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英雄無敵大宗師 > 第一千七百七十八章 光明神水

第一千七百七十八章 光明神水

 熱門推薦:
    一點生命魔法元素的明光從手中涌出。

    如同一點火星,一個火藥桶被瞬間引燃。

    徐直只覺手中一陣溫熱,無數熾烈的白光爆發了出來。

    似乎有人在遠程控制,借助他的魔法力量進行了施法。

    極為擅長圣言術和圣唱術,徐直對這種光芒太熟悉了。

    但白光濃郁的太純粹了,徐直覺得整個天地都化成乳白的色彩。

    這道咒術的威能也遠勝于圣言術和圣唱術,徐直已經聽到馮塔金男爵的慘叫。

    “光明神水,為什么生命神祠的神饋能藏在羊皮紙上,還能發揮這種威能。”

    “這定然是用了邪神那處世界的羊皮紙卷軸技術。”

    “里恩老賊,我和你不共戴天,我要吃你的肉,喝你的血,我定然將你化成亡靈,承受永生永世的痛楚與折磨。”

    “啊,我的眼睛,我的身體……”

    白茫茫的世界中,馮塔金男爵的聲音顯得咬牙切齒,壓根聽不出此前對密斯特瑞歐的承諾。

    只是大戰的出征開啟,便遭遇了意外。

    這場意外有點大,白芒整整持續了六秒,才忽然消失不見。

    天空中一片片骨粉唰唰下落。

    感受著麻木的身體,徐直努力扭動著僵硬的脖子。

    被人用詛咒借力,他當了一次魔法容器。

    體內三百零五點的魔法值已經所剩無幾。

    若魔法值夠多,徐直覺得白芒還會持續。

    這種白光對他沒有損傷,但帶來了極大的遲鈍感、麻痹感、無力感,也陷入了極為糟糕的針對性戰斗狀態,一時難以扯脫。

    不遠處的金克拉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顯然是鉆回了元素界。

    這貨跑的很快。

    徐直心下好一陣羨慕。

    在馮塔金男爵軍團的中心放出這么一個大雷,他感覺自己闖了大禍,很想回元素界。

    “怎么會這樣?”

    一側的埃拉多恩臉色慘綠,出師未捷身先死,馮塔金男爵這打個鳥的勝仗,這都快被人要打死了。

    她看著不遠處被打擊到僅僅剩下一顆骷髏腦袋的馮塔金男爵,對方似乎搖搖欲墜,即將步入死亡,這讓她心中不由好一陣蠢蠢欲動。

    方圓數百米的亡靈幾乎都是死光光,只留下幾個亡靈大將和一些高等階的生靈在喘息。

    若要干掉馮塔金男爵,這是一個極妙的機會。

    隨手一補刀,埃拉多恩感覺馮塔金男爵可能要去復活。

    但也僅僅如此。

    此后需要承受馮塔金男爵的報復,需要逃離這綿延不知道多少公里的亡靈圈。

    現在還沒和夏農交戰,阿柏羅也沒和科瑞森陷入沖突,打死馮塔金男爵沒有任何好處,只可能帶來馮塔金男爵對阿柏羅的敵視。

    埃拉多恩摸了摸兜里的藥劑和卷軸,她的心中有點亂。

    機會來的很好,但一切都沒到攤牌的時刻。

    可這個禍事似乎是徐直闖下的,若是暫時放過馮塔金男爵,對方會不會稍做恢復就干掉她們這個幸運三人組。

    要么,賣好治療一下。

    可一個德魯伊怎么去治療亡靈?

    一場意外,似乎將此前的布置全盤打亂。

    埃拉多恩的神情顯得極為矛盾。

    過了兩三秒,她才‘啊呀’一聲大叫。

    “天啦,好猛烈的光芒,發生了什么?這到底發生了什么?教廷的人打過來了嗎?”

    埃拉多恩浮夸的表演讓馮塔金男爵都稍微回了點神。

    他眼中魂火一陣轉動,骷髏腦袋上無數黑光籠罩。

    幾個死亡騎士形態的亡靈大將身體開始顫抖,一團黑煙在他們的身體中開始燃燒。

    隨著黑煙匯入馮塔金男爵的黑光之中,燃燒殆盡,他們的軀體也如灰灰一般飄散。

    “干得好。”

    “你干得很好。”

    黑煙中馮塔金男爵的聲音如同怨魂,這讓徐直好一陣擔心,他努力看向了埃拉多恩,期盼著這個老德魯伊能推他幾把,將他弄回元素界。

    感知中,徐直覺得自己連捏碎專署契約的力量都沒有,整個人像被封印一般。

    面板之上,他身體有著一個未知狀態。

    ??:光明神水正在洗滌你的身軀和靈魂,去除晦塵,效果未知,持續時間:?

    沒有傷害,從字面上而言,似乎還有好處。

    但他并非普通的生靈,作為神棄之軀,他身體很難灌輸這類東西,除非涉及規則……

    徐直腦袋剛剛閃過一個念頭,感知中的面板便搖搖晃晃了起來,開始了扭曲旋轉。

    “要糟,真是與這些玩意兒有牽連。”

    “吱吱閣下,你干的很好,讓我躲過了里恩的后招,他居然能利用生命神祠的光明神水,該死的,他若不亡,我豈不是被他克死。”

    馮塔金男爵的聲音打斷了徐直的念頭,當黑光收縮,他的身體重新呈現了出來。

    纖細的骨骼依舊證明著他此時的脆弱,當周身涌動的魔力又體現著他的強大。

    身軀幾乎被摧毀,但馮塔金男爵魔法尚存。

    對亡靈們來說,只要靈魂未滅,不是徹底摧毀身軀,修修補補又能湊合過日子,這甚至不需要進行不朽者的復活。

    馮塔金男爵顯然也沒有這種打算。

    他的話讓徐直稍微松了一口氣,馮塔金男爵應該不會打死他,徐直轉而關注起自己身體的狀態。

    光明神水,這是生命神祠的產物,被光明教廷掌控。

    這是涉及神祗的某種衍化之物。

    被馮塔金男爵提示,徐直已經清楚了來龍去脈。

    這是他第一次遭遇生命神祠的神饋。

    光明神水似乎從手掌中滲透到了體內。

    想到這種神饋爆發毀滅亡靈們的威能,徐直好一陣心悸,不知道進入自己體內的神饋會引發什么問題。

    他的身軀不需要這種未知洗滌,他的靈魂也很完整,不需要進行什么改造。

    念頭轉動之間,徐直感知著體內的侵襲和排斥。

    規則形成面板不斷轉動,徐直能感知到它似乎將一點明光團團包圍。

    那便是進入他體內的光明神水,也是改造他的力量之源。

    面對死亡祭壇源源不斷的死亡規則時,它選擇了妥協,但面對光明神水這種無根源的產物,它顯得游刃有余。

    徐直感覺像是解析,分析理解一般。

    少有面板不能識別之物,這似乎是某種主動的學習,如同徐直增長的見識和認知一樣。

    過了許久,它似乎對光明神水再無興趣。

    一滴液體排斥了出來。

    徐直身體的感知亦是開始恢復正常。

    他緩緩的攤開了手掌。

    只見掌心中一滴透明的液體赫然在目。

    “有光明神水的味道,但我記得光明神水是白色的。”

    “這定然和光明神水脫離不了干系,里恩是如何利用的神饋?”

    馮塔金男爵的見識頗多,徐直打開手掌之時,他便掃視了過來。

    看著徐直手中那滴液體,他腦海中念頭翻轉,一時難以明白教皇里恩是如何制造的這種專門針對亡靈的大殺器。

    他看著遠處的都城瑞羅斯,首次感覺自己龐大的亡靈軍團并不靠譜起來。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