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逆行神話 > 第六十五章 抹殺

第六十五章 抹殺

 熱門推薦:
    山河鼎·祭臺

    徐行扶著昏沉的南宮雨穗,此刻就想離開這祭臺,或許是因為山河鼎崩碎的緣故,周圍黑色銅柱,不再發出黑色雷霆。

    飛掠至其中一角邊緣,目光逡巡下,“這里果有著石階,嗯,遠處甬道似是出口。”

    徐行再不遲疑,帶著南宮雨穗下了石階,朝就近一條甬道走去。

    而徐行離開約半個時辰,一大隊牽著黑犬的青羊宮道人,浩浩蕩蕩,在一個青色道袍的老者帶領下,從另一條甬道殺將進來。

    著青色道袍的老者冷峻目光四處打量,“小郡主不在此處,國師曾言嶗山嫡傳弟子和小郡主在一起?嶗山弟子尸體呢?”

    青羊宮的姜姓執事,神念忌憚地避開黑色銅柱,仔細掃過祭臺,見除卻一地碎片外,并無尸體跡象。

    “汪汪……”這時,一頭黑犬嗅了嗅空中道法氣息,對著徐行所走甬道吠了幾下,背后牽著銀色鎖鏈的金丹道人,就沉聲道:“姜執事,人從此地走了。”

    “追,小郡主生要見人,死要見尸!”雖知外間一切異象表明,山河鼎鎮壓的青州龍氣離散,小郡主已不大可能幸存,但老者仍是命令道。

    徐行一路御風不停,也不知多久,就來到了甬道出口,突見兩個身穿純陽道袍的弟子,神情冷厲,橫劍攔住去路,喝道:“什么人?”

    “符陽劍宗,通法境弟子?”徐行目光冷峻,心頭殺機沸騰,自己被符陽宗主陷入此地的怒火,一下子就騰騰燃燒,青女寶劍出鞘,帶著一往無前之勢,向二人脖頸含怒斬去。

    “這……”見這劍光勢如雷霆,粲然奪目,二人神色就大變,揮劍格擋。

    “砰……”劍鋒交擊,磅礴雄渾的法力自劍鋒傳來,千鈞難匹,二人反震而出,落在一旁的山石上,“哇”一口鮮血噴出,面如金紙,神情震怖。

    徐行看著掌中寶劍,中現道道蛛絲裂紋,暗嘆一聲,青女終是凡兵,這樣折騰,已然毀去。

    “不過青女雖毀,這二人還是要死!”徐行冷哼一聲,灌入法力,朝二人斬去。

    “噗嗤……”劍光灼灼,二人頓時慘叫一聲,一槲熱血自喉間噴涌,濺落在后面山壁上,形似弧月。

    徐行再也不看二人,一手環著小郡主的纖柔腰肢,神行符催動,騰風而起,向遠處薄霧冥冥的山崖飛去。

    其時,天已放亮,云層中霞光萬道,風嘯山林,松濤生滅。

    “那是什么?”徐行立身在一塊山石之上,放下因為失血仍在昏睡的小郡主,看向遠處的天空。

    只見玄黃之氣四下彌漫,滔滔綿延,遮天蔽日,“異象這樣驚天動地,寶物出世?”

    不知為何,徐行心頭突浮起一段話,但又搖頭一笑,這和自己又有什么關系,自己道行還太低微,方才就已經險死還生了。

    突然,右手滾燙炙熱,青銅碎片來回游弋,似在催促他前去,徐行眉頭皺了皺,心頭猶疑道,“又是龍氣?”

    方才,所有好處都讓碎片靈寶拿了,自己出生入死,什么都沒落著,這靈寶還厚顏讓自己涉險?

    徐行緊緊握住手掌,以行動暗示了自己態度,“不去。”

    然而,掌中碎片似乎沉不住氣,一股牽引之力蓄著,周方虛空隱隱波動,徐行臉色微變,還未說什么,就被一道難以說清顏色的光芒籠罩,消失在原地。

    山石上,南宮雨穗平躺其上,柔弱嬌小,如一只貓咪,突地遠處山林一聲虎嘯響起,然而這時,一道冷厲喝聲響起,“孽畜,也敢傷天家血脈?”

    還未自蒿草叢中躍出的老虎,甚至都還覺察到獵物氣息,忽然心臟氣血沸騰,好似被人捏爆一下,翻滾兩下,氣絕身亡。

    青羊宮姜道人身形落在山石前,以神念察看了下小郡主傷勢,面色有些凝重,“郡主失血過多,郭寧,將回血丹拿來!”

    自一個年輕道人手里接過溫玉丹瓶,倒出一顆龍眼大小的棗紅色丹藥,屈指彈去,柔和地送入小郡主檀口。

    “看來那嶗山道人防著和我等照面尷尬,救人后獨自離去了。”青羊宮姜道人暗自猜測著,轉而回想起甬道處的尸體,還有這風馳電掣的遁法,心思就有些復雜,“這些大派仙宗弟子,道法玄妙,手段凌厲,老師沒有說錯,果是我青羊宮心腹之患!”

    ……

    ……

    莽莽虛空之內,被青銅碎片裹挾著的徐行,此刻已收斂了臉上驚色,沉靜地打量著四方虛空。

    畢竟,只有陽神道行的元神真君,才有資格陽神出竅,渡虛空如履平地。

    朝游北海暮蒼梧,咫尺天涯,說的就是這些道人。

    至于肉身橫渡虛空,唯有開辟洞天的天仙,才可為之!

    眼下,徐行借助著神秘的青銅碎片,竟輕而易舉做到。

    “虛空如層,我看著似是直行,實際是在踏著一個個節點。”徐行以神識體察著周方虛空,目露深思。

    “看來,青銅碎片先前吞噬、轉化山河鼎人道龍氣,已恢復了些許本源。”

    也不知行了多久,徐行忽然感應到前方一股玄黃之氣,厚重宏大,蒼茫寥闊,氣息暖洋洋、柔和包容。

    “到了!”不知為何,徐行心頭突然閃過一念,青銅碎片不是為其本身而來,應是為了自己。

    一股訊息突地如潮水齊齊涌入腦海,徐行目光幽沉,喃喃道:“地書,成道之寶?”

    地書和天書一樣,實際都是天地胎膜,天地每一次蛻變,都會留下一層遺蛻,上面以本源無聲記錄著天地大道。

    這是伴隨天地而生,哪怕遠遠比不上傳說中洪荒大界的三書,但也是先天之寶,帶著一絲先天道韻。

    徐行之前還疑惑,昔日明月師姐言及此界仙宗勢力,為何只提及天、人二書,未曾想這地書不是沒有,而是一直在孕育。

    “也不知有多少頁?”徐行不知此界天地經過多少次蛻變,但也知道這等先天靈寶,縱是奪得一頁,也受用不盡。

    心頭對于青銅碎片的不滿,就淡淡了些。

    神器雖好,但由人擇!

    徐行此刻道行雖不值一提,但幾乎和傳說中那些大能一樣冷冽性情,掌中至寶一旦有了人性,第一想法就是出手抹殺!

    或許正因為此,偶然得了人性的靈寶,一旦僥幸逃脫大能控制,游弋諸天萬界挑選宿主,名為主人,實則為狗!完不成任務,動輒恐嚇抹殺,也帶著報復意思?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