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逆行神話 > 第八十七章 紫霄云雷箓

第八十七章 紫霄云雷箓

 熱門推薦:
    濟寧·史府

    半晌午時,史孝廉一家匆匆離去,在未時方才回到家中,一路之上都是沉默不語。

    廳中,陳設精美,中有一架雕鏤屏風,其以檀木為軸,蘇州織錦為緞面,周匝鑲嵌明玉、象牙、琺瑯,于細節處盡顯著豪奢之氣。

    梨花木椅子上,坐著的史夫人唉聲嘆氣,埋怨道:“老爺,我說什么了,不讓你魯莽,哪有上門第一天就招人為婿的?”

    “唉,我當時也是見獵心喜,何曾想那徐行竟如此推搪,而且借口都是如此荒謬絕倫。”史孝廉在廳中負手來回走著,心情煩躁。

    “春香,小姐呢?”史孝廉突然想起什么,就皺眉問著一旁的丫鬟,他著實有些擔心自己女兒。

    “小姐和三嬸回繡樓去了。”春香應道。

    “唉,妾身就想不通,我家連城模樣才學都是上上,那徐家公子怎么就看不上呢?”史夫人言語間,有著困惑。

    史孝廉搖頭嘆道:“你問老夫,老夫問得誰來?”

    這時,外間一把清朗聲音響起,“兄長,在憂慮什么呢?”

    說話間,一個身穿員外服的青年,昂首而入,面帶疑惑地看著兄嫂。

    史孝廉循聲而望,卻見是自家二弟史凌云,就嘆著氣將事情原委說了,最后叮囑道:“不過,徐生總歸是連城救命恩人,二弟也不可因此就怨懟怠慢了。”

    史凌云雖沒出惡言,可還是嗤笑道:“徐生既然不允,那是他沒那么福氣,我這里卻有一樁求請,同樣是關于侄女的婚事,還要煩勞兄長思量。”

    “哦,可是哪一家的才子?”史孝廉臉上露出好奇,大凡人心理都這樣,在其他地方受了打擊,自我懷疑中就需在其他地方找補過來。這時,史夫人也傾耳細聽。

    “縣中鹽商王天壽之子,王化成。”史凌云笑著說道。

    “他啊?”史孝廉笑著擺了擺手,心里頓時覺得失望,道:“我也聽聞,王化成是鹽商之子,其人連童生都不是,能有多少才學?”

    “哎……兄長此言差矣。”史凌云輕笑說道:“王家家藏巨富,勢力盤根錯節,上至撫臺、下至州縣,都有官面照應,這樣人家,侄女若嫁進門去,自然是俗世瑣事不聞不問、一生富貴受用不盡,這不比和一些窮酸相的書生吃糠咽菜強?”

    “至于才學,嘿……兄長,所謂鄉賢通達,遺才在野,以為弟觀之,廟堂之上尸位素餐、德不配位者俯拾皆是,與其擇一婿,以圖他來日為官做宰,富貴榮華,倒不如眼下唾手而得的富貴人家。兄長何必執著念念,緣木求魚呢?”史凌云少年時應讀過不少書,言談之間,妙語連珠,條貫分明,雖乍聽之下,當會引得清高自詡者皺眉不喜,但細思卻也有幾分道理在。

    “二弟之言,似也不無道理,容為兄再思量思量。”史孝廉喟嘆說著,負手來回踱著步子,許久之后,道:“那你約個時間,讓那王化成過府見見。”

    史凌云聞言,朗聲笑道:“兄長,這就對了。”

    史府·繡樓

    春日午后陽光透過窗紗,就帶著有氣無力的慵懶。

    連城著藕荷色襦裙,神情恍惚地坐在梳妝臺前,銅鏡中的少女臉蛋兒,不見往日明艷殊麗,而是雙眼紅腫如桃,蒼白如紙,蛾眉深深凝著,幽怨似在千山萬壑里曲折回環。

    “小姐,你還好吧。”奶娘端上一杯清茶放在一旁,關切說道。

    “奶娘……”一出聲,就嚇了蔡氏一跳,聲音虛弱沙啞,連城心如千結,又是淚珠盈睫:“徐公子,他……為什么就不要我呢。”

    蔡氏見連城凄冷苦悶,心疼極了,上前輕撫連城的雪背,寬慰道:“小姐,不過有緣無分罷了。”

    這時,外間一個丫鬟突然蹬蹬上了繡樓,推門而入,上氣不接下氣道:“小姐,我聽前院的春香說,老爺和二老爺,要將你許給同縣鹽商王老爺的兒子王化成呢。”

    “呀,”連城聞言,如遭雷亟,手足冰涼,頓時想起那日蒼嵐山的王化成,獐頭鼠目,色厲內荏……

    “完了……”

    ……

    ……

    濟南府城·楚王府

    自春分已過了二日,因著下過一場春雨,庭院中草木蔥郁,生機盎然,花園中的白玉蘭,花朵綻放,如云似雪。

    “但有一枝堪比玉,何須九畹始征蘭。”書房,楚王一襲廣袖袍服,負手站在窗前,氣度沉凝冷肅,低聲吟著前人詩句,目光幽幽,其意莫測。

    “殿下,章明煥雖已畏罪自殺,長公主哪里要如何交待?”一個錦衣侍衛躬身再請道。

    “你如實回稟就是,姑母心慈,當時也是驟然聽聞南宮祖墳被掘,一時激起憤怒,章明煥為著王事自盡,留下孤兒寡母在家,到時你將此事一并說了,姑母氣也就消了,說不得還會著人撫恤其親眷。”楚王嘆了一口氣道:“下去吧。”

    錦衣侍衛長出了一口氣,領命而去。

    “田道長可是覺得孤心狠?”見一旁默然侍立的青羊宮道人田朝宗,目光閃爍不定,楚王就問著。

    “不敢。”田朝宗神色淡淡,也看不出真實想法。

    楚王就嘆了一口氣,感慨道:“一家哭,何如一縣哭?一縣哭,又何如一省哭?非是孤不愿替其攬過于身,而是山東監察御史鄭照、呂膺等人盯著孤的錯處,此輩借著天師府道人信符秘法,將孤自來濟南府的行止布置,往金陵一日三傳,這樣肆無忌憚,也不怕敵人截取了去!此輩成事不足、敗事有余,坐盼著孤事敗,也不知孤一旦事敗,北方局勢糜爛,于他們有什么好處?”

    這話,田朝宗自然就沒有接,目光深深,不動聲色看了一眼楚王腰間懸佩的香囊,若他沒有猜錯,那里必定藏著一枚可擋天仙一擊的紫霄云雷箓,同時一位天仙也借之錨定虛空坐標,一旦楚王有著生死危機,瞬息即至。

    “師尊沒有說錯,神霄掌教,果然已將道脈氣運盡數押注在楚王身上。”田朝宗唯恐被察覺,眸光微垂,就不敢多看。

    不過,也沒有太放在心上,這些都和青羊宮無關。

    這世界,因為國師劉基和周廷的特殊關系,青羊宮地位超然,哪怕對于儲君之爭,向來也是冷眼旁觀,概不摻合,換而言之,就是誰在中央擁護誰!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