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逆行神話 > 第一百一十章 道在不可見

第一百一十章 道在不可見

 熱門推薦:
    既已商定,徐行也不在清微道人多做盤桓,就告辭離去,面容平靜,施施然回到后院。

    方至后院,就見呂奉寧拿著個筐子,在西墻下采摘著絲瓜,聽到徐行回來,笑著打招呼道:“公子,回來了。”

    徐行點了點頭,擺了擺手示意他繼續忙碌,緩緩行著,以神念觀察呂奉寧,見其一副怡然自得、醉心稼穡模樣,心道:“此事不急,再細細察之吧。”

    當然,也有徐行此刻還未凝結金丹緣故,自己都才剛剛踏入道途,談何渡旁人入道?

    這時,徐千雪見徐行回來,說道:“阿弟,方才正要讓人喚你呢。方才我和史伯伯議定了親事,你看什么時候合適。”

    徐行神態隨意地坐在小幾旁,捏了枚桃酥,放進口中,咬了一口,壓了壓腹中的酒氣,沉吟道:“親事定下是應該的,只是成親不必急切,待秋闈后罷。”

    “這……可還有四個多月呢。”徐千雪有些不滿意這回復,目光狐疑不定地看著徐行,語氣不善道:“阿弟,你不會是要出什么幺蛾子吧?”

    “咳咳……”徐行差點兒被噎著,給自己倒了杯茶,清聲道:“連城已是我妻,豈容反復?我這樣做,當有計較。明天我還要出去,你和連城在家,可以讓她教你撫琴刺繡,平常一些家務也不要親自做了,我會著人雇幾個信實可靠的老婦。對了,詩書都要撿起來,也不為作什么學問,只是開闊識界,廣博見聞,陶冶怡情。”

    人之患在好為人師,尤其還是自己親姐,徐行竟然越說越起勁,呷了口茶,續道:“再過兩年,也好給你說個好婆家不是……”

    徐千雪被說得一愣一愣,當聽到最后一句,芳心又羞又氣,忍不住彤紅著臉去拍徐行額頭,嬌嗔道:“哎,我以前怎么沒發現你這么啰嗦?”

    經過這一打岔,徐千雪卻也忘記詢問關于洪靈蕓的事情了。

    而徐行怕閃著少女,雖遂了她的心意,一股馨香浮動,柔弱無骨的素手輕飄飄地落在額頭,綿軟細膩,心頭多少還有些無奈在的,“總歸不是背景板,這是有血有肉、會哭會笑的人啊。”

    ……

    ……

    已是暮色低垂,濟南府城街道兩旁的商鋪、客棧,皆已漸漸掌了燈,夜風微涼,橘黃色的燈光圈圈暈出,搖曳生姿。

    似有些冷,洪靈蕓緊了緊襦裙領口,穿過一路晦明交錯的燈火,落在身后的夜色倉惶寂寥,許久,終于停在福同客棧門口。

    正要進門,卻聽到一聲陰陽怪氣的聲音,“姑娘,你的房間前夜已經到期了,我家掌柜昨夜見你可憐,已好心留你一宿,怎么今天你又回來了?”

    洪靈蕓深深吸了一口氣,抬眸而視,嗓音珠圓玉潤,“我來取回我的包袱,還請行個方便。”

    那伙計借著燈火觀看,正要再說幾句譏諷之言,赫然發現少女容色秀麗曼雅,眉眼倔強,不由口干舌燥,嘻嘻笑道:“姑娘,眼下天已落黑,你身無分文,不如隨我回去,怎么樣?我家里有瓦房三間……”

    聞言,洪靈蕓氣得渾身顫抖,一股郁積久久的憤憤涌上心頭,怒罵道:“販夫走卒之輩,引車賣漿之流,也配辱沒于我么?”

    “你……”伙計勃然大怒,雖不太了了話中其意,但這輕蔑語氣,是人都能敏銳察覺,拿過一個花布包袱棄擲于地,嗤笑道:“不識好歹,你也不找鏡子照照你自己,身無分文,恐怕下次相見,就在那青樓簫館了,到時本大爺一定光顧……”

    “啪!”

    “誰打我?”伙計被打的頭暈眼花,轉了個圈兒,捂著浮腫的臉,畏懼地四處看。

    “也不看看你是個什么腌臜玩意兒,在這口出污言穢語。”一個錦衣曉偉面色陰厲,冷笑說著,恭敬對一旁面色鐵青的于斐,朗聲道:“大人,此人見辱視聽,卑職已教訓了。”

    于斐點了點頭,彎腰撿起裝著洪靈蕓換洗衣服的包袱,拍了拍其上塵土,遞給失魂落魄少女,“洪姑娘,如何落到這步田地?”

    洪靈蕓接過,擦了擦未及流出的眼淚,道:“尋親未果,方至此境,多謝大人剛剛出手相助。”

    于斐嘆了口氣,道:“洪姑娘,此地非說話之所,隨我進去吧。”

    洪靈蕓猶豫了下,隨著于斐上了客棧二樓雅間,方落座,就問著:“大人什么時候來的濟南?”

    “今夜將將到,路上有事耽擱了下,”于斐含糊帶過這幾日經歷,關切問道:“洪姑娘,這幾日尋親似乎不順利?”

    洪靈蕓面色凄愴地點了點頭,她已發誓自己再也不會流淚,只是聲音哀切:“眼下靈蕓家破人亡,舉目無親,卻也不知何往了。”

    于斐沉吟半晌,面色變幻,想起眼前少女的聰敏品行,做了個艱難的決定,道:“你既無去處,若不嫌棄,不如到我府上罷。”

    這話一說出,于斐反而心懷通達,微微笑道:“老夫年近四十,止有一獨子,你若覺得老夫人品可信,認老夫做義父如何?”

    其實,這就是防著閑言碎語,飛短流長。

    于斐少年得志,十歲就中了二甲,后館選翰林,其人長于軍略庶務,雖當年陪著不到弱冠之年的楚王督鎮北疆,性格漸顯崢嶸,但本質還是清流文人,愛惜羽毛。

    “我于斐宦海漂泊十余年,不敢言功,但也無大過,唯知慶陽一縣時,倉惶逃奔如喪家犬,置十余萬軍民不顧,引以為恨,對這少女全當稍安愧疚之心了。”于斐心頭閃過念頭。

    洪靈蕓聞言,沒有猶豫太久,離席而拜:“義父……”

    ……

    ……

    翌日,徐行喚上呂奉寧,來到玄淵觀前殿,此刻,清微道人已早早等在那里,身旁還站著一個身量中等、相貌平平的中年道人,見徐行到來,沖其點了點頭,“貧道凌虛,你就是清微師兄常說的徐道友吧。”

    徐行拱了拱手,道:“見過凌虛道友。”

    打量了一眼凌虛道人,發現此人面容拙樸,氣質也平平無奇,徐行唯恐失禮,錯開目光,但才試著回想其人面容,不由皺眉,“咦,這凌虛的相貌,我竟有些漸漸記不清了。”

    這簡直不可能,道人神念千轉,過目不忘,除非另有門道!

    果然隨著徐行心念一動,丹田中那顆金丹道種,頓時散發出道道幽玄高妙的氣息,腦海中的那張面容清晰可見。

    “這是,道在不可見么?”徐行凝眉思索,心間若有所悟道:“恐怕凡人,連記住這位凌虛道友的資格都沒有。”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