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原來我在小說里 > 一百一十三章 身份曝光

一百一十三章 身份曝光

 熱門推薦:
    山里清冷,又是冬天,就算在背風的山坳里,又有篝火,可到了夜幕完全落下時,還是熬不住。

    人漸漸散去。

    崔六甲沒走,坐在篝火堆旁添柴。

    少女小鹿沒走。

    她要等年輕采藥人——他這幾日被崔六甲安排在她家里吃住。

    采藥人或是畏寒,起身靠近篝火堆坐下。

    崔六甲斜乜他一眼,盯著采藥人略顯白皙的手,笑意玩味,“要是老子這些年沒白吃那么些干飯,入冬之后就不該有采藥人出現在深山里。”

    采藥人挑眉,有意無意的抬手放在膝蓋上,“所以呢?”

    崔六甲看了一眼少女小鹿,淡定自若的對采藥人說道:“你想殺我滅口?”

    小鹿訝然捂住嘴。

    怎么大家都好端端的,忽然喊打喊殺起來了。

    采藥人自嘲的笑了笑,“不敢。”

    崔六甲沉默了一陣,輕聲說道:“我知道曹悲死了,虎跳峽落在了一個外來女子手中,其他地方的人都瞧不起我們,明里暗里沒少罵我們貪生怕死。”

    采藥人嘆氣不語。

    崔六甲苦笑,“可不明不白沒有價值的死,毫無意義。”

    挑了挑篝火堆,火焰驟然熾烈,一些個火星隨之飄舞,映照出崔六甲那張臉上的悲哀神色,“安逸日子過慣了,于是有的人忘很多事,忘記了我們為何會默默無聞的沉寂在虎跳峽中。”

    采藥人依然不語。

    少女小鹿訝然的說:“崔大爺,我們不是一直在這里的嗎?”

    崔六甲對她溫和一笑,“你是。”

    我不是。

    小鹿哦了一聲。

    崔六甲看向采藥人,“晴雨山來的?”

    采藥人遲疑著點頭。

    崔六甲蹙眉,“你不是陳歆慕,我見過他一次。”

    采藥人沉默半晌,最后決定兵行險著,緩緩的開口說道:“我姓齊。”

    很簡單的三個字。

    卻像驚雷一樣敲響在崔六甲心里。

    他說他叫小川。

    他又說他姓齊。

    從晴雨山來的。

    當然不會真的就叫齊小川。

    崔六甲心中跳出一個捂了很久的名字,一個一度讓他絕望,覺得蟄伏在虎跳峽毫無意義的名字:齊平川!

    嘴唇哆嗦,聲音顫抖:“你是……”

    齊平川點頭,“我是。”

    崔六甲愣了很久,然后仰頭哈哈大笑。

    少女小鹿莫名其妙。

    等崔六甲笑罷,齊平川才認真的問道:“我可以相信你嗎。”

    崔六甲臉色潮紅,不知是被篝火映照還是情緒激蕩,聞言樂道:“如果你連我都信不過,那么虎跳峽就沒人值得你信任了。”

    齊平川長出了一口氣。

    倒不是擔心。

    身為齊傲天,哪會折在一位喜歡吹牛的老卒手里,主要是怕麻煩。

    崔六甲拍了拍齊平川肩頭,“不軟了?”

    咱們這位公子之前在晴雨山被陳歆慕那貨打了個哭爹叫娘,得了個軟蛋縣尉的頭銜,也正因為如此,崔六甲才會覺得絕望。

    齊平川嘿嘿一笑,“一直很硬。”

    軟是不可能的,永遠都不可能的,老子還沒到迎風尿濕鞋的年紀。

    崔六甲哈哈大笑,公子不錯,很合他口味,不像那個從外地來殺了曹悲的小娘皮,一副高高在上走在云端的仙子姿態。

    別說,其實有時候想想,還覺得挺順眼。

    仙子嘛,就該高高在上。

    不討喜就是。

    一旁的小鹿越發莫名其妙,什么軟啊什么硬的,完全不懂嘛。

    崔六甲壓低聲音,問齊平川,“打算怎么辦。”

    公子既然從雙陽來到虎跳峽,總不是來游山玩水,肯定是知道了這邊發生的事情,準備辦了那高高在上的小娘皮,重新奪回虎跳峽。

    齊平川揮手,作了個砍的手勢。

    平推!

    搞什么陰謀詭計都多余,只要摸清楚虎跳峽的情況,趁著那個讓裴昱都覺得棘手的老嫗被調虎離山,直接平推梁思琪。

    崔六甲怔住,“可有些人罪不至死。”

    齊平川點頭,“所以今夜我才在這里,若非如此,此刻峽口大門已經被我打開,晴雨山的白馬義從也已經殺了進來。”

    崔六甲想了想,“在投靠梁思琪的那一批人,曹悲長子曹涼該死,他們助紂為虐,幫助梁思琪殺了十數位我們的弟兄。”

    齊平川點頭,“殺之。”

    崔六甲又道:“還有十余人該死,但是其他人其實也并沒有做什么惡事,真正麻煩的是梁思琪帶來的那群死士。”

    齊平川心中一跳,“還有多少尖獠死士?”

    崔六甲伸出指頭:“兩個。”

    齊平川提起的心放了回去,尼瑪,嚇死人,崔六甲說一群,自己差點以為有七八個尖獠死士,那才叫絕望。

    雖然也可以殺,不過虎跳峽的人會死傷慘重。

    兩個不足為懼。

    何況那個老嫗已經被調虎離山。

    我齊傲天右手挽霞左手三兩神功,還對付不了兩個尖獠死士那就笑話了,只要不是裴昱那種檔次的高手,我分分鐘錘爆他們。

    對少女溫和的笑道:“小鹿姑娘,我和崔老將軍還有事商談,要不你先回去?”

    他對我笑!

    少女小鹿的心里,便有一群小鹿,低著頭紅著臉,偷偷看了一眼長得很好看,比虎跳峽所有青年男子都好看的采藥人,又看了看崔六甲。

    崔六甲看在眼里樂在心里,揮揮手,“小鹿你先回去吧。”

    小鹿哦了一聲。

    臉上是掩不住的失落。

    怏怏的轉身離去。

    崔六甲忽然喊住她,“對了小鹿,回去給你娘說,多準備床棉絮,冬天冷,小川有傷在身,別凍著了,順便可以多燒點熱水暖腳。”

    這位老卒忽然笑得很戲謔,“小鹿你沒事的話,也可以幫忙把床暖好嘛。”

    小鹿啊,崔大爺也只能幫你到這里了。

    小鹿羞臊的啐了句崔大爺你個老不死的。

    心情倒是好了很多,蹦蹦跳跳跑向遠處。

    齊平川一陣無語。

    兩人重新坐在篝火旁,壓低聲音聊了很久,基本上是崔六甲在說,齊平川在記,最后又反復推演了多次,才確定動手時間。

    末了回家時,崔六甲忽然認真的對齊平川說道:“公子,老卒崔六甲,這一次,不逃!”

    齊平川愣住,笑了。

    他當然知道崔六甲先前說的英勇事跡是在撒謊吹牛。

    箭傷,哪有在背后的。l0ns3v3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