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逆行神話 > 第二十四章 桑生

第二十四章 桑生

 熱門推薦:
    鐘林之家,在慶陽縣以西二十里外的梨水鄉。

    這時,一行人趕著牛車,向梨水鄉緩緩行去,冬雪早已化盡,道路上也漸漸有了人氣,都是進縣城置辦年貨的農人。

    徐行和金公子、劉毅三人坐在牛車中,車內鋪著厚厚的羊絨毛毯,牛車下放著炭火盆,熊熊熱氣直往上竄,故而也不嫌冷。

    “不知徐兄這一身異術,從何處學來?”劉毅見徐行穿著薄薄青衫,又佩著劍,氣度凝然如松,神情卻從容平靜,不由有些眼熱,出言問道。

    問人師承,這在修行界,其實很不禮貌,但劉毅也不懂這忌諱,心中所想,就直接問了出來。

    徐行臉上現出回憶之色,道:“偶遇仙人點化,得了一道劍訣,雖不能延年益壽,但勤加苦練,足可堪為護身依仗。”

    徐行嘴里幾乎沒有一句實話,但這時卻非常必要。

    果然,劉毅聽得這解釋,炙熱目光黯淡,就喪失了興趣。

    世人修仙多半是為了長生不死,這誘惑連帝王都抵擋不住,若徐行直言相告,劉毅纏著要學,到底教也不教?

    金公子笑著看這一幕,也不好奇,苦哈哈修道哪里有嬌妻美妾,快意人生自在舒適?

    記得二十年前,附近縣里曾有一李姓大戶人家,家中廣宅千廈、良田阡陌,可后來一根獨苗發了瘋,新婚之夜拋下未婚妻,嚷嚷著修仙長生,結果最后人到中年,滿頭白發,一臉滄桑回來,可那時家中基業已被管家篡奪,未婚妻也瘋瘋癲癲,他氣憤不過,遂一把火燒了房屋,結果……被判了個斬監候。

    仙道,虛無縹緲的東西,不提也罷。

    不知不覺間,牛車已到了梨水鄉,此地村口有一條小河繞村而過,兩岸長著積年梨樹,每到春天三月,雪白梨花沿水蜿蜒,因此而得名。

    眾人下了牛車,自有金公子的仆役趕著牛車,幾句話的工夫,已到了鐘家。

    鐘家是真正的貧苦人家,三間茅草屋,外間是籬笆荊棘扎就的院墻,比著徐家要差上許多。

    “前身之父怎么說也是秀才功名,又有著洪舉人照顧,徐家雖是小門小戶,但總歸不是家徒四壁。”徐行暗自對比著,心道:“未嘗沒有徐千雪命格的緣故。”

    擁有雛鳳命格的女子,多是身家清白,不大可能貧窮落魄太狠,甚至到流落風塵、歡場賣笑的地步。

    否則,存著黑歷史,或是經了幾手,再想母儀天下,難度將呈幾何指數上升。

    這時,院內聽著蒼老咳嗽聲,似是一老嫗,有氣無力道:“外間是誰?”

    “伯母,是我,金成。”金公子目光似有些憐憫,道:“我和劉毅還有鐘兄縣中的同年來看您了。”

    徐行見這一幕,心里就有些沉重,似也理解了當時鐘林的針鋒相對。

    老嫗推門而出,頭發如枯草堆一般,似是許久沒睡好,臉色也很是憔悴,渾濁目光更沒有什么神采可言。

    早年喪夫,一心將兒子拉扯成人,取中秀才,眼見終于熬出頭,轉眼兒子卻死于非命。

    這等打擊,可以想見心中的絕望和麻木。

    然而這就是蕓蕓眾生,正在苦苦掙扎的命運,無力如浮萍,總伴隨著悲哀和不幸。

    “我知這怨氣是如何來了。”徐行心中喃喃道,“這是對著命運的不甘和對生者的嫉恨,再加上慘死之后的怨氣形成。”

    這時,鐘林之母也將幾人迎進了屋中,老嫗手忙腳亂一陣,倒了幾碗茶,哀聲道:“家里也沒什么好招待的。”

    金公子看了看茶水,碗中大片葉子浮起,皺了皺眉,也沒喝,道:“鐘兄之事,伯母要節哀才是,若是短了用度,可來縣中我府上來取。”

    這話倒也有幾分真心實意在,他和鐘林結交之時,雖總是受著吹捧,但總算是一段交情。

    見這一幕,徐行倒是對這金公子刮目相看了,無怪乎那位夏侯劍客將“青女”贈送給金公子之父,金家父子這仗義疏財的性子實是一脈相承。

    “不敢再煩勞公子了。”老嫗目光也現出感激。

    金公子說完,轉而以征詢目光投向徐行,見徐行微微搖了搖頭,知道鐘林鬼魂不在此處,遂問老嫗道:“桑兄現在何處?”

    老嫗道:“子明自那日受了驚嚇,眼下臥床不起,眼下還在鎮上的陳家老店落腳。”

    金公子點了點頭,道:“那我去看看他。”

    面對一個老婦人,眾人也沒有什么話好說,只得告辭,向著鎮上的陳家老店而去。

    劉毅轉身看了鐘家一眼,似嘆了一口氣,道:“白發人送黑發人,唉……”

    眾人心思都是沉重,車廂也寂靜下來,一路之上只聽到牛車的轔轔之聲。

    陳家老店。

    桑曉臉色青黑,眼窩更是深陷,瘦骨嶙峋一般,此刻他緊緊抓住被子一角,圍坐在床榻的角落里,渾身顫栗地看著衣柜方向,此刻那里陰影處正有一團黑氣不停盤旋,隱約形成一個鬼臉。

    桑生面色驚駭欲死,嚷道:“你別過來,冤有頭債有主……”

    “啊……鬼啊!”那黑影眼眸血紅,理也不理桑生言語,嘴角獰笑著,猛然就向桑生沖來。

    聽到樓上刺耳叫聲,客棧下方頓時就是一陣騷亂,食客都面面相覷,停了筷兒,議論紛紛道:“方才那叫聲,怎么回事兒?”

    陳掌柜這時也不再低頭撥弄著算盤,抬起頭堆著一臉笑道:“上面住了一個書生,這幾日許是又發癔癥了,諸位客官不要驚慌。”

    心頭卻在暗罵不停,這姓桑的窮書生,再作鬼叫,就讓他滾蛋!

    原來,桑曉每次都說房中有鬼,但掌柜帶著店中伙計上去之后,總是什么都見不著,一來二去,索性就不再理會。

    然而,這時兩個作書生打扮的年輕人,忽然帶著四五個仆役“蹬蹬……”地就向樓梯上快步走去。

    掌柜面色大變,正要喊伙計去攔,問明來意,陡然見得金公子的背影,卻是認得。

    這邊,金公子此刻和劉毅已快步上了二樓,神色匆匆,滿是焦慮。

    方才牛車行到樓下時,徐行突說感應到厲鬼陰氣,于是猛然掀開車簾,身行向上一躍,就已飛上二樓窗戶處。

    這一幕著實讓金劉二人嚇了一大跳,但很快反應過來,知道桑生處定是出了變故,也不敢耽擱,帶著一眾仆役就朝陳家老店涌去。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