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逆行神話 > 第五十五章 從長計議

第五十五章 從長計議

 熱門推薦:
    那倭人猿臂輕舒,正要向小臉煞白,目光驚惶的連城抓去,忽然一股劍氣凜然而至,心頭就是一寒。

    噗嗤!

    劍刃斬來,雖手臂下意識往后縮,但仍是慢了一步,悶哼聲響起,左臂被利劍削斷,落在地上,濺起了塵埃。

    連城這才反應過來,“呀……”一聲,雖是心神震撼,但一時卻未發出尖叫,只是臉色蒼白,目光惶急,似受驚的兔子一樣。

    徐行見連城呆在原地,皺了皺眉,心道,這女子僵立在原地,是被嚇傻了?都不知道往后逃么?

    他卻不知連城閨閣小姐一個,見貼身丫鬟死在自己身前,血濺臉頰,一時都沒有暈去,已殊為難得,此刻腦海一片空白,只剩來自本能的害怕。

    好在此刻那方才被人群沖散的秦氏奶娘,已勉強平定了些心神,向連城小跑來,“小姐,快跑!”

    這時,人群驚慌四散,不乏一些青壯,將體弱的秦氏撞的七葷八素。

    而那受傷的倭人,疼得渾身顫抖,哇哇大叫著,用右手和牙齒撕破前襟衣衫包扎左臂傷口,兩個倭人也察覺到了徐行上前,目露兇光,執刀殺來。

    二人目光都是狠辣非常,似根本沒有看到連城一樣,雙手握刀,劈斬而下。

    徐行冷哼一聲,隨手攬起連城盈盈不足一握腰肢,運極法力,右手橫劍而斬,蓮華一樣的灼灼劍光,向二人脖頸兒斬去。

    二人飽經廝殺,幾乎出于本能,臂成弓形,豎刀格擋,然而,金鐵交擊聲響起,一人慘叫,頃刻刀斷人亡!

    另一人似是人仙,并非單純抵擋,而是橫刀之間,使出“疊浪三重”震勁手法,故而抵消了泰半攻勢,人則趁機飛退二丈遠處,臉上黑色面紗頓時被殘留劍氣劃破,垂落而下,露出一張冷漠兇狠臉孔,淡淡血痕自眼下過鼻而至唇角,平添幾分獰惡。

    見此,徐行凝了凝眸,暗道,人仙果然難對付。

    道人以通法修為,一般最多對上三位人仙圍殺,再多就要飛身而遁,但人仙都是萬里挑一,一身藝業驚人,妙之絕巔,常人將武藝練至登峰造極,談何容易?

    可徐行神念感知而過,周遭正和軍卒交手的竟有十幾位之多,這怎么可能?

    還有,朝廷的金丹真人呢?為何袖手而視,還不出手?

    正思索之際,突然抬頭向遙遠處群山萬壑掩映處望去,頓時面露驚容。

    那里四道氣息正和一道玄妙帶著一絲飄渺的氣息相持,仙道交鋒,就有氣機牽引。

    元神真君!

    “須賀君,替我殺了他!”那斷臂的倭人此刻已包扎好,目光怨毒地看著徐行,陰沉濕冷,如蛇一樣,握刀的右手都在微微顫抖。

    “蠢貨!”須賀由三怒罵一聲,但目光卻凝重非常,精神不敢松懈半分。

    眼前這人身上有著法力,若不是上師臨別種下的法印,可豁免道法加身,他也不敢貿然對上。

    一個閃光術糊臉,失神一瞬,就是尸首分離的下場!

    大喝一聲,“此人難敵,柳生君、春田君速來!”

    本來正和侍衛廝殺的兩個倭人聞聲,當下棄了敵手,向徐行圍攻而來。

    徐行眸光流轉,就想把懷中女子先扔到一旁,好做廝殺,正要行動,卻赫然發現懷中女子已如受驚的小獸般,緊緊抱住自己的腰,俏臉上掛著漣漣淚珠,和一些血水混合。

    這時,就如落水之人抓緊了稻草,死也不撒手。

    徐行就想以法力震飛此女,但這時經過一番耽擱,三柄裹挾著人仙必殺意志的倭刀,劈斬而下。

    徐行沉喝一聲,這時也顧不得將懷中女子棄之一旁,至于祭出擋刀,賺的一瞬之機,不論男女,自不屑為之。

    身隨意動,渾厚磅礴的法力澎拜而出,周匝氣流激蕩四溢,一手攬住連城,一手執劍盡數削過立身方圓之地。

    叮鐺……

    三位人仙所使倭刀,都是擇選海底鐵精融入,百鍛打造,對上同為人仙之劍的“青女”竟不遑多讓。

    但徐行全力催動法力,力中有法,何止千鈞?縱是三人將勁力卸散六成,余下落在身上,也是如遭雷擊,向四下崩散開來。

    七竅流血,耳邊轟鳴不停,三人對視,目中皆是帶著絲絲震怖,“這人法力為何這樣雄渾?”

    如斯法力,三人根本拿不下!

    一人又想高聲引喚同伴來援,但卻被須賀由三所阻,“諸君,不要忘了正事!你我拼著玉碎,也當纏住此人!”

    那邊廂,事變倉促之時,王化成也隨著奔逃人群亡命,此人身旁有著幾個仆役,人高馬大,但遇擋路,皆是狠狠一把推搡開,一路之上,也不知多少婦孺老幼被其帶倒,被人群踩踏,發出痛哼。

    彌勒佛像后,嘴角長著黑痣的老管家,顫聲道:“少爺,此地不可久留,我們還是逃命吧。”

    王化成腿肚子直轉筋,面如土色一樣,看著下山的狹窄山道,此刻那里正有四五個灰衣人左手執盾、右手握倭刀,抵擋著不停向山上趕來救援的錦衣侍衛。

    “你這老夯貨,到處都是歹人,哪里逃去?”王化成又怒又怕,罵道:“都是你個老夯貨,攛掇著本公子來這鬼地方!”

    那老管家聽著罵,臉上有些委屈,心道,少爺你不惦記著別人家上山進香還愿的大姑娘、小媳婦,又能來這鬼地方遭這無妄之災?

    這時,王化成突然目光一亮,甚至一時忘了害怕,手指向遠處,低聲問道:“那是誰家的小姐?”

    只見王化成目光落處,遠處一青衫男子攬著一個紅衣大氅的少女,二人身形在半空中飛舞,紅衣少女裙裾翩翩,瓔珞流蘇,隨風周搖,其中風姿神韻,讓人心旌搖曳,不能自持。

    王化成嫉妒道:“這人艷福不淺,竟能擁著如此佳人!”

    管家看了一眼,笑道:“少爺,那是史孝廉之女,連城,少爺可有感興趣?”

    “原來是史老鬼的閨女?這老鬼有這樣俊俏的女子,上次拜訪時,竟不讓本公子相見,實在可恨!”王化成臉上現出憤憤,不過此刻看著遠處的青衫少年,心頭猶疑不定起來。

    想起剛剛對方,似是貴人身旁隨從?

    這是吸取了方才教訓,準備回去好生打聽一番,再從長計議。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