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原來我在小說里 > 一百零一章 兩朵奇葩

一百零一章 兩朵奇葩

 熱門推薦:
    求推薦收藏啊……

    ————————

    齊平川訕訕的放手,“意外,純粹意外,只是人在危急關頭的本能反應。”

    “我信了你的邪!”

    裴昱轉身,狠狠一腳踹在齊平川小腿脛骨上。

    她算是明白了,自己先前對這貨太縱容,所以才敢得寸進尺,這次不給他點苦頭,下一次恐怕一個“意外”就要落在自己胸上。

    再一次,怕是連初吻都會被一個意外給禍禍掉。

    高坎上的白衣青年哈哈大笑,幸災樂禍的緊,“姑娘這一腳真是天神下凡犀利無端,世間高人,大概也就我陳大劍仙能有此仙人風采,我很欣賞你。”

    也是個不要臉的裝逼犯。

    齊平川齜牙咧嘴抱腳蹦跳,最后索性一屁股坐地上。

    實在是痛徹心扉。

    山間很冷,美女很燥,小腿很痛,萬幸……手感很好。

    值了!

    裴昱這才轉身看向陳歆慕,“你是小嘍啰?”

    白衣青年挺胸昂首,手按腰間長劍,擺出一副睥睨天下的瀟灑姿態,“姑娘你是耳朵瞎了還是眼睛聾了,千萬里山河間,有像我陳大劍仙這般器宇軒昂的小嘍啰?!”

    齊平川從地上蹦起來,“他叫陳歆慕,是晴雨山賊首。”

    陳歆慕像是被踩了狗尾巴,跳起來潑口大罵,“你個死癟三,你才是賊,你全家都是賊。”

    一個不留意腳下踩空。

    蓬的一聲從高坎上摔落下來,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哼哼唧唧半晌爬不起來。

    唰的一聲,齊平川三步并作兩步,跳到陳歆慕旁邊,欲要抓住機會報一箭之仇,將陳歆慕也揍個哭爹叫娘。

    不料地滑,心急之下沒踩穩,猛然仰首摔下。

    恰好并排倒在陳歆慕身邊。

    空氣驟然凝滯。

    尷尬。

    千言萬語道不出的尷尬。

    齊平川和陳歆慕兩人大眼瞪小眼,彼此看出了對方眼中的郁悶:竟然在美女面前丟了臉,帥氣形象瞬間一落千丈。

    幾乎是同時,兩人默契的伸出手對拍一下。

    “好巧啊,原來你也在這里。”

    “是啊是啊,真巧。”

    “不試不知道,原來躺地上是這么舒服的事,聞著沁人心扉的芬芳,柔軟泥土按摩背部,像母親的懷抱一樣溫暖,真是山外花錢也找不到的享受。”

    “太享受了,要不是還有要事,我能在這里躺一輩子。”

    “英雄所見略同,略同!”

    裴昱扶額,不忍卒觀,真是兩朵奇葩,如此不要臉,天下罕見。

    滿身泥污的齊平川和陳歆慕起身后,對視一眼,遂生知音相見恨晚之感,仿佛先前的尷尬沒發生,陳歆慕甩了甩頭發耍帥,“又來剿匪,需要我們怎么配合。”

    齊平川嘿嘿一笑,“不剿匪,我是代表雙陽城來慰問晴雨山。”

    陳歆慕樂了,“難道陳弼讓你給我送個壓寨夫人來?”

    齊平川反手就是一巴掌拍在陳歆慕身上,“兄弟,長得很美了,就別想的太美。”

    陳歆慕一瞪眼睛,正義凜然,“我輩行走人間,要的就是仗劍江湖快意灑脫。”

    齊平川哪能忍,立即翻臉,“小心我揍你哈!”

    陳歆慕針鋒相對毫不示弱,“道理我懂,我對她也么興趣,但關鍵是你能揍我?怕不是早生了八百年,別忘了上次是誰在前山被我揍的哭爹叫娘,只差沒尿褲子。”

    齊平川怒不可遏,“想打架是吧?”

    “來來來,我陳歆慕劍仙之才,怕你一個軟蛋縣尉,皺一下眉頭我就不是未來的武林盟主陳歆慕。”

    “打就打,看誰想狗帶。”

    “來啊。”

    “你過來啊。”

    “……”

    裴昱目瞪口呆,看著唾沫橫飛卻不動手甚至連劍都沒拔出鞘的兩人,實在想不明白,怎么會有這么一對活寶,偏生一個是晴雨山之首,一個是雙陽城之主。

    咳嗽一聲,不耐的道:“還打不打,不打找個地方喝杯熱水!”

    陳歆慕這才作罷,“看在姑娘的份上,今日放你一馬。”

    齊平川鼻孔朝天,“我是怕你輸了,在兄弟面前不好看,別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

    兩人對視一眼,同時扭頭。

    三人向村舍走去,陳歆慕忽然想起了什么,“齊平川,你先前說什么?”

    齊平川莫名其妙,“什么說什么。”

    陳歆慕一本正經,嘴角微微上揚,“你不是說我想的很美么,前面那一句是什么,我沒聽清。”

    齊平川想也不想,“我說你長得很——”

    戛然而止。

    賊笑道:“老子偏不說。”

    裴昱沒懂起陳歆慕的意圖,她擁這句話諷刺過齊平川,道:“他說你長得很美,就不要想得美了。”

    真是句打臉神句。

    陳歆慕長吁了口氣,渾身舒泰,“再說一遍再說一遍。”

    裴昱一陣頭大。

    她覺得自己再這樣下去,會少活好多年。

    在一座精舍前的柱廊間坐下,一個長得丑乖丑乖的垂髫小丫頭端了茶水上來,陳歆慕倒了茶水推到裴昱面前,又給自己倒了一杯。

    沒理齊平川。

    齊平川哪會跟他客氣,搶過茶壺自己倒上,說道:“知道許秋生嗎。”

    陳歆慕不屑一顧,“喝了水趕緊滾,我晴雨山千余兄弟,每日辛苦操練身手不凡,個個都是殺人不眨眼的狠角色,你一個縣尉真把這當度假之地不成。”

    官賊不兩立。

    齊平川冷笑一聲,“得了,別裝,陳弼已經給我兜了底。”

    陳歆慕愣住。

    許久才不敢相信,“你一個被我陳歆慕打得哭爹叫娘的軟蛋縣尉,陳弼會服氣?”

    齊平川大袖一揮,氣勢狂傲,“老子拳打繡衣之狼周興,腳踢破陣臺太保魏持山,一劍飛仙劈死張雪迎,如此英明神武,他陳弼憑啥不服氣。”

    陳歆慕不屑,“吹吧。”

    又一臉你已經很厲害,只不過我更厲害的神色說道:“不過你輸給我陳大劍仙,這件事不丟人。”

    齊平川忍無可忍,“陳歆慕,凌煙閣開國二十四功臣中,有著‘箭神’之稱的老將軍陳玉樓之孫,這個事只有陳弼知道吧?”

    頓了下,“還不信,要不要我給你看齊汗青的虎符?!”l0ns3v3
高手一尾中特料