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逆行神話 > 第二十六章 青虛子

第二十六章 青虛子

 熱門推薦:
    離了陳家老店,走了約莫一里地,金公子出言相邀道:“慎之,不必急著回去,你我在鎮上用過飯菜再走。”

    徐行想了想,送鐘林鬼魂入黃泉路,倒也不必急于一時,索性答應了下來。

    在路邊尋了一座酒肆,挑簾進入,眼下正是晌午,食客不少,大堂中亂糟糟的。

    眾人就想去往二樓,店中掌柜似也看出眾人氣度不凡,都是讀書人,就讓伙計領著幾人上樓。

    一行人上樓,剛剛落座,點了幾樣小菜,方敘了幾句話,樓下突然“蹬蹬”上來幾人,伴隨著掌柜的討好笑聲,“這位大人,樓上請。”

    當先之人身披紅色大氅,內里罩著棉甲,身材魁梧,國字臉威嚴堅毅,濃眉之下,眸子如鷹隼一般,四處逡巡片刻,突落在拿起酒杯小口抿著的徐行身上。

    徐行感應到這不善目光,轉眼看去,這人他認識,慶陽巡檢李紀!

    徐行看著李紀將右手停在鋼刀處,搖頭笑了笑,也不在意。

    應該是巧遇!

    李紀深吸一口氣,招呼身后親兵向一旁的桌子上坐了,但目光仍死死盯在徐行身上。

    此次,他遵著縣尊大人的命令,來梨水鄉征發青壯,解運糧草,未曾想碰到眼前這賊子!

    雖想出手擒殺此人,但想起于知縣耳邊警告,便強忍住心頭殺意。

    “再讓此輩多蹦跶幾天,朝廷大軍一到,早晚將此輩灰灰。”李紀心中恨恨想道。

    徐行將杯中酒一飲而盡,對李紀心頭所想,他多少也能猜到一二。

    俠以武犯禁,更遑論是煉氣士,還在掌控另說,不再掌控就是不安定的力量,最惹官府中人厭惡。

    “這李紀為人方正剛直,少從軍,有勇武,這等底層官吏最是迂闊,死命維護體制。”徐行心中感嘆道:“寧周定鼎二百余年,按著三百年的王朝周期律,吏治也該漸漸敗壞,正如尹崇之子尹啟文,可還有著李紀這等千千萬萬的官吏,總能再撐個百十年,這就是王朝氣數余蔭了。”

    李紀面色陰沉著,卻見徐行迎著自己凜冽目光注視,仍和金公子等人談笑飲酒,神情自若,心頭更覺驚懼,“此子心性如此,實是為朝廷一大害。”

    想著這等人物,偏偏目無法紀,不服朝廷監管,心中更是大恨,冷哼一聲,再也無心吃喝,帶著手下親兵離了酒肆。

    “慎之認識這巡檢?”金公子放下筷子,若有所思問道。

    徐行搖了搖頭,道:“偶然見過一次,倒也不熟。”

    金公子心中泛起嘀咕,心道,“莫不是徐行得罪了這巡檢。”

    心念及此,無端一凜,心中思量,有道是民不與官斗,徐行雖人才難得,但今日所見種種,想來已是修了那仙道,這等身懷異術之人雖要結交,但斷不可深交,否則身家性命牽連進去,恐有大禍。

    這般一想,額頭已見了冷汗。

    徐行見金公子神情恍惚,面色蒼白,轉念一想,就知曉了原委,但這時也不應點破。

    舉起酒杯敬了金公子一杯,而后笑了笑道:“多謝金兄款待,我已酒足飯飽,時間也是不早了,若無他事,徐某先行告辭了。”

    金公子回轉過神,連忙笑道:“慎之,要不還是我讓下人送你回去吧。”

    徐行擺了擺手,婉拒道:“多謝金兄好意,我還有事在身。”

    說完,告辭離去。

    見徐行離去,劉毅滿臉疑惑問道:“玉汝,慎之怎地一個人先走了。”

    金公子苦笑一聲,道:“徐兄心細如發,察覺到我方才態度的冷淡,遂離去了。”

    “君子之交淡如水,金兄許是多想了。”劉毅聞言,卻出言寬慰道。

    “或許吧。”金公子忽然明白父親當年為何和那夏侯劍客僅僅是萍水相逢。

    “古諺有云:仙不與人聚,龍不同蛇交,縱是再怎么仗義疏財,也只能獲得好感,卻沒有認同。”金公子并不覺遺憾,臉上再次恢復笑容,道:“喝酒。”

    梨水鄉去往三葉鄉的道路上,徐行足不沾地,似緩實疾地行著。

    方才,并非他對金公子生了嫌隙,他倒也不至于如此狹隘,一來卻是有事在身,二來也不想給普通人帶來麻煩。

    徐行轉眼就將這件小事拋在腦后,尋覓了個四下無人之處,取出陰司鬼差令牌。

    “我雖已通法,可也不確定能否以肉身進入陰司,且試試吧。”

    雖知道魂魄出竅,也能前往陰司,但徐行斷不會冒那險,此次前往薛錦瑟處,一來為上次贈丹和抵擋符陽劍宗親自道謝,二來也想打聽一番山東最近的情形。

    這一段時日,他總覺得天地靈機躁動不寧,似孕育著大變,再聯想到婁道人那尊天仙分身山東出現,心底遂起了疑惑,若這山東真是成了是非之地,他會帶著徐千雪果斷離開此地。

    反正以他修煉速度,本身又不缺法訣,按部就班修煉就好,根本不必要摻乎什么天下大勢,新手村猥瑣發育到滿級,出來虐菜的十里坡劍神才是他心中夢想,實在不行,就做徐跑跑。

    這時,鬼差令牌被徐行全力灌入法力,以神識感應虛空中的冥冥入口,但見一縷幽光自虛空而生,忽而迅速擴大,幽光冥冥遙遙,在面前化作一道半人高的漩渦,徐行看了一眼,也不猶豫,身形躍了過去。

    而就在徐行徹底消失在此處后,天際一道流光幾下閃爍,已至近前,一個身穿純陽道袍的負劍老者,微微瞇起眼睛,神色冷峻地感知著徐行漸漸散去的氣息。

    身旁還跟著一二十個年輕的男女弟子,一個氣度軒昂的年長弟子,神情疑惑問道:“師尊,陰司十八層地獄叛亂,鬼差已盡數調了去平亂,此地怎還有鬼差逗留?”

    符陽劍宗馮虛殿殿主,青虛子老眼中有銳利劍光一閃而逝,語氣凝重道:“陰司根基深厚,有一些隱藏備用力量也不稀奇,你我師徒除了要防備蓬萊閣的人,還要拘拿此輩。”

    “這出入之口都是一致,守真、鶴儀你二人守住此地,待到那鬼差回返時,務必擒拿。”青虛子冷冷說著,隊伍中一男一女兩位道人應了一聲,便越眾而出,在一旁恭謹侍奉。

    青虛子點了點頭,也不多言,帶著剩余弟子向其他地方巡視而去。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