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逆行神話 > 第一百五十五章 從何說起?

第一百五十五章 從何說起?

 熱門推薦:
    鳴鳳閣

    騰騰熱氣中,香茗清香四處散逸,徐行和蘇媚相對而坐,不時言談著。

    徐行抿了一口茶,笑了笑道:“蘇族長,既是至情之道,可青鳳她不喜那耿去病,定然修不出個名堂,這豈不是和蘇族長初衷相違?”

    蘇媚輕笑一聲,抬起了頭,煙波橫生地看了徐行一眼,嬌俏道:“誰說至情一定要和心儀男子在一起?”

    徐行凝了凝眉,道:“蘇族長倒是好狠的心。”

    他已聽明白蘇媚之意,求之不得,寤寐思服,難道不是情之所寄?難道就不會看破情事,破而后立?這種心境修持之法,糾結輾轉,讓他不由想起了武學大宗師龐斑,浪翻云之流,到底是文青證道,還是一綠解千愁?

    青鳳則是臉帶疑惑地看了看徐行和蘇媚,“娘,你和老徐在打什么啞謎,我怎么一句都聽不懂啊?”

    辛十四娘目光轉動,幽幽嘆了一口氣。

    蘇媚笑了笑,聲音中就有些無奈,“狠心?狐族雖名義上是四大妖府之一,但其勢微微,族中只我一個陽神勉力支撐,可我自知資質有限,修行也陷入瓶頸,此生難以突破天仙,三千年壽數一到,眼前繁華不過一場煙云,青鳳若不早日成長起來,狐族就淪落成砧板魚肉,任人宰割,而我也不認為對青鳳是狠心,不修出第二尾,歲不過百年,真是年老色衰,縱是為道友靈寵,徐道友也會棄之如敝屣吧?”

    “娘……”青鳳聞言,臉色一變,抓住了蘇媚的手,顯然被描繪的灰暗前景嚇到了。

    徐行沉默了會兒,道:“我聽說有天材地寶可以純化天狐血脈,比如紫雨飛星泉、三光神水這樣的天地靈物,未必要劍走偏鋒。”

    卻是一念之間,悄然查閱了天書上的記載,不得不說,這天書不愧是此界天地胎膜所化,記載著很多古老的秘聞,眼下雖僅僅有一頁,許多信息可能有著殘缺,但關于青丘狐族的資料還是比較齊全。

    蘇媚嬌靨上現出一絲笑意,語氣戲謔道:“徐道友手里有?”

    徐行思索了下,搖了搖頭。

    蘇媚嗤笑一聲道:“三光神水,昆侖圣后府的建木上倒是有,可是她們會給我?至于紫雨飛星泉,此物含有的星辰之力,論起淬煉血脈,比三光神水還要更上一籌,唯有千年難得一遇的紫薇流星降落極北之地時才有,青鳳她等到那一天嗎?”

    徐行神情默然片刻,其實他知道蘇媚在期待他回答什么,但他卻給不了承諾。

    青鳳似也聽出來二人始終沒有談攏,白皙如玉的小臉上滿是急切,氣呼呼地偏過頭道:“娘,我什么都不要,我就跟著老徐走,那耿家公子,要嫁你嫁去,我反正是不嫁!”

    “死妮子,胡說什么呢。”當著外人的面,蘇媚心頭羞憤,臉蛋兒紅暈照人,屈指輕彈了下青鳳的腦袋,神情寵溺道:“就你這嬌生慣養、好生懶做的性子,若非耿家不知底細,誰能受得了你?”

    徐行眸光動了動,心道:“或這種養法,才只是讓青鳳有點憊懶,而沒有被養成刁蠻的大小姐脾氣。”

    蘇媚揉了揉一臉委屈的青鳳的劉海兒,轉而看向徐行,沉吟道:“徐道友既已成親,我方才也感知到道友對那叫連城的女子忠貞不渝,何必吊著青鳳呢。”

    言及此處,蘇媚心頭也不禁有些奇怪,這徐行若是大能轉世,早早覺了靈慧,為何還和一凡女結了連理,莫非還有什么隱秘不成?

    “啊?”一旁的青鳳如遭雷亟,玉容霜白,怔怔地看著徐行,問道:“老徐,你成親了?”

    徐行點了點頭,低頭飲了一口茶,并沒有多做解釋。

    青鳳目光失神,心頭滿是委屈和懊惱,自己當初干嘛要回來。

    蘇媚柔媚一笑,道:“妾身方才之言,徐道友以為呢?”

    徐行放下茶杯,目光深深,似是陷入了一種幽思,沉吟道:“蘇族長,徐某始終覺得道法自然,求仙成道還是不能太過功利,違了本心,也就踏上了歧路……蘇族長困于陽神多年,當真是資質不濟嗎?這心月秘典,既然心如明月,難道就沒有一點深意,蘇族長可聽過一句話?”

    蘇媚面容一肅,眉梢眼角流瀉的風情煙消云散,竟難得有一絲端莊之姿,那是同輩論道的態度,“愿聞道友高論。”

    “此時相望不相聞,愿逐月華流照君。”

    清朗的聲音宛若自天外而來,鳳鳴閣倏然一寂。

    徐行面色沉靜,心頭突閃過一道孤冷幽寧的白衣清影,繼而皺了皺眉,一絲悵然若失、空落落的感覺席卷上心頭,細究卻不得解,凝眉思索道:“那道清影是明月師姐?可這又從何說起?”

    暫且壓下心頭的疑惑,也沒太放在心上。

    蘇媚此刻默默咀嚼著徐行的兩句詩,一時之間,目光迷蒙癡癡,眼前似閃過一幕幕琴瑟和鳴的往事,不知何時,兩行清淚已然自從嫵媚的桃花眼睛中流淌下來,喃喃說道:“原來是這樣……”

    “多謝徐道友點撥。”蘇媚心緒激蕩,匆匆整理下,起得身來,盈盈一拜,鄭重說道。

    徐行也沒有推辭,天書對于心月秘典的記載只是簡單介紹了來源,可這道悟卻是他真真切切有感而發,受此一拜,倒也不算什么。

    蘇媚坐了下來,笑道:“那徐道友又打算怎么對待青鳳?”

    青鳳抬起了頭,隱隱含著期待的目光投了過來。

    徐行一時沉默無言,面色淡淡道:“蘇族長應知我已有妻子。”

    蘇媚幽幽嘆了一口氣,心道果然。

    青鳳呼吸微滯,縱然知道早就是這結果,但心頭還是禁不住的酸澀。

    辛十四娘目光同樣黯淡下來,少女的丁香情思本就千轉百結,不知為何,突地想起徐行先前所說的話來,“她想嫁給誰,可能有點難,但不想嫁給誰,誰還能強迫于她?”

    徐行看了看外間天色,道:“既然蘇族長打算順其自然,那青鳳的事就先到這里吧,徐某還有事在身,就先告辭了。”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