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原來我在小說里 > 一百六十二章 一群土雞瓦狗

一百六十二章 一群土雞瓦狗

 熱門推薦:
    落座。

    徐慶之不喝酒,齊平川對酒也沒甚好感,杜醇不好意思一個人喝,于是渾身不自在。

    吃飯很快。

    陳慶之這一點上有老教諭風格,絕對食不言寢不語。

    飯后杜醇泡了茶,然后去守在前院。

    裴昱百無聊的坐在角落里畫圈圈。

    齊平川和徐慶之對坐。

    徐慶之直入正題,“你打算怎么取昭寧縣。”

    齊平川好整以暇,“這句話不對,應該是你徐慶之打算怎么取昭寧縣。”

    徐慶之怔住。

    齊平川抱頭往后一躺,靠著椅背,胸有成竹,笑瞇瞇的說“陳弼讓我來昭寧縣,是想借這個機會鍛煉一下我,也讓我收攏人心民望,后者是必須,至于前者么,我齊傲天還需要鍛煉?”

    徐慶之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怎么改名齊傲天了?

    齊平川繼續道“所謂大才掌舵,掌控一艘大船最重要的地方,其他細節交給他人去做便是,否則還真要學那臥龍事必躬親,最后不累死在五丈原。”

    這個故事是有的。

    作者君設置的觀井天下歷史中,照搬了三國的一些設定。

    徐慶之竟然無言以對。

    他不得不承認,齊平川說的在理。

    比如一國君王,難道真要去過問一縣之瑣事,可問題是你現在只是一個小縣尉,昭寧縣對于你而言,可不是小事。

    昭寧縣轄境,并不比雙陽縣小多少。

    思忖半晌,才輕聲勸道“可莫要好高騖遠,須知萬里之行始于足下,我們要做的事情,確實是攬整個觀井,然而萬丈高樓也起于地基。”

    齊平川端過茶杯抿了一口,“地基啊……”

    忽然神秘的看向徐慶之,“道理是這個道理,但廣廈千萬間,自有千萬人去構筑,如果昭寧縣沒有你,我齊平川自然來親自取,不過你在,那就你來。”

    臉色收斂,認真的說道“我想要的人才,不是跟在我齊平川后面搖旗吶喊助威的庸才,也不是只會紙上談兵的無用書生。”

    徐慶之懂了。

    齊平川是打算用昭寧縣的事,來檢驗自己。

    哪知齊平川搖頭,“不是檢驗,是歷練,現在天下的局勢,我們可以在昭寧縣失敗一次,不可怕,畢竟還輸得起。”

    “所以,你盡管放手去做便是。”

    放下茶杯,起身,走了幾步回頭笑道“也許幾年后,我們星星之火已燎原,也可能就要面對重要抉擇,而那時候的你,能從失敗中汲取教訓,能有豐富的經驗,那一天,我們不能輸。”

    因為輸不起。

    所以,趁現在還能輸,為何不多鍛煉一下徐慶之。

    這才是主公該有的魄力。

    徐慶之懂了。

    枯寂的心里燃起了熊熊火焰——在科舉后回到昭寧候補期間,他一直關注著雙陽城,當知道齊平川成了軟蛋縣尉后,他失望過。

    又覺得無所謂。

    反正忠心于齊平川,那是父親的命運。

    就算他齊平川爛泥扶不上墻,以我徐慶之之才,也可以在亂世之中擇一明主,大展抱負。

    他只是為父親感到遺憾。

    現在沒了。

    因為之前發生的種種事跡,以及今日齊平川的知人善用,讓徐慶之想到了一句話士為知己者死。

    你齊平川既然看得起我,我就證明你沒看錯。

    知人善用,人盡其才。

    此即為明主。

    徐慶之抱著林槿給他帶來的衣衫,意氣風華而去。

    裴昱這才從角落里走出來,不解的問道“這件事你真讓徐慶之去做?”

    齊平川點頭。

    裴昱越發不懂,“可如此一來,民心民望豈非全被他得了去?”

    齊平川笑了笑,“所以裴昱啊,你只能當我的小老婆,而不是指點江山揮斥方遒,率領鐵騎爭奪天下的上將軍。”

    裴昱黑臉,“說人話。”

    齊平川于是收斂笑意,說道“你都能想到的事情,徐慶之會想不到?”

    所以徐慶之在取昭寧縣的同時,他要顧忌到這個問題,他選擇的策略,一定是在他操作下取城,并且最后民心民望全部在我齊平川身上。

    這極其考驗他的能力。

    如今麾下謀臣,有陳弼,治理地方有符祥,將來還可能會有楊蕘。

    而徐慶之,陳弼只用了兩個字評價儒將。

    所以才給徐慶之機會。

    他既然是儒將,就得有機會鍛煉一番,看是否能輕取昭寧。

    裴昱哦了一聲。

    忽然反應過來,怒道“我很笨么!”

    齊平川哈哈大笑,笑罷,認真的說道“讓徐慶之出面取昭寧縣,是因為還有一個原因,也是我為何要把你留下來,不讓你去明州的緣故。”

    裴昱不解。

    齊平川低沉的說道“因為荒人的黑衣軍師和百里青山來了。”

    我不出手,是要留著力氣對付這兩人。

    畢竟相對于昭寧縣,這兩個人才是oss,豬腳么,當然是和boss打,否則一來主角就登場,毫無逼格嘛。

    昭寧縣這種小渣渣交給麾下人才去辦就行。

    這不是危言聳聽。

    裴昱昨夜已經發現有高手在盯著她和齊平川,第一次有些沒底氣的道“如果這兩人來了,身邊的高手必然是不輸劍瘋子的,就咱倆……”

    好像差了點意思。

    齊平川哈哈一樂,“別急,我可是天命之子,到時候你的刀砍不死他們,我還有隕石大召喚術,區區百里青山和荒人黑衣軍師,土雞瓦狗耳!”

    裴昱無語。

    好大的口氣。

    整個天下,大概也只有你敢說百里青山和荒人黑衣軍師是土雞瓦狗了。

    不想和不要臉的人討論這個問題。

    裴昱問,“那你覺得徐慶之會怎么取昭寧縣?”

    齊平川想了想,“如果我站在他那個角度,有兩個方法,一者是掀起民憤,在昭寧縣鬧一場大事,二么……就是他自己當惡人。”

    裴昱不解。

    齊平川也不細說,反正要不了幾天就要水落石出。

    現在當務之急,是要確定百里青山和荒人黑衣軍師這對土雞瓦狗究竟在何處,他們身邊又有多強的力量。

    先前不敢告訴徐慶之,這對土雞瓦狗實在太有名,徐慶之知道了,怕是會如履薄冰,反而發揮不出他真正的實力。

    輕輕拍了拍裴昱的腦袋“我們去約會吧。”

    。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