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逆行神話 > 第一百二十章 不懼

第一百二十章 不懼

 熱門推薦:
    青羊宮所在仙閣極是宏偉,國師劉基負手而立,單手扶著闌干,沉靜的目光視五座法臺如無物,始終落在對岸的顧十方身上。

    “可。”

    聽著這淡漠聲音,徐行心頭微動,神識所及,正見濟水南岸,一座裝飾精美的瓊樓上,符陽劍宗宗主顧十方居中而坐,下首列坐九位元神真君。

    而九殿真君身后,符陽劍宗金丹境、通法境的弟子,皆著純陽道袍,面色端肅,目光凌厲。

    徐行突地感應到什么,面色微凝,卻見一雙雙或陰沉、或冷厲的目光相接而來,一一對上,讓人如芒刺背。

    一身純陽道袍的陸斬,自神識投入玉鏡后,就一直在四處逡巡,這時猛然見得徐行的身形,深深吸了一口氣,強行按捺下獵獵殺意,偏過頭去,以神念傳音道:“畫靈,那人就在嶗山派的飛閣中。”

    顧畫靈著素色宮裝長裙,玉容冷如冰霜,明眸一縷寒光閃爍著,顯然也看到了和嶗山一群真君列坐的徐行,修麗雙眉顰了顰,似覺得右手還在隱隱作痛,櫻唇輕吐:“不用你出手,我當手刃此人,放消心頭之恨!”

    陸斬抿了抿唇,溫聲道:“也好,畫靈你一旦斬殺此人,道心桎梏盡去,應能凝結金丹了,就是不知他敢不敢下場。”

    茅山仙宗所在的一座寶閣,站在一眾金丹真人中的孫修靜,面色陰厲,死死盯著徐行,想起自家徒兒的橫死,而自己也差一點隕命,只覺心潮澎湃,殺意沸騰如水,呼吸都粗了幾分。

    “修靜,”然在這時,茅山掌教寇簡之似察覺到了孫修靜的心浮氣躁,將威嚴目光投來,“前事本座已知,待到斗劍事畢,自會到嶗山那里為你徒含光尋一個公道,眼下一切要以斗劍為重。”

    “多謝掌教師伯。”孫修靜躬身道謝,默運靜心道訣,平息激蕩的心緒。

    其時,渺云宮的幻姬,也正以神念不停打量著徐行,而后對身旁一個穿著荷花紅裙的女弟子秋山夏美,神念傳音:“那少年道人如出,你就執為師給你的游魚紫光索擒殺,切記不要給他出劍機會,此人劍法凌厲難擋,你師姐都是不敵。”

    秋山夏美是一個蘋果臉的少女,聞言,白里透紅的臉蛋兒變得蒼白,心投雖然恐懼,但也不敢違逆師尊的意思,點了點頭,小聲道:“夏美記下了。”

    幻姬描著五彩眼影的眼眸中,就是閃過一絲厲色,心道,“劍仙種子又如何,本宮就不信你能掙脫游魚紫光索!”

    蓬萊閣云臺上,海公子坐在東海龍君下首,望著遠處嶗山飛閣的目光怨毒森戾,以前還對渺云宮幸災樂禍,前日有了切膚之痛,心中恨不得將徐行碎尸萬斷!

    李伯言畢竟是陽神道行,洞察入微,神念傳音而來,就帶著幾分凝重:“徐小友對岸似有不少仇家,稍后,小友莫要下場了,以免受了針對。”

    徐行朗聲道:“我正有了解符陽因果之意,至于其他人,若僅是通法境,徐行也無需避戰。”

    李伯言沉默了下,爽邁的笑聲響起,“那徐小友既不懼,貧道也就放心了。”

    而那邊廂,隨著國師的應允,青羊宮一個通法境的道人得了授意,越眾而出,流光閃爍間,身形落在一座火行靈機凝聚的法臺上。

    “青羊宮祝融殿殿主座下,余子平,領教諸位同道道法。”余子平看著約莫三十多歲年紀,背負古劍,對著濟水南岸的符陽、扶林、云渺宮、蓬萊閣,平靜說道。

    “祖融殿,”扶林道人額頭上青筋跳了跳,蔑笑一聲:“祝融殿,好大的口氣!”

    隨著一個眼神示下,扶林宗一個著火紅道袍的通法弟子,躬身一拜,飛身離了仙舟,落在火行法臺上,手持火紅金鉤,冷聲道:“扶林宗曹熔,特來取你性命!”

    二人一言不合,就各自施展神通,一時之間,火海涌動,煙霧彌漫,過了約莫有近百個呼吸,但聽一聲慘叫,青羊宮的余子平,被金鉤刺穿后背,一簇簇火焰自金鉤生出,將其人焚燒成灰。

    通法境的爭斗,在一眾道人眼中實際沒有太多看頭,但畢竟是第一場,這時還是有不少元神真君以神念關注著。

    見生死已分,徐行就皺眉問著清微道人,“道兄,此刻濟水兩岸,雙方通法境弟子幾乎近千,這一場場比試下去,何時是個頭?”

    “小友莫急,這才僅僅是第一場,故而單獨列出,之后五座法臺,通法境斗劍是可以同時進行的。”清微道人聲音清朗,又道:“不過,我嶗山通法境弟子只出五人,金丹真人三人,陰神真君二位,陽神真君一位,其他神宵、茅山、龍虎山也一樣,斗劍主力還是青羊宮,他們門人弟子眾多,而且和符陽劍宗一樣,都是簽押道契的主事者,若是不敵,也不能開口認輸,只能不死不休。”

    冥土·槐山

    殿中,通過水鏡之術,觀看濟水上空斗劍盛景的元武大帝,蒼老面容似玄水一樣平靜,虛點了點手旁的紫青光芒氤氳的道契,感慨道:“千百年道行,就為著一時爭勢,眼看就要化作流水。”

    十殿閻君當中的宋帝王,微微一笑道:“帝君,九州道脈仙宗相安無事近三百年,而青羊宮更是不加節制,大肆授法傳道,這天地早已是不堪重負了。”

    楚江王面帶厲色,冷聲道:“彼輩只知索取,不知回饋天地,最好死絕了才好!”

    其他幾位閻君也是嘴角噙著冷笑,顯然對這話很是贊同。

    元武大帝忽而將威嚴目光投向坐在末位的薛侯,聲音中就帶著幾分溫和,“前些日子,錦瑟那孩子去了邙山鬼府,督鎮著黃河水鬼疏浚黃泉河道,眼下應已回來了吧?”

    “勞帝君掛念,”薛侯起身回稟,臉上掛著恭謹的笑意,道:“錦瑟她昨天夜里回來的,今早就帶著春燕去濟水了,說是要近觀各大仙宗斗劍。”

    “錦瑟這孩子,”元武大帝啞然失笑,道:“那本帝看看她現在何處。”

    說著,抬手一指,水鏡頓時急劇晃動,靈光變幻幾下,卻見錦瑟著一身淡黃色宮裳,帶著春燕,立身在一座飛閣前面,似要進入飛閣。

    元武大帝笑道:“嶗山派?她在嶗山還有熟人么?”

    薛侯沉吟了下,說道:“她交游廣闊,許是有熟人也未可知。”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