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逆行神話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可有空

第一百三十六章 可有空

 熱門推薦:
    徐行聽著二女說了一會兒話,頗覺百無聊賴,覺得自己在此處頗為不自在,就朝徐千雪說了一聲,便出了雅間、下樓。

    茗月軒毗臨大明湖而建,已近立夏時節,兩岸楊柳依依,芷蘭汀草,郁郁青青,清風徐來,湖面就波光粼粼,徐行因著剛剛凝結金丹,難得將繃緊的弦稍稍松下,一手持著扇子,步行在堤岸上,意極閑適,不知不覺間走到一棵柳樹下,那里正有幾個老翁釣魚。

    茗月軒·三樓雅間。

    楚王寧鈺著素色絲繡蟠龍錦袍,袍服寬大,跪坐在小幾旁,身形筆直如松,左手持著一卷書,聚精會神讀著。

    其人年紀不過二十歲,面容如玉,氣質沉靜。

    “殿下,他下樓了。”廖年壓低聲音道。

    “唉,可算是走了。”寧鈺心下松了一口氣,嘴角彎起一絲弧度,放下實際根本動都沒動過一頁的書,將右手把玩著的玉符放進隨身香囊,起得身來,暗道:“孤為了瞞過這徐行,可是連林道長給的斂息玉符都用上了。”

    見寧鈺起身就打算下樓,廖年面上現出一絲掙扎,硬著頭皮道:“殿下,王妃昨天夜里來信了,是和賀先生的信一同送來的。”

    “司徒靜,她來信做什么?”寧鈺凝眉思索著,臉色分明就有些不悅,見廖年張口欲言,連忙擺了擺手打斷,沉聲道:“回去再說!”

    廖年扯了個苦笑,心道,“還是讓殿下眼下多高興一會兒吧。”

    “廖年,你就不能有點兒眼力見,孤這一會兒心情正好,非要起這個頭?”寧鈺向外走著,突然覺得好心情被掃了七八成,只覺這廖年是不是成心的,早不提、晚不提,偏偏……

    “下次出來不能帶著這廝了。”寧鈺思忖道。

    二樓,雅間之中,徐千雪正和洪靈蕓敘說著別后之情。

    徐千雪抬眸問道:“靈蕓,你來濟南,怎么就沒來找我呢?你知道我多擔心你嗎?”

    對著昔日閨中密友這出自真心的關切之言,洪靈蕓心思復雜,也不知是心虛還是怎的,將目光稍偏下一點,伸著手,將臉頰的秀發輕輕撩到耳后,小聲說道:“我沒找到,只依稀記得你和徐行住在一處道觀,但府城太大了,道觀也很多,我沒了盤纏,走投無路,就碰著了義父。”

    聞言,徐千雪輕輕拍了拍洪靈云的手背,柔聲道:“苦了你了。”

    “咳咳,”就在這時,一聲清咳響起,寧鈺頎長的身形,走進了雅間,眸光溫潤,笑道:“剛才就聽廖年說,靈蕓你在這里喝茶,正巧孤也在三樓,下來一見,果然是你。”

    “靈蕓見過殿下。”洪靈蕓目光微動,哪怕知道這和煦笑容不是沖自己,但仍是心頭一顫,連忙起身,盈盈福了一禮。

    寧鈺手持一柄象牙骨的折扇,和潔白如玉的手掌相得益彰,其人面如朗月、眸似點漆,一邊狀極自然堤上前,一邊就以折扇阻住了洪靈蕓行禮,“靈蕓不必多禮,孤本就是便服出來。”

    徐千雪臉上笑容不知何時已斂去,一雙狹長明麗的鳳眸,看著寧鈺的“表演”,眸光微微有些冷,思量道,“巧合嗎?”

    “原來千雪姑娘也在啊。”寧鈺這才將目光投來,幽幽清眸注視著徐千雪的鳳眸,不是炙熱滾燙,很難說什么情緒。

    “原來是楚王?”徐千雪并未似尋常少女一樣,羞澀垂眸,而是直視著寧鈺,“殿下不在府中處理公務,也有時間來此閑坐?”

    不愧是姐弟,這話卻是和徐行當日擠兌寧鈺的話一般無二。

    寧鈺微微一笑道:“勞千雪姑娘掛念,公務寧鈺已處理了七七八八,聽說這里的茶不錯,就來坐坐,未曾想和千雪姑娘不期而遇,你說是不是緣分?”

    徐千雪一時詞窮,卻也不知道該說什么了,至于尖酸刻薄之語,少女性情端寧,想說都不會說。

    洪靈蕓感受著這有些尷尬的氣氛,以其待人接物水平,知道該自己說話,但到了嘴邊,不知為何卻咽了回去。

    寧鈺也不以為意,笑道:“暮春早夏,正是百花盛開時,附近有一座沁芳園,其中亭臺樓閣,十步一景,寧鈺打算去賞玩一番,千雪明天可有空?”

    說著,就目不瞬移地望向徐千雪。

    徐千雪面色幽幽,卻瞥了一眼洪靈蕓,見其低下頭,也不忍心責備,轉而迎著寧鈺期待的眸子,淡淡說道:“殿下,千雪沒有時間游園。”

    說著也不顧笑容凝固在臉上的寧鈺,緩步走到洪靈蕓身旁,挽起了少女的手,柔婉一笑道:“我住的地方你也知道,你若有空閑,到我那里去吧,雖不是什么碧螺春,但都是我親手擇的茶葉。”

    “謝謝千雪姐姐。”洪靈蕓垂下螓首,低聲應道。

    “好了,我走了,不用送了。”徐千雪笑了笑,輕柔拍了拍洪靈蕓的肩頭,幽幽一嘆。

    說著,就轉身離去,倒是看都沒看寧鈺一眼。

    洪靈蕓芳心微顫,抬頭看著徐千雪離去的復雜目光,漸漸失了溫度。

    寧鈺悵然若失,頹然道:“靈蕓,你說孤就這么讓她厭惡?”

    洪靈蕓面色恢復平常,輕聲道:“殿下太心急了。”

    寧鈺苦笑道:“是啊,是孤心急了,可難道還要謀而后動,步步為營嗎?這又不是打仗!若她弟弟不是徐行,孤聘禮早就下到府上了……說來都是有趣,從小到大都是別人討好孤,看孤的臉色,沒想到,孤也有今天?”

    “靈蕓有一言不知當講不當講。”洪靈蕓見一向從容深沉的寧鈺已失了方寸,盡管知道不該,可心底仍是不受控制生出一絲嫉恨。

    “說!”寧鈺似一下子重新找回了威嚴,負著手,沉聲說道:“但不要再問孤為什么看上徐千雪這種蠢問題了。”

    顯然已做好了聽不爽之言的準備,但凡當講不當講,絕對沒好話。

    洪靈蕓斟酌著言辭,道:“千雪她性情柔婉,最是聽她弟弟徐行的話,殿下力可能使錯了地方。”

    “徐行?”寧鈺挑了挑眉,心頭閃過狐疑,道:“你的意思是讓孤先獲得徐行認可?”

    仔細想想似乎是這個道理,眼前不由浮起那個少年,似乎就是他一句話,才導致千雪對他印象大壞?可問題是,他寧鈺女子都不會討好,讓他討好一個男人?

    至于籠絡?適得其反罷了。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