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原來我在小說里 > 一百四十二章 殺人者人恒殺之

一百四十二章 殺人者人恒殺之

 熱門推薦:
    粱涼心中清楚,父王最青睞的不是他這個大世子。

    也不是已死的三弟梁琦。

    而是二弟。

    一直領兵在外駐守藩地邊境的梁晉!

    粱涼有時候不明白。

    都是同一個爹,為何差距如此之大。

    梁晉長得是沒他好看,但天賦異稟,看似清瘦,實則一身神力,也便罷了,不過是匹夫之勇,然而梁晉在兵道之上的造詣,讓人瞠目結舌。

    梁晉熟讀兵書。

    藩地內的將軍每每和梁晉沙盤對陣,全被虐殺。

    父王甚至說過假以時日,明州梁晉,將越青山。

    青山,是魏王麾下百里青山。

    如今大徵天下的兵道第一人。

    粱涼讀過書,讀過很多書,明州甚至整個天下的人都以為他讀書讀成了書呆子,連父王和裴昱都這么以為。

    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

    這大概是世人對明王大世子粱涼醉心書山學海追求之物的評價。

    然而粱涼清楚。

    他本就是藩王世子,黃金屋和顏如玉,何需讀書來獲得?

    那是寒門子弟。

    他只是故意用書呆子的形象來麻痹二弟。

    粱涼不想黃金屋。

    因為他有。

    美女……這個是真的想。

    比如裴昱,在她風光初露崢嶸時,在她還沒跟著劍瘋子學刀之前,無數次,裴昱陪讀在側的時候,粱涼都想撕裂她的衣衫。

    但他不敢。

    不是因為裴昱會反抗,而是害怕梁晉看穿他的偽裝。

    立嫡立長,按說,將來世襲罔替的明王必然是粱涼,可粱涼自己清楚,一旦真到了那個時候,志在清君側、滅藩王,最后坐龍椅的梁晉不會讓這一切發生。

    所以粱涼很怕。

    他知道就算他一直讀書,就算他是個真的書呆子,梁晉也不會放過他。

    所以這一次他來雙陽。

    他要絕地求生。

    一旦殺了齊平川,掌控陳弼和陳歆慕,粱涼就有了自己的勢力,他回到明州,就能有粱涼爭奪世襲罔替的資本。

    世襲罔替之后,何愁無美人。

    這一次他志在必得。

    他推演過很多次,雙陽城老王不在,商有蘇被先生派來的佩劍青年阻攔,許秋生和唐鐵霜兩人,許秋生是必然要對齊平川下手的。

    唐鐵霜絕對不會。

    剛正忠誠的唐家父子,絕對不愿意看見雙陽城做大,蠶食大徵江山。

    所以,劍瘋子和裴昱出手,齊平川必死。

    想到這里,粱涼心神越發穩定,慢慢悠悠的喝了口茶,看向坐在一旁默然無聲的陳弼,輕聲道:“先生之才,可惜了。”

    陳弼笑了笑,忽然拋出一句,“其實……”

    又吞回去。

    算了,這件事還是等公子來說。

    ……

    ……

    許秋生站在長街上,看著許欒和李輕塵纏戰,心里升起了不好的預感。

    他沒料到,雙陽城還有這么一位高手。

    當一個本以為很完美的計劃,忽然出現了一絲紕漏,那么就要懷疑,這整個計劃是否都錯了。

    許秋生現在就是如此。

    他心中生出了一種落入圈套的感覺。

    似乎……

    似乎是有人故意利用粱涼將自己引到雙陽城?!

    他不得而知。

    現在他只希望一點,就算自己這邊殺不了齊平川,粱涼那邊的人,能成功便好。

    許欒的刀很犀利。

    李輕塵的劍很短。

    只不過……

    雙陽城是齊平川的雙陽城,雙陽城并非無人。

    還有江捕頭。

    江捕頭斷案如神,可武道很渣,縣衙的兵丁更派不上用場。

    然而……

    雙陽城是有弩的!

    而且……雙陽城的老王和齊平川,都是不要臉的,本來行事光明的江捕頭,關鍵時刻也學會了,躲在暗處,用弩箭偷襲。

    許鸞獨木難支。

    真正壓垮他的稻草不是江捕頭的弩,而是從長街盡頭走來的拖刀女子。

    于是許欒死了。

    拖到女子只是劈落一刀,從天而落化秋泓,巨大的刀光將許欒一刀兩爿,又將長街斬出一個十余米長深達半尺的裂痕。

    裴昱的刀,霸氣!

    如此矮小的身軀,如此巨大的刀光,這一幕畫面極其震撼。

    驚艷至極。

    收劍的李輕塵和暗處的江捕頭對視一眼,苦笑著搖頭。

    齊平川那狗日的帶鉤鉤么。

    竟然真的說服了裴昱。

    難道……

    是在山里的時候,已經把裴昱睡服了?

    兩人恍然大悟。

    這一刻,哪怕是一直不屑于齊平川的江捕頭,也是心服口服,覺得咱們這位有著軟蛋縣尉外號的公子應該不軟。

    而且,怕是很硬。

    要不然,能睡服這么霸氣的裴昱?

    不硬是不可能的。

    許秋生面色慘白,當裴昱出現一刀斬殺許欒,他就知道一切都完了,徹底印證了他的想法:齊平川和陳弼,根本就是故意借粱涼就自己引到雙陽城!

    他們想殺自己!

    因為自己作為永興知州,上接關寧府,下轄雙陽,可以興風作浪,利用唐鐵霜的力量才打擊雙陽。

    許秋生開始顫抖。

    他怕死。

    身為洛棠許氏最為卓越的弟子之一,還有大好的錦繡前程在等他,將來無論是那個勢力坐江山,以洛棠許氏的背景和他自身的才華,都能當個六部尚書甚至問鼎宰相。

    裴昱看著顫抖如篩糠的許秋生,沒來由的有些嫌惡。

    看向李輕塵。

    示意齊平川說了,要殺他,你動手。

    李輕塵理都不理。

    他也是讀書人,內心深處,不愿意殺讀書人。

    裴昱撇嘴,迂腐。

    罷了。

    正欲揮刀,卻見許秋生啪的一下坐在了地上,屎尿齊出,臉色慘無人色,“不要殺我,不要殺我,我不想死啊,只要你們放了我,我愿意用盡全力幫助你們,甚至說服我洛棠許氏資助你們。”

    裴昱越發嫌惡,甚至連旁邊的李輕塵也搖頭。

    讀書人的骨氣啊……

    越發稀罕了。

    像陳弼那種從周興酷刑下挺著一身傲骨走出大牢的人,這蒼茫世間蕓蕓眾生里,怕是找不出幾個。

    我輩讀書人,已經如此不堪了么?

    后面傳來孱弱的聲音,“當你想殺我時,可曾想過我也不想死么?”

    齊平川緩緩而來。

    臉色不太好,畢竟在劍瘋子那一擊下受了內傷,何況又被裴昱敲打了一番。

    走到許秋生面前站定,“你是讀過書的人,須知殺人者人恒殺之。”

    將腰間的挽霞拔出丟給許秋生,“深受數千年儒家文化的侵染,我一直是比較尊重讀書人,世間正因為有無數讀書人前赴后繼,才會揭曉一個又一個的真理和科學,才會迎來一個又一個盛世,所以許秋生,莫要丟了讀書人的那份榮光。”

    許秋生哆哆嗦嗦拿起挽霞,顫抖著問道:“你……你們……是故意把我引……到雙陽的?”

    齊平川點頭。

    許秋生徹底絕望。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