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逆行神話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尾羽

第一百二十一章 尾羽

 熱門推薦:
    聽著一個道童的回稟,徐行心中一奇,“錦瑟,她怎么來了?”

    而后起身離座,出了飛閣相迎,只見不遠處,薛錦瑟著淡黃色宮裳,肩若削成,腰如約素,氣質端莊明媚,笑意吟吟地看著自己,一旁的春燕著水荷色襦裙,見徐行目光投來,嗔白了一眼。

    “薛姑娘,你不是在邙山嗎?何時回來的?”徐行寒暄道。

    薛錦瑟笑道:“那邊事情已料理完了,聽說濟水斗劍之事,就過來看看。”

    “我家娘娘回來,第一時間就來看你呢。”春燕瞪了徐行一眼,沒好氣道:“都站這半天了,也不知道請我家娘娘進去。”

    “春燕,”薛錦瑟說著,轉頭看著徐行,笑道:“春燕在我面前隨意慣了,徐兄莫要怪她無禮才好。”

    徐行笑了笑道:“怎么會呢,薛姑娘里面請。”

    薛錦瑟點了點頭,便攜著春燕隨徐行進去,此刻廳中,幾位元神真君看著通法境斗劍,已然看得直打瞌睡,這時見了薛錦瑟進來,張真君就皺了皺眉,不過也沒說什么,因為他依稀記得進來的女子,似是陰司的人?

    元神真君智深如海,哪怕只是匆匆一見,只要刻意在識憶中搜尋,也能回憶起。

    徐行指了指座位,傳音道:“薛姑娘,你坐吧,我一會兒還要下場。”

    “無妨,我站著就好了。”薛錦瑟目光微動,輕聲說道。

    徐行點了點頭,也沒落座,二人將神識投入穹頂玉鏡,觀看通法境弟子斗法。

    此刻,五座法臺之上,人影翻飛,各式各樣的法術齊發,倒是頗為熱鬧,此刻正值神宵派的弟子對陣蓬萊閣的一個弟子,但見揮掌之間,雷印現出,繚繞的雷光穿過一條栩栩如生的水龍,落在那蓬萊閣弟子頭上,但聽一聲慘叫,那弟子化作一團焦炭,而神宵派弟子也不好受,被崩散的水龍抓在胸口,吐血倒飛而回。

    類似的一幕,也在幾座法臺上相繼上演,徐行一心多用,倒是看得津津有味,念頭電轉,和大多數道人一樣,就已計算出勝負之數,青羊宮通法弟子損失慘重,短短一炷香時間,已有二十余人命喪當場。

    而扶林宗只是死傷了七八人,一半折在神宵手中。

    “青羊宮通法境弟子,良莠不齊,連海外扶林宗都比不過,這符陽劍宗可還沒出手呢。”徐行暗暗搖頭,心有所感,就朝青羊宮所在的玉樓上望去,但見國師劉基面色如常,看不出任何喜怒,身后自五行殿中走出的弟子,神情默然地沖上法臺。

    偶有自法臺上得勝而還的通法弟子,就有元神真君親自拿出丹藥,令其去療傷。

    “徐兄,這青羊宮或是在借著斗劍,正在篩選精英弟子。”薛錦瑟忽然沖徐行傳音道。

    “我覺得不像,再是不濟,也不會讓自家弟子送死,這樣人心就散了。\b”徐行思索了會兒,篤定道:“我看這已是青羊宮五殿,最好的通法境弟子了。”

    其時,其余四家只出五人,而且因為不是簽押道契的主事者,弟子不敵可當場認輸,也不影響通法一境斗劍勝敗,事實上,截止到目前,也無一人認輸。

    又過了半個時辰,神宵先后而出的五位弟子,一死一傷,其余三人以雷霆道印劈死扶林宗弟子三人,而后也不久留,退下場去。

    神宵掌教林還初面色不大好看,轉頭對著一個著杏黃道袍的老者,怒極反笑:“對上扶林這種旁門左道,竟還折了一個弟子,看來本座是閉關太久了。”

    老者苦笑一聲,無奈道:“很多弟子已有二百余年未和人斗法了,比不得扶林宗久在海外,和海妖巨獸搏殺。”

    這時,時過正午,龍虎山的弟子著玄色陰陽道袍,手持桃木劍,也先后上了法臺,和蓬萊閣弟子斗在一處。

    徐行皺了皺眉,暗道:“龍虎山祛邪打醮尚可,對上蓬萊閣的弟子,恐怕要吃虧了。”

    他已看出蓬萊閣,應是正宗的龍族傳承,水行玄功厚重淵深,也就對上神宵雷法會受些克制,果然,半個時辰過去,龍虎山四個弟子盡數折去,只有一個勝出,但也受了些輕傷。

    “戰至此刻,竟無一人開口認輸,李道長先前所言,果是在觀我膽略嗎?”徐行面色沉寂,思索道。

    后面依然波瀾不驚,倒是茅山對上海妖部屬,大發神威,五戰五勝,只有一弟子受了重傷,一時間竟成全場最佳,茅山掌教寇簡之如飲美酒,兩頰紅潤,目中道道精光閃爍,顯然很是滿意,忙讓人扶著那重傷弟子下去療治。

    “若不出意外,這一場,青羊宮應輸了。”薛錦瑟眉眼彎彎,一雙妙目落在徐行身上。

    此刻,在仙舟、云閣、瓊樓之間,一個身穿藍色布衣、二十許模樣的青年,斜飛入鬢的劍眉下,朗目寒光閃爍,喃喃道:“師尊說,青羊宮離了龍廷所在,氣勢先就弱了三分,果是不堪一擊么。”

    荊飛白將目光投向符陽劍宗方向,“聽說符陽陸斬入了金丹境,就不知可堪一戰否。”

    時刻關注荊飛白的峨眉劍派莫元青,目中絲絲縷縷金色劍光燦然成蓮,眼睛彎成了月牙兒,輕快笑道:“荊師兄,陸斬其人劍道不純,碌碌之輩罷了,荊師兄若想尋人磨劍,師弟愿以頸試劍,不知師兄可否滿足師弟這個小小愿望。”

    “你?”荊飛白淡淡瞥了一眼莫元青,搖頭道,“你不是我對手,而且你師這人……小肚雞腸,若斬了你,青城山就不得一日安寧了。”

    “你……”莫元青面皮漲紅,憤憤道:“你師才小肚雞腸,你全家都……”

    “你再說一遍?”荊飛白目光清冽,冷冷地看著十三四歲模樣的少年,右手已搭在了劍柄上。

    “你……”莫元青稚嫩的面容極為秀美,唇紅齒白,這時感受到對方藏而不發的刺骨劍意,心頭就是一沉,嘻嘻笑道:“我就不說,氣死你哦!”

    “幼稚。”荊飛白說了一句,也不理莫元青,取過腰間的黃皮葫蘆,喝了一口酒,這才將目光重新投向法臺。

    莫元青微微低頭,目中金芒明滅不定,心念電轉,“煉化了一縷金翎之氣,竟還不是這劍人的對手,師父說金翎是上界金仙妖圣的尾羽,不會是誆我的吧?”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