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逆行神話 > 第八章 鼠輩

第八章 鼠輩

 熱門推薦:
    翌日,金公子一行扶著裝殮有鐘林遺體的棺木里的寺去,而徐行也隨后跟上。

    行不多時,眾人在山下道別,徐行拒絕了劉毅的同行要求,手持“青女”,施施然向三葉鄉走去。行不多時,淺山凹已遙遙在望。

    “姐姐想必已是急壞了。”徐行心中這般想著,不由加快了腳下步伐。

    嗯?

    徐行突然停下步子,目光驚疑不定地望向對面二人,“不知兩位攔住徐某去路,卻是何意?”

    對面不遠處的雪地上赫然站立著神情清冷,氣質高傲的二人。卻是一男一女,正是那明陽觀中的顧畫靈和陸斬。

    此刻,陸斬神情懨懨,似乎對眼前的一切根本提不起一絲興趣,不過,待看到徐行腰間的青女劍之時,卻多打量了一眼,目光中似有些疑惑之色流露。而顧畫靈則是目光如劍,上下審視著徐行,一副饒有興致的樣子。

    “可是你斬殺的那山魈?”顧畫靈笑意盈盈,但眼底卻無絲毫溫度可言。

    徐行皺了皺眉,似是對這質問語氣不喜,沉聲道:“是與不是,又當如何?”

    顧畫靈輕輕把玩著自己涂著玫瑰色蔻丹的手指,那手指如玉筍般修長圓潤。聞言,微微一頓,冷笑道:“一奪舍而生的散修,竟如此傲氣,當真是不知死活!”

    素手一揚,一道柔云水袖登時如天女散花,裹挾著鋪天蓋地的殺機向徐行籠罩而來。

    卻是一言不合,殺機如瀑。

    徐行冷哼一聲,伴隨著清越的劍鳴聲響起,點點寒光綴成弦月,一道身形不進而退。

    “呲啦……”

    水袖卷起,法力激蕩,發出陣陣爆鳴聲,隨著一聲驚咦,半尺長的流云水袖翩躚而落,于皚皚白雪之上四處飄浮。

    驚咦的是卻是陸斬,至于顧畫靈面色難看至極,目光幽冷如寒冰,方才雖是她隨意一擊,但也未曾想這人竟能擋得下。

    “好劍!”陸斬目光灼灼,脫口贊道。

    隨后冷冷地看向徐行,“如此寶劍放在你手,實屬暴殄天物。”

    徐行心頭一突,冷喝一聲,猛然拔劍,看也不看,灌注真氣沖眼前連連揮去。

    只覺刺耳的金鐵交擊聲炸裂在耳畔,一股股排山倒海的大力自劍身傳來,沛莫能御。

    徐行身形挺直如松,赫然后退至三丈遠處的雪地上,身前的雪地上點點血點漫如繁星點點,端是刺眼。

    徐行鼻下溫熱一片,薄唇抿的發白,一雙如黑曜石深邃的雙眸森厲無比。

    “鼠輩!”徐行冷喝道。

    盡管對于和此界修道之士斗法已有一些準備,但也未曾想有這般快。

    他方今不過煉氣大成之境,這還是托了昨天翠屏山山符印的福,靈氣經由那殘缺碎片的轉化,省他修持苦功,否則萬難抵擋眼前二人隨意一擊。

    煉氣之道,自易而難,功行周天,真氣盈溢丹田,便是小成;真氣化形,貫行十二重樓,就是大成;凝氣化湖,一如蛟龍潛藏,興云布雨,即是巔峰。

    此后便可以真元洗刷后天身軀,不斷叩問筑基三關,開脈,凝竅,天門。

    陸斬面色陰沉如冰,聞聽這聲喝罵,眉頭深鎖,按了按懷中的寶劍,不知為何,一時間卻也沒有再次出手。

    此人實力不過螻蟻,反手可滅,但掌中之劍著實有些名堂,雖非法器,但卻有一股隱而不發的劍意蘊藏。否則,方才何以破他凝練如鋼的法力?

    這是人仙之劍!

    見陸斬一擊未果,顧畫靈面色倒是好看了一些,不過聲音仍是清冷孤傲,“倒不愧是曾經凝結過金丹的人物,縱是茍延殘喘,倒也不容小覷。徐道友有資格知道我二人的來歷,符陽劍宗,顧畫靈,陸斬。”

    顧畫靈說著,心中卻在盤算著如何在不弄死徐行的前提下,將其帶回到符陽劍宗。

    她雖不知機緣為何,但不外乎功法,靈寶之流,待到將此人捉到山門,再慢慢盤問一番就是。

    “就是此人性情桀驁不馴,而且能自金丹三災中逃得神魂,奪舍重生,絕不是什么好相與的角色。”顧畫靈思忖道。

    修道之人結成金丹之后,需要渡風雷火三災,每五百年一次,渡不過道行做流水,灰灰了去。

    因為三災皆是考驗道人之心性根骨毅力,沒渡之前,鮮有人確定自家能渡的過。故而,總有一些自信渡不過的道人,提前奪舍轉生。而近三千年來,古神接二連三隕落,香火神道大興于世,一些仙道大派弟子,更是如魚得水。

    但也有一類道人,或是因為機緣,或是因為心性,縱然在三災之中道行化作流水,但卻能保存一絲神魂,且經由三災錘煉,這神魂堅韌無比,正好奪舍轉生,踏入道途極快。

    當然此種情形卻是罕見至極,故而不顯人前,少有人知,不過得益于符陽劍宗傳承久遠,顧畫靈恰恰知道。

    徐行心頭冷哂,此界仙宗的門人弟子不修德行,頤指氣使,動輒傷人,實是該殺!

    顧畫靈見徐行無視自己二人,臉色倏冷,已知對方心志堅毅,絕非言語所動。

    冷哼一聲,周身氣勢鼓動,眸光凌厲非常,正要全力出手。

    而陸斬雖未出劍,但神識已然鎖定徐行,同時以氣機封住了徐行的逃遁之路。

    “爾等二人自說自話,卻是要逼迫于徐道友,顧十方的女兒和弟子就這般能耐?”

    正在一觸即發之際,一道雍容沉靜的聲音響起,輕飄飄地落在場中。

    顧畫靈目光微凝,神情凝重地打量著來人。

    徐行轉身看去,卻見不知何時,長身玉立,氣質淡然的薛周,緩緩地走來。

    薛周對徐行點了點頭,微微一笑道:“徐兄當真不考慮加入我陰司嗎?”

    徐行心中閃過疑惑,不過念如電轉,頓時明了薛周之意,當下微微沉吟道:“今日卻是讓薛兄如愿了。”

    薛周微微一笑,揮手一揚,一枚玄鐵令牌如清風拂絮,停滯在徐行身前。

    徐行探手抓住,只覺一股刺骨幽寒自令牌而出,半邊身子頓時麻痹,似將神魂也要凍僵一般,徐行眉頭皺了皺,心想薛周應不會在此時坑自己,便運了運真氣,也不放手。

    果然,一個呼吸之后,那冰冷感覺如潮水而退,反而神魂傳來陣陣清涼。

    “看來這是怕遺失被凡人撿拾了去。”徐行心中思索著,這才有余暇打量了令牌一眼。

    令牌通體呈黑金之色,入手溫潤細膩,其上雕刻著脈絡細致的云紋,正中兩個鳥篆,“陰司”,背后卻是“徐行”二字。

    徐行頓時心頭一跳,眉頭不由皺了皺。

    “我當是誰,原來是薛侯之女。”顧畫靈柳眉微蹙,一字一頓說道,不知為何,清冷如水的聲音中竟好似帶著一絲……咬牙切齒?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