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逆行神話 > 第一百七十八章 清冽

第一百七十八章 清冽

 熱門推薦:
    終究是臨時起意,徐行還是沒去立刻去尋找竇女,雖心頭迷茫中,對這方似是而非的聊齋世界多了幾分探尋意,但青鳳凝練血脈眼下無疑更為迫切,也就和青鳳一同回了妖府,

    然而,太原府的晉陽縣正是六月中旬,因為徐某人之故,整個雍州前日剛剛下了一場暴雨,氣候涼爽宜人,碧綠縈帶的小河已蓄滿了水,水草豐茂,白鷺翔集。

    山道之上,二馬并行,前方一個頭戴藍色方巾、面皮白皙的華袍書生,一手執著馬韁,頓停腳下馬匹,凝神傾聽著遠處傳來的采蓮女的歌聲:

    陽春那個三月哎,桃花紅哎

    紅了那個流水紅了山野耶

    花紅鶯歌,蝴蝶來耶

    妹妹單等采花郎

    青山那個綠水好風光哎

    繞了那個綠水,繞山梁哎……

    鄉野山林,清歌小曲,別有一番風味。

    “官人,此乃人間仙境啊。”身后馬上穿杏黃色袍服的老管家,笑呵呵說道。

    “此地人更為姣好。”南三復嘴角含笑,頷首說道。

    “何以見得?”老管家笑問道。

    “未見其人,先聞其聲啊。”南三復稍稍偏了偏頭,豎耳傾聽道:“這歌聲鶯啼燕轉,這唱歌的人一定艷如桃花兒啊。”

    “哦?官人可敢打賭?”老管家手捋頜下胡須,笑道。

    “打賭!”南三復朗笑一聲,一夾坐下馬肚,向前方的山村行去……

    狐族妖府·鳴鳳閣

    徐行和蘇媚相對而坐,小幾之上,白玉壺壺口熱茶咕嘟嘟。

    “嘩啦啦……”

    皓腕凝霜雪,壚邊人似月,一身紅裙薄紗的辛十四娘提起茶壺,一一點至七分滿,雙手給徐行奉上,“先生請。”

    徐行拿過,也不講什么觀色聞香,呷了一口,輕輕放下茶杯,看向辛十四娘,隨口問道:“十四娘,那馮生的婚事可推去了?”

    “嗯,有老前輩跟著,那薛家老太君還想我賠禮呢。”辛十四娘言及此事,感激道:“真是多謝先生了。”

    徐行搖了搖頭,笑道:“與我有什么關系,誠如你言,要感謝也該感謝元武前輩才是。”

    “你們在說什么?”蘇媚桃花眼中閃過一絲疑惑,問道:“十四娘,若我沒記錯,你是那五都巡環使薛文淵府上的老太君保的媒吧?怎么,你推去了?”

    她之前聽青鳳提過此事,想要讓她出面婉拒,這種事,她一向樂見其成,怎么會橫加阻撓?

    辛十四娘面色一白,點了點頭。

    徐行接過話頭,清聲道:“說來也是十四娘的福氣,碰上了陰司元武帝君在太原云游,帝君聽說此事后,甚為憐惜,便帶著辛十四娘去了北平府。”

    見蘇媚面色驚疑不定,徐行沉默片刻,道:“蘇族長,莫要怪徐某多嘴,縱是狐族大多以情入道,也應遵著本心才是,這樣亂點鴛鴦譜,竊以為有害無利。”

    其實,他也頗有無奈,感覺自來雍州和青丘狐族打交道起,就是這些感情糾紛……前有青鳳、辛十四娘,后有封三娘,他姓徐,雙人徐的徐,并不姓涂!

    “徐道友所言在理。”蘇媚心思復雜,深以為然說著,可待看到辛十四娘歪著腦袋,時不時偷瞧對面少年,方才的贊同都成煙消云散,“遵著本心就是好方便你拐走?”

    徐行不知蘇媚想法,放下茶杯,道:“蘇族長,我在貴府已盤桓數日,也該離去了。”

    “青鳳表姐再有半個月就出關,先生不再等等?”辛十四娘急聲問道。

    蘇媚收拾了紛亂心緒,問道:“是啊,道友可是嫌妾身招待不周?”

    “蘇族長多想了,徐某確是還有事在身。”徐行神情端肅說著,已起得身來,望著狐族秘境方向,微微一笑說道:“青鳳若出關,就說我讓她好好修煉,三光神水得之不易,不要枉費了這一番機緣。”

    言落,再也不停留,微微拱手,轉身離去。

    目送少年道人灑然遠去,看向目光癡癡的辛十四娘,蘇媚幽幽嘆了一口氣,輕聲道:“十四娘。”

    “姨母。”辛十四娘轉頭看向蘇媚,疑惑而又畏怯道:“姨母有什么教誨?”

    “你可知道那日姨母瞳術因何反噬?”蘇媚臉上現出絲絲恍惚,卻是突然提起一件舊事。

    辛十四娘抿了抿唇,“這個……”

    “那凡女……”蘇媚輕輕一笑,道:“真想見見是什么樣的山,能留住這樣一片云。”

    辛十四娘瑩潤如水的目光顫動著,鼓起勇氣說道:“姨母,我從未有過非分之想,只是覺得先生是個好人,他看著雖冷漠了些,實際也開得起玩笑吧,不過為人清正,讓人信任之余,又平添親切,似乎什么都不說,但一眼朝你望去,卻好似看透了你的一生,若眼含柔意……”

    辛十四娘臉蛋兒有些羞紅,只是因這話已有些癡迷。

    她當然不知,若眼含柔意,自是來于某方古老國度,億萬雙眼睛的認同,那是穿越無盡歲月的高(維)度肯定……

    蘇媚聽著辛十四娘的話語,一雙艷而媚的桃花眼布滿了狐疑,“說的那么玄乎,我怎么沒這個感覺?”

    徐行渾然不知自己被人發了好人卡,不過若知道,是付之一笑?還是商業互吹十四娘秀外慧中、善解人意?

    不過一念,兩可而已。

    晉陽·山村

    正是午后,天色陰沉沉的,夏日之雷轟隆隆作響,南三復端坐馬鞍橋之上,四下眺望,突地一個著粉紅繡羅裙、扎著蓮花髻的少女從田壟上匆匆回返,身后跟著挑著柴火的農人回返。

    少女容色俏麗,眉不描而翠,雙眼大而有神,臉蛋兒肌膚細膩,這時候突地抬頭看到了馬上南三復,芳心不由一驚,連忙垂下螓首,衣袖掩面而走。

    “汗留粉面花含露,美,真是美啊。”南三復目光倏然一亮,手持馬韁,對著少女倉皇失措的倩影贊道。

    老管家微微一笑,說道:“大官人,天要下雨了,我們找個地方避雨吧。”

    南三復點了點頭,向前走去。

    未有多久,來到一處拐角院落,迎面正碰上一個聞聽馬蹄聲而出的灰發老者。

    “老丈,天要下雨了,可否暫避一下。”老管家問道。

    老者揉了揉眼睛,看清南三復,訝異道:“您南大官人?哦,快請,請進……”

    說著,就打算讓南三復主仆進去。

    然在這時,一把疏淡清朗的聲音自遠處傳來,“老丈,在下偶經寶地,逢此大雨,可否入貴府避避?”

    眾人心下微驚,南三復連忙扭頭朝身后看去,但見遠處一座七層高塔和黃色土墻,齊齊掩映在蒼茫陰沉的天色中,目光及下,一青衣少年執傘而立,徐徐走來。

    “好清冽的目光。”對上少年清眸,南三復不由愣怔,竟覺銳利刺目,連忙偏向一旁。

    “咔嚓!”

    其時,一道閃電亮徹天地之間,六月雷聲轟隆作響,大雨傾盆。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