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原來我在小說里 > 一百一十八章 我還沒發力,你們就倒下了

一百一十八章 我還沒發力,你們就倒下了

 熱門推薦:
    塵埃落定。

    齊平川看著殿門大開的議事大殿,回頭問崔六甲,“確定梁思琪只有這些人手?”

    崔六甲點頭,“只有這么多。”

    齊平川揮揮手,“你們等著,我進去取她人頭。”

    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高冷御姐而已。

    天下女人總不可能都像裴昱和趙負商那樣,長得好看還練了一身好武功。

    不科學嘛。

    收了大黑傘按劍進殿。

    虎跳峽的議事大殿確實比晴雨山高大上,僅是那一尊高高在上的虎皮大椅就霸氣外露,只不過顯得匪氣十足。

    梁思琪坐在虎皮大椅上。

    一只腿垂下,一只腿曲在椅子上,手肘撐在膝上,以手支臉,側身向著大殿,目光泛散。

    乍然看去,齊平川還以為看見了現實世界安岳縣的那尊翹腳觀音。

    極美。

    左右打量確定沒有藏匿高手后,齊平川心中大定。

    笑道:“明知必輸,何必掙扎。”

    梁思琪哦了一聲,一動不動的看著齊平川,沒有失敗者的絕望,反而是一股如釋重負的云淡風輕,喃喃自語,“不應該如此的。”

    齊平川扯起嘴角露出一抹流氓的笑意,“那應該如何,遮莫你認為我要輸給你,然后成為你的面首禁臠這樣才好,如果我輸了,那個結局我確實喜歡的緊,不過我更喜歡當下。”

    梁思琪這個姿態我給滿分——若隱若現。

    可惜了。

    今日我齊傲天要辣手摧花。

    嘆道:“卿本佳人,奈何做賊。”

    梁思琪翻了個白眼。

    我乃大徵皇室,你區區一個開國功臣之后,擁有大逆之意的亂臣賊子,敢說我是賊?

    真是諷刺。

    沉默許久,忽然問道:“陳弼手中可有太平佩?”

    她現在懷疑出現在信州讓自己來虎跳峽的先生,很可能就是陳弼!

    齊平川眼皮一跳,訝然失聲。

    “太平佩?!”

    梁思琪頷首。

    齊平川急忙追問,“你可是見過一輛馬車,第一次見時,似乎有黑云遮天鋪地而來,一線如潮欲要吞噬山河,馬車車夫是個年輕劍客,侍女是個肌膚很晶瑩一看就很好推倒的大姐姐,馬車里有位不說話不露面的先生?”

    梁思琪哭笑不得。

    這么正經的事情,他竟然又繞到了男女之歡上去了。

    得了,畢竟是臉皮不輸陳歆慕的主。

    聽他語氣,似乎不是陳弼,問道:“不是陳弼的話,是誰?你見過他?”

    齊平川沒有回答,反問,“是他讓你來的虎跳峽?”

    梁思琪點頭。

    齊平川渾身汗毛倒豎,驟然起了一層雞皮疙瘩,他想到了一個恐怖的事情。

    梁思琪遇見的那位先生,不是別人。

    正是陳弼的同門。

    當初齊平川還美滋滋的以為陳弼是臥龍,這位先生是鳳雛,事實證明齊平川不是劉備,那位先生根本看不上他。

    張雪迎死的第二天早上就跑了。

    沒想到去了信州。

    而且把信王長女梁思琪給忽悠來了虎跳峽。

    這不是個好信號。

    齊平川不吝以最大的惡意來揣摩這位先生——畢竟齊平川也腹黑。

    換身處地,若齊平川是可謀天下的無雙國士,不愿意輔佐某一個人,肯定也會想辦法壓著他,甚至于將其扼殺在搖籃之中。

    陳弼那位同門,極有可能想利用梁思琪來殺自己!

    這個想法一冒出來,齊平川不淡定了。

    那位先生既然能知道虎跳峽的存在,肯定也知道晴雨山之類的地方,他絕對不會將全部希望放在梁思琪身上,必然還有后手。

    后手是什么?

    齊平川幾乎剎那之間就想到了:許秋生!

    許秋生帶到雙陽的三個高手,其中一個在落照山死于自己的三兩神功之下,還有一個持槍漢子和一個用柳葉刀的尼姑。

    他們……

    一定也在山里。

    而且就在虎跳峽。

    甚至……

    就在這議事大殿里!

    兩個武道高手,要牽無聲息的潛入虎跳峽,真的不算太難。

    齊平川渾身肌膚驟然僵硬,目光落在梁思琪身上,注意力卻全在周圍,不動聲色的輕笑著說道:“做個交易?”

    在其他人看來,齊平川沒有絲毫變化,還是進大殿時那副視梁思琪為囊中物,沒有絲毫防備的狀態。

    梁思琪聰慧至極,已經明白前因后果,笑了。

    很歡快的笑。

    “我不!”

    反正我大不了一死,你也得死。

    齊平川眼咕嚕一轉,冷笑道:“行,你可以拒絕我,但有沒有想過后果?你說你多好一黃花大閨女,從此就要被人囚禁在這虎跳峽中,對了,你應該知道的,虎跳峽還有好些老光棍,嘖嘖~畫美不看啊……”

    當然是嚇梁思琪的。

    梁思琪還真信了,臉色唰的一下蒼白無比,欲言又止。

    唰。

    一片雪亮刀光驟然閃現,從屋頂傾瀉而下。

    宛若瀑流。

    幾乎于此同時,從大殿上那塊寫著“碧血忠義”四字的巨大牌匾后,一槍如龍,破空而來,槍尖閃耀著猙獰寒光。

    如惡龍出海。

    用柳葉刀的尼姑和持槍漢子忍無可忍,兩人必須出手,阻止齊平川和梁思琪結盟。

    雖然并不是最好的機會。

    但他倆認為,兩個不輸尖獠死士的高手聯手一擊,而且是出其不意的偷襲,哪怕是繡衣直指房最強的繡衣,或者是左相麾下最強的殺手,也得飲恨而亡。

    可惜……

    為了不被發現蹤跡,兩人從藏身在議事大殿起,就一直屏息靜氣,不敢向外探頭。

    所以他們不知道齊平川手中那把大黑傘。

    更不知道齊平川那一招堅不可摧的茍延殘喘。

    尼姑的柳葉刀落下時,她的眼前,驀然出現一片黑色的海洋。

    齊平川撐起了大黑傘。

    然后順手拔出了腰間長劍,一招茍延殘喘。

    一氣呵成。

    柳葉刀破不開大黑傘,長槍也只撞飛了齊平川手中那柄長劍。

    持槍漢子和寬臀尼姑既驚且喜。

    驚的是,齊平川手中那柄大黑傘,必然是京都國子監主簿張雪迎身旁那個小書童那柄從不離手的大黑傘。

    喜的是,沒了劍的齊平川必死無疑。

    然而……

    齊平川丟了大黑傘,揚起了手。

    于是……

    他們倒下了。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