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逆行神話 > 第二十章 龍氣元符

第二十章 龍氣元符

 熱門推薦:
    又過了四五日,天氣放晴,雪也融化大半,但道路仍泥濘難行,徐行也打聽著縣中蔣知縣被革去官職,心頭最后一絲憂慮也悄悄被抹去。

    然而,慶陽縣衙。

    于斐一身青色官服,頭戴烏紗帽,托著茶盞,從容地給兩方人介紹。

    下首左邊坐著的中年漢子面容剛毅,不怒自威,正是李紀,此刻他目光凝重地看著對面椅子上坐著的三人。

    那三人頭戴范陽笠,都穿一身黑金絲繡成的公服,神情冷肅,按著腰間鋼刀的手掌,覆著厚厚的老繭。

    正是刑部六扇門駐在萊州府的人,受得山東學政尹崇委托,來慶陽縣查辦兇手。

    為首之人名喚周雄,相貌平平,但臉色冷峻,聲音中帶著一絲沙啞:“李巡檢,將案情說說吧。”

    李紀穩了穩心神,徐徐道:“此事還要從半月之前說起……”

    于是,將尹啟文來慶陽縣自被害的經過,一五一十說了。

    說完,衙門大堂就陷入死一片寂靜。

    “此案的關鍵人物,還是那徐家姐弟!”周雄目光濕冷好似毒蛇之瞳,閃爍著兇厲。

    尹啟文之所以二來慶陽,就是為了求娶徐家姑娘,更巧的時,尹啟文所托的前任知縣蔣令剛剛被徐家拒絕,后腳尹啟文就被殺,若說這其中沒有貓膩,誰都不信。

    “周大人有所不知,下官初時也這般想,但到了徐家,卻發現此事絕不是那徐行做下。”李紀言辭鑿鑿,對自己的判斷極有自信,“那徐家人際關系本就簡單,徐行也只是一文弱書生,怎地可能夜奔三十里,殺了尹啟文,這在情理上說不通。”

    周雄突然冷笑一聲,道:“李大人可知眼睛也有可能欺騙你的時候,這天下就沒有說不通的事!若是那徐家二郎身懷道術,刻意偽裝呢?”

    “這……”李紀聞言,忽倒吸了一口涼氣,這時一旁敬陪末座的馬臉官差面色猶疑,吞吞吐吐道:“周大人,我記得當時,聽仆人說并未聽到尹啟文呼救之聲。”

    “當然不會有呼救,以道法隔絕視聽,雖是平常手段,也非凡人可知。”周雄突地陰測測說道。

    “這案其實不難,若在南方,只要舍得付些代價,求問鬼神,一問即知。”周雄似感慨地說道。

    南方神靈密布各省府縣,皆是忠心大周朝廷的英杰敕封,雖陰陽交通不會容易,但只要堅持,總能獲得一些有價值的線索。

    ”若是身懷道術的高手,此事麻煩了!”李紀眉頭皺著,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若是道人,也未必不可擒殺,除非金丹真人還敢反抗,但那時自有人上層出面交涉……我這里正有刑部簽押的龍氣元符,專克此輩。”周雄目光陰沉,眼底分明有狠辣之色閃過。

    道人……嘿!除非成就金丹真人,否則龍氣克制下,一身道法十成去了七成,一隊披甲軍士執戟可殺!

    人道龍氣專破道法,這在寧周之前多少就為歷朝歷代所知,但對其體會卻不深,于龍氣運用都算粗淺。

    然二百余年前,國師劉基輔佐周太祖掃蕩太平道后,將龍氣諸般妙用一一告知,周太祖遂攜山河鼎,定鼎于六朝古都金陵,終于造就今日大周王朝據陰面力量三分其一的大好局面。

    當然,這些在官方史書都不許記載,周雄尚不知其中緣由,故而徐行也不知這世界底層道人竟如此艱難。

    這不奇怪,若人道無自保手段,任誰都可拿捏一二,這人道早就絕了。

    不說其他,眼下統一王朝都不會有,凡人只會被仙人圈養,或是形成一宗挾數城的松散城邦,仙道至此沒有龐大池水蘊養,近親繁殖,吃棗藥丸。

    當然,金丹真人卻又是云泥之別,龍氣壓制也不容易,正是一顆金丹吞入腹,我命由我不由天。

    李紀見周雄成竹在胸,也不再說什么,只是對于徐行是兇手,還有些將信將疑。

    于斐見兩方人商議完畢,笑道:“先不忙著拿人,本官已著人備下了酒菜,幾位用過后,再調人抓捕不遲。”

    周雄也不推辭,一路自萊州府而來,鞍馬勞頓,正要用過酒菜,再讓李巡檢調兵遣將,圍殺徐行。

    不提縣衙后堂觥籌交錯,推杯換盞。

    卻說徐行,自當日凝竅,今日終于將周天竅穴凝練完畢,他也不知為何自己身上靈竅宛若蟬翼,一沖就破,只當這具肉身天賦異稟,是天生修道種子。

    “凝竅已畢,可為何我心頭還有些隱隱不安。”徐行立身窗前,靜靜出神。

    “不管如何,今日需通法了,只有修出法力,才可盡情施展法術,于這方鬼怪世界,方有了一絲自保之力。”徐行強行驅散心頭的煩躁,轉身再次打坐。

    他并不將自身安危寄希望于先前曾助他在天仙分身手下逃過一劫的靈寶碎片,而是抓緊時間提升修為,以圖自保。

    “通法,即是以真元勾通靈竅,以神識勾畫法力符箓,這也是先前筑基三關的用意,若不開天門,就不可能有神識,若不凝練靈竅,真元不足不說,還缺乏變化。”這也是徐行對【元始無極經世書】道文,作出自己的解讀。

    徐行心神投入,先在丹田中以神識勾勒出符箓之形,而后調動自身龐大的真元,一一貫通周天靈竅,回轉丹田之時,已然似滔滔江河,氤氳成霞。

    外間,靈機如漩渦向徐行周身盤旋,青鳳見此更是滿心歡喜,極其享受地將嬌小玲瓏的身子蜷縮在徐行懷中,瞇起了眼睛,呼吸吐納起來。

    慶陽縣·東郊外。

    冬雪殘褪,霜林蕭瑟,北風吹動,颯颯作響。

    一個身穿雪白宮裝長裙,秀美面容上蒙著白色面紗的少女,突地抬起了頭,一雙如弦月彎彎的明眸沖徐家方向望去,“有人在通法?此地果是不凡,看來師尊說那人隕落于此,應是確鑿無疑了。”

    少女小聲說著,秀足輕點腳下草葉,身形忽地翩躚飛起,如一只白色靈蝶,穿過皚皚白雪,消失在遠處。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