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逆行神話 > 第一百三十三章 灼撩

第一百三十三章 灼撩

 熱門推薦:
    濟南府城·玄淵觀

    夜幕低垂,微風徐來,庭院中絲柳輕輕搖擺著,回廊的燈籠,就暈出一圈圈橘黃色的柔和光芒。

    藤蘿垂蔓的西墻,一道黑洞幽幽如漩,自其中邁步走出一個著素色衣衫的少年來,正是借道陰司回到府城的徐行。

    斗劍結束后,他和錦瑟一同前往地府,錦瑟將邙山鬼府的判官令牌替換給徐行后,又指點了幾句運用的關節,這才讓徐行告辭離去。

    徐行眺望著后院還正亮著的燈光,疑惑道:“連城和姐姐還未睡?”

    這般想著,就待朝燈火亮堂處行去。

    “公子,你回來了?”就在這時,絳雪自假山后走出,清麗的玉容上帶著驚喜之色。

    “回來了,”徐行打量了一眼絳雪,發現此女神光透體,顯然功行有了不小的進境,心頭也有些欣慰,輕笑說道:“怎么就你一個人,不見香玉?”

    “香玉她在修煉呢。”絳雪輕聲說道。

    徐行心下詫異,啞然失笑道:“倒是難得一見了。”

    “香玉早日修出真身,也好擺脫本體桎梏,”絳雪微微一笑,解釋了一句,道:“對了,公子,香玉的本體已移栽到公子書房前的花圃里了。”

    徐行神情微頓,頷首道:“也行,對她沒什么妨礙吧?”

    “那倒沒有,只要是在后山,并無大礙。”絳雪搖了搖頭,垂下螓首,似有些羞澀,“不過,我卻一時無法移栽過來。”

    徐行看著院墻外那株高有二丈,寬有數圍的耐冬,笑了笑,也沒再說什么。

    二人一路說著話,就沿著回廊朝后院走去。

    “這幾日,家中可有什么異常?”徐行當先而行,一只只燈籠在少年冷峻的面容上,明暗交錯,就越發顯得氣度深沉。

    絳雪亦步亦趨跟著,輕聲道:“倒無太多異常,就是楚王府的侍衛送來了不少東西,對了,還說公子您的青梅竹馬,洪姑娘找到了!”

    “洪靈蕓?”徐行皺了皺眉,清聲道:“她不是我什么青梅竹馬,她現在何處?”

    心中卻想起楚王,這人還真是糾纏不清了。

    絳雪的聲音如冰水滴落在玉盤上,清冷空靈,說道:“洪姑娘聽說認了一位姓于的朝廷命官為義父,好像因才略出眾入了楚王的眼。”

    徐行聞言一時默然,卻是想起了生死薄上的關于洪靈蕓壽數的記載,最終化成一嘆。

    這時,廂房中,連城和徐千雪二人正拿著針線,在燈下繡著女紅,小桃、小杏幾個丫鬟在一旁侍奉。

    連城一身藕荷色素裙,坐在繡墩上,氣質溫婉寧靜,秀美蛾眉下的瑩眸低垂著,穿針引線,繡完最后一針,大紅牡丹繡帛上,兩只栩栩如生的花蝴蝶,幾乎要躍然而出。

    “千雪姐姐,你幫我看看可有不齊整之處?”連城一邊將繡布遞給徐千雪,一邊端起桌上香茗,輕呷了一口,緩解下疲倦的神色。

    “阿弟,”徐千雪接過,還未察看,就聽到窗外漸近的熟悉聲音,“阿弟回來了?”

    說著,就起身向外迎去。

    “郎君?”連城芳心一震,放下茶杯,如芙蓉明艷殊麗的臉頰上同樣現出喜色,就待起身向外迎去,突然想起什么,摸了摸不施粉黛的臉頰,一邊轉身朝屏風后的里間梳妝臺走去,一邊輕柔道:“小桃,快過來伺侯我梳妝,也把夫人前日送來的那支鳳釵,給我戴上。”

    小桃掩口輕笑著,盈盈走過去。

    外間廳中,徐千雪拉著徐行的手,上下打量著,見其精神奕奕,不現倦色,心下就一松,問道:“阿弟,你吃飯了沒?這天還早,我去下廚給你做點兒。”

    說著,轉身就待離去。

    “姐,別忙活了。”徐行拉住了徐千雪,走到椅子旁落座,倒了杯茶,輕笑道:“回來前在一個朋友那兒吃過了。”

    拿起高腳果盤壘起的橘子,一邊剝著橘皮,一邊清眸抬起,問著:“連城呢,睡了?”

    雖止有一墻之隔,但徐行在家中一般不會用神識探察。

    “郎君……你回來了?”珠簾響動,連城從里間款步走出,此刻臉上畫著淡妝,如瀑青絲垂落削肩,鬢發間別著一支金釵,本就是艷若桃李、秀都曼雅的二八少女,稍稍打扮下,盛世美顏,灼撩心神。

    連同為女子的絳雪都為之失神,呼吸凝窒了片刻,眸光垂下,幽幽一嘆,悄悄退了出去。

    徐行愣怔了片刻,也不知出于什么心態,小聲嘀咕了一句:“也不怕一會兒卸妝麻煩。”

    “弟弟,”徐千雪嗔白了徐行一眼,起身拉過連城坐在一旁,溫柔一笑道:“你們兩個半個月沒見了,好好說說話。”

    “最近還好吧?”徐行面色淡淡,將剝好皮的橘子輕輕掰作兩半,遞過去一半,清聲道:“我聽絳雪說了,楚王那件事你辦的不錯。”

    “不喜歡吃橘子?”見連城不接,徐行疑惑說著,正待收回。

    “誰說我不喜歡吃了。”連城先是詫異了下,連忙伸出纖纖柔荑,拿過橘子,只覺芳心甜絲絲的,平復了下呼吸,猶如蔥管的十指飛動著,擇著橘藤細絡,少女眉眼如畫,此刻就有些嬌憨,柔聲道:“楚王這段時間,隔三差五就派人過來送各種各樣小物件。還有那洪靈蕓,你回來的正是時候,姐姐明天打算去見見她。”

    “明天?”徐行沉吟片刻,若有所思道:“我會一同去的。”

    楚王這池水實在太渾,并非良配,他得留意著點,慶幸的是姐姐對其人好感乏乏,若當真情根深種,他……

    “郎君,在想什么呢?目光冷冷的,怪嚇人的。”連城以害怕的語氣說著,見徐行回神,目光變得柔和,就將一個擇凈的橘瓣送到徐行唇邊。

    “沒什么,”徐行回轉神思,無聲笑了笑,眸光倏而下垂,臉頰就微燙,連忙伸手接過,低聲道:“那個……連城,我自己來吧。”

    他又不是希爾薇,投食像什么話。

    連城也反應過來,剛才是鬼使神差,這時就羞澀難言,暗暗自責道,“方才真是也太不矜持了,公子不會嫌我……”

    正惴惴不安著,明眸抬起,卻看到兩頰紅暈殘褪的徐行,歡喜在心湖怦然炸開,懊惱早已拋之一旁。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