,吟著并不太應景的詩句,“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

    徐行面色淡淡看著這一幕,茶杯不知何時已空,于是又給自己續了一杯,別說,這茶倒是挺甜。

    過了一會兒,竇廷章將幾碟小菜一一端上桌,邀請徐行和南三復落座,笑道:“粗茶淡飯,招待不周之處,還請海涵。”

    “倒也豐盛。”南三復落座后,看著眼前一桌滿滿當當、有蛋有菜,微笑點頭說道。

    徐行一時間,倒并未落座,反而邀道:“老丈也坐。”

    竇廷章擺了擺手,蒼老面容上露出謙卑的笑意,道:“兩位公子坐下用飯,老拙一旁服侍就是。”

    “哪有客人安坐,主人站著的道理,老丈還是坐吧。”徐行面色頓了頓,又是勸說了一句。

    聞言,南三復悻悻然一笑,連忙起身,伸手道:“徐兄所言極是,老丈快請坐。”

    竇廷章笑了笑,也不再謙讓,四人圍桌而坐。

    “老丈,家里還有什么人啊?”南三復笑著問道。

    竇廷章還有些局促,道:“回稟南大官人,只有老拙和小女二人……”

    “爹……”正在這時,一個少女高高端著湯碗,依墻而立,騰騰雞湯的香氣就飄蕩而來。

    竇女微微偏著頭,此女臉盤如蓮花,下巴珠圓玉潤,桃腮柳暈,秀美的眉下,一雙大耳有神的眼眸,偷偷觀瞧著屋中二人,先是映入眼簾的那年輕公子,正是道左相逢的南三復。

    “汗留粉面花含露啊……”

    言猶在耳、字字落心。

    心頭羞澀點點浮起臉頰,如紫葡萄似的瞳仁左右轉動著,然抬眸之間,恰恰對上一雙冷冷清清的眸子,心頭不由一驚。

    竇廷章皺眉道:“站在那里做什么,還不端回來?”

    說著,起身打算去接那湯碗,不想一旁的老管家見機的快,笑道:“您坐,還是我來吧。”

    “快過來見過南大官人。”竇廷章輕喚道。

    “哎,”竇女應了一聲,上前盈盈福了一禮,心頭卻不停閃回著那一雙清冽眸子,抬頭看去,正見南三復目光灼灼,定定看著自己,一股羞澀縈繞心間,余此再無其他。

    老管家笑道:“老丈,你生了個才貌雙全的好女兒啊。”

    竇廷章笑著謙虛了一句:“生在小門小戶,只能粗使粗養了。”

    徐行看著這與前世八六聊齋幾乎一般無二的情景再現,眉頭就是皺了皺,目光明晦閃爍之中,心下定計。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