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逆行神話 > 第三十四章 斷手

第三十四章 斷手

 熱門推薦:
    煊赫劍光裹挾著無盡殺意,光芒刺目,幾令徐行微微瞇眼。

    一股凜冽殺機鋪天蓋地而來,澹臺明月冷眸閃爍,雪白的藕臂上,一只手鐲模樣的靈寶,輕輕向前一遞,頓時放出萬道白色光芒,化作一道防御光罩。

    “轟”

    澹臺明月嬌軀晃了晃,向后退了兩步,唇角一道嫣紅流下,臉色也是蒼白的可怕。

    但那劍光卻仍是被擋下了。

    青虛子目光陰沉,面色鐵青說道:“真級靈寶。”

    金丹修為能擋他一擊而不退,雖是借著真級靈寶之力,可也足以讓人側目了。

    澹臺明月神色冷漠,兩手如穿花引蝶,以難以想象的速度于胸前結著道印,云袖飛舞,恍若月宮仙子翩躚,周身一輪輪月光暈出。

    “刺!”

    無盡銀色月光化作一柄柄短匕,一念之間,似從四面八方朝青虛子攻去。

    一身寬大純陽道袍的青虛子負手而立,一頭青絲無風自動,見萬點寒光加身,卻不屑一笑,大袖一揮,宏大靈機如濁浪排空,似驅趕蒼蠅一般,將目光所及的萬柄月光神劍盡數破去。

    “米粒之珠,也敢放光華?”

    在澹臺明月和青虛子斗法之時,徐行同樣被一股冷冽殺機鎖定,抬眸看去,一個素色衣裙的少女神色不善地看著自己,正是顧畫靈。

    顧畫靈手中拿著一柄白色鯊魚皮劍鞘的寶劍,臉色如清霜幽寒,“徐行,上次因著薛錦瑟那個賤人,饒你不死……”

    然而,這譏諷之言還未說完,一道青玄劍鋒,穿云破空,已向自己喉嚨刺來。

    “好膽!”顧畫靈玉容微變,掌中寶劍連忙迎去,因是猝不及防,這就吃了暗虧。

    青女劍劍尖刺在顧畫靈掌中寶劍劍脊上,巨力襲來,顧畫靈身形不由自主被震飛數丈遠處,氣血激蕩,胸口不規則起伏,雪膩臉蛋兒上更是現出兩抹不正常紅暈。

    徐行心下微嘆,有著一些失望,本想著以同樣雷霆手段重創顧畫靈,為明月師姐討回一局,奈何,自己入通法時日尚淺。

    不過,方才一擊,多多少少已判斷出自己眼下實力,足可和顧畫靈一戰了。

    這些念頭如電而轉,徐行此刻見一刺不中,猿臂輕舒,劍作橫斬之勢,向顧畫靈腰間殺去,可謂徐行一搶先出手,就是殺意如瀑,辣手摧花。

    顧畫靈非泛泛之輩,雖失了先機,但稍后即以劍光護住周身。

    仙道斗法爭鋒,除卻以法寶相爭,多半都是近戰,唯有真正大神通者,斗法才不見絲毫煙火氣,或是泯滅輪回,或是囚殺因果,宛若棋局一般,甚至可綿延成千上萬年。

    二人劍光糾纏,有來有往,也不知何時,突一聲悶哼響起,顧畫靈掌中之劍連著右手飛出。

    徐行一劍建功,并不追擊,而是探手如電,接過一綹青絲,那是自己耳后一縷,與此同時,淡淡劍氣也在臉頰處劃過一道血痕。

    徐行目光沉寂,將青絲死死攥在掌中,化作點點灰燼,而掌中不知何時,現出一枚玄鐵令牌,陰司鬼差令!

    而澹臺明月此刻也在和青虛子一擊之后,青虛子似察覺到顧畫靈這邊變故,果斷舍了澹臺明月,揮手去捉那只斷手。

    澹臺明月則是迅速后退到徐行身旁,氣息有些虛弱,正要說些什么,卻聽耳邊一聲輕喝,“走!”

    纖細柔荑被人牽起,投入一圈半人高的幽幽漩渦之中。

    “師叔……”顧畫靈嘴唇慘白,毫無一絲血色,右手因為法力,早已止了血,圈圈白色光暈在手腕斷口處涌動,心中已是恨極:“師叔怎么不去追殺那二人!”

    青虛子面色陰沉似水,手中法力護著斷手,語氣凝重說著:“畫靈,未成真仙前,這肉身萬萬不可受損,你這斷臂,除非掌教出手了。”

    長生真仙因為精氣神三者真正渾圓如一,靈竅方位更不會出錯,才可斷肢重生。

    否則,縱然是可道一聲神仙的陽神真君,肉身被毀,想成真仙也是艱難很多。

    就這區區一只斷手,顧畫靈甚至當下就立刻可以施展法力接著,甚至不影響以后用劍,可惜,待到突破真仙時,必為今日悔恨。

    青虛子急切道:“你且忍耐片刻,這斷臂,眼下只宗主能接。”

    此刻還多虧顧十方剛剛突破了天仙境界,否則,也只能先胡亂接著,以后再尋天地靈物了。

    事關道途,顧畫靈只得壓了心頭恨意,可是此刻一只斷手懸著,心中委實酸澀難言。

    冥土。

    徐行和澹臺明月落在一座陰山之上,四下寂寂無聲,唯有遙遠處傳來陰風呼嘯。

    “明月師姐,你還好吧?”徐行問道。

    澹臺明月輕咳了一聲,搖了搖頭,聲音中帶著一些中氣不足,“我沒事……用些療傷丹藥,調息幾天就好了。”

    徐行神思悠遠,心頭還有著余悸,喟嘆道:“未曾想元神真君竟這般厲害!”

    這還僅僅是陰神境,若是陽神境,恐怕單單以出竅元神,就可行走三山五岳,朝游北海暮蒼梧了。

    這也是徐行一開始并未想著在青虛子眼皮底下,打開陰陽通道原因。

    澹臺明月蒼白臉色上卻隱有一絲羞怒,終于似有些忍無可忍,清冷道:“師弟,我沒事,你可以松開我手了。”

    徐行聞言,忽然驚覺他似乎還牽著一只柔若無骨的冰涼小手,連忙松了開,面上多少有些尷尬,清咳一聲,端色道:“師姐,我在陰司有一好友,我們先在她那里躲幾天再走。”

    澹臺明月聞言,點了點頭,應允下來,似也不再將方才插曲放在心上。

    陰司·宮殿

    薛錦瑟端坐在裝飾精美的云床上,著一身淡黃色宮裳長裙,腰間懸著白色錦紋玉帶,將窈窕身材束起,端是儀靜體嫻,氣度雍容。

    見著丫鬟春燕領著徐行進來落座,她的眼底漾起微不可察的笑意,“慎之,今日怎地有閑暇來我這里?”

    徐行也不隱瞞,坦言道:“徐某和師姐卻是來這里避難來了。”

    “哦?”薛錦瑟身體前傾,玉容現出一絲好奇,正待詢問,轉眼卻看到一道清冷如月的身影,心頭微驚,“聽徐行方才說,這是他的師姐?”

    澹臺明月見薛錦瑟打量自己,就是點頭致意,并未說其他。

    薛錦瑟輕笑一聲,笑容明媚動人,忽而說道:“慎之,我原來只道你是散修,卻不想還有著不俗的師門傳承,你這位師姐道行高妙,仙姿絕倫,想必你也是出自名門了。”

    徐行還未說話回答,澹臺明月冷冷說道:“我和師弟來自昆虛。”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