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逆行神話 > 第六十三章 輸不起

第六十三章 輸不起

 熱門推薦:
    徐行右手按緊了腰間‘青女’寶劍,面色凝重,突然劍光閃爍,赫然出鞘,刺向一處虛空,污血砰濺,一條拇指粗細的黑色海蛇,就被刺落于地,一雙狹長猩紅的蛇瞳,濕冷噬血,不甘地呲了呲毒牙,翻滾兩下,一動不動。

    “這是元神真君豢養的海妖?”徐行凝眸,思索道。

    原來幻姬此刻被李伯言符光糾纏住,只能以神念催動殿中豢養的海妖,阻攔徐行。

    寶殿雖整體是一件真級靈寶,但畢竟連后天都不入,一旦帶上生靈活物,便不可再藏須彌于介子,非是如此,李伯言也不會讓徐行只身進入,解救南宮雨穗。

    徐行正在思索時,周圍云霧峰聚,一道道黑線自四面八方襲來,正是海蛇。

    徐行臉色大變,靈竅之中的法力升騰而去,當空顯出一道透明水幕,“噗呲呲”碰撞嚙咬的聲音,直讓人頭皮發麻。

    劍光攪動,鋒銳犀微,血污四散爆開,一條條海蛇落地,扭曲兩下,就沒了聲息。

    “海蛇這樣密集,還不知有多少條,我法力再是磅礴,也經不得這樣消耗。”看著周身半丈之地護身光幕在撲擊下,已呈搖搖欲墜之勢,徐行心頭就有些憂慮。

    當前問題關節是,他破不開元神真君的幻術,尋不到出殿路途。

    徐行試著抬起右手,期望青銅碎片能辟邪破障,但卻毫無動靜,就是皺了皺眉,“果然不能指望這靈寶碎片主動出力么,以前每次異動,無不是我生死危機加身,才會被動反擊。”

    徐行又將神識四下放出,準備尋找出去路徑,但四處海霧茫茫無盡一樣,仍是無獲,一時間也無法可想,將肩上少女放下,倚靠在肩頭,收縮周身法力靈幕,“看來,只能等外面分出勝負了。”

    似想起什么,自懷中取出一面玄鐵令牌,正是陰司鬼差之令,試了下,皺眉道:“此地竟開不得陰陽通道?”

    轉而看著被帶出的紅繩,將通透晶瑩的蟬形玉佩握在掌中,沉吟道:“還未到山窮水盡時,再說,她一時間也未必趕得來。”

    正在這時,徐行腰間懸著的沉香木符,代表著嶗山嫡傳弟子身份的信物,上面一道云紋閃耀著金光,繼而響起一把蒼老的聲音,正是李伯言,“小友不要擔心,掌教那里已占了上風,貧道一會兒就來救你。”

    徐行連忙取過,凝聲道:“道長,云渺宮的幻術,你可有破解之道?若能破這幻術,我自己就可走出。”

    李伯言那邊突然傳來一道冷哼,“李伯言,還敢隔虛傳音?”

    劍氣激蕩,戛然而止。

    徐行搖了搖頭,將那沉香木符收好,這時,耳畔一道“嚶嚀”聲音響起,小郡主南宮雨穗幽幽醒來,目光驚懼地看向四周。

    徐行道:“醒了?”

    小郡主后退一步,臉色蒼白地看向徐行,聲音中帶著顫抖,幾乎要被嚇得哭出來,“這是哪里?你是什么人?”

    徐行解釋道:“白天,我們見過,我是來救你的。”

    小郡主秀氣郁郁的大眼睛中,帶著怯生生的神采,語氣不確定道:“真的?”

    徐行點了點頭。

    見徐行神色淡然,不像窮兇極惡之徒,心底不由信了幾分,這才偷眼打量起來,突然想起來上午似有這么個人跟著車駕,又驚又喜道:“你是白天,娘親賜著御酒的那個道人?”

    徐行隨口應道:“想起來了就好。”

    “白天那伙歹人……那我娘親沒事吧?”小郡主小臉之上帶著關切,輕聲問道。

    見這小郡主性子柔和,似乎還挺懂事,醒來第一時間就問著自己母親安危,徐行也就多說了兩句:“長公主殿下只是受了些驚嚇,并無大礙,就是你被倭人擄走,現在掛懷的很。”

    小郡主抿了抿唇,道:“那我們現在回去?”

    徐行搖了搖頭,“你看看腳下。”

    小郡主看了看四邊,突見到一條條黑黝黝、黏糊糊的海蛇呲著毒牙,猩紅的瞳子,陰冷猙怖。

    “呀……”頓時嚇得一跳,死死抓住了徐行的胳膊,帶著哭腔道:“蛇,都是蛇……”

    徐行道:“它們過不來,不要怕。”

    眉宇間也顯出一絲憂慮,“這李道長怎么這樣磨蹭?”

    “轟……”

    震耳欲聾的聲音響起,天旋地轉,整個宮殿法寶似被狠狠拋起,四處旋轉。

    徐行面色大變,緊緊抓住發出驚呼的小郡主手腕,神識探查而去,發現周方幻術云氣散逸殆盡,但整個宮殿卻發出閃爍波動的靈光,似有些不堪重荷一樣,隨時都會崩潰。

    至于海蛇早已被震蕩四散,尋不到絲毫蹤影。

    “外面好像是無垠虛空……”徐行收回神識,忍不住驚聲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嶗山掌教丘道人身形踉蹌幾下,面色默然地看著對面發髻散亂,一身純陽道袍殘破的顧十方,譏誚道:“不想道友已是天仙,還這樣輸不起?”

    二人皆是一州仙門掌教,又在青兗二州交界交手,可以說已存了幾分賭斗之意,至于彩頭就是下方法寶宮殿中的二人。

    但丘道人怎么也不會想到,顧十方竟在不敵于他后,不要面皮,施展劍遁破虛之法,將二人給傳送走了。

    顧十方冷笑道:“丘道人,你既然能夠以本尊欺貧道化身,就不要怪貧道不守規矩!呵,就算貧道不守規矩,你又能如何?”

    丘道人搖了搖頭,無心與其爭辯,湛然目光猶如實質,穿過層層虛空,猶豫了一下,蒼老身形明滅閃爍,打算朝著二人追去。

    顧十方冷眸閃爍,一邊按劍而起,緊隨丘道人之后,一邊神念傳音道:“青虛師弟,回山門告知陸師弟,祭品已傳送至山河祭壇。”

    ……

    ……

    也不知過了多久,徐行和神情惶恐不安的小郡主南宮雨穗,終于停落在一處所在。

    徐行看著上方幾近崩潰的靈光,凝聲道:“不好,這靈寶要崩碎!”

    全力施展法力,抓起南宮雨穗,朝殿門沖去。

    “嘭……”

    劍光起處,斬門而出,徐行和小郡主南宮雨穗堪堪落在地上,還未站穩身形,就聽到身后遠處一道驚天動地的爆炸聲次第響起,真級靈寶承受不得虛空的重重壓迫,湮滅成碎片流光,四散而溢。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